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非正常三国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敢问名讳

第一百章 敢问名讳

        “臣,楚南,拜见陛下!”楚南昂首阔步,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大步走入正殿,想着之前宦官教自己的礼节,对着天子一礼道。

        虽说大场面见过不少,但朝会这种场合跟在吕布家里商议事情是两回事,这朝堂之上,大佬还是不少的,这些目光汇聚过来,那种压迫感是实实在在的。

        “楚南?”刘协看着楚南,见他身形挺拔,面若冠玉,满意的点点头道:“程卿表你做下邳太守,既然你如今身在许昌,如今便正式于你任命,望你赴任之后,能够为朝廷效力。

        “谢陛下!”楚南有些懵,怎么好端端的就被封为下邳太守了?

        只是一瞬间,楚南就反应过来,这是曹操离间之计,若自己回去成了太守,吕布却什么都没有,既给了封赏,但又离间了自己和吕布!

        手握天子真是好用啊!

        楚南心中腹诽,脸上却是肃容道:“陛下,臣此来许昌,一者为谢陛下封赏,二者也是希望替平东将军吕布乞得大将军之职。”

        大将军?

        满朝文武闻言瞬间哗然,且不说大将军之位已经给了袁绍,就算没有,你吕布何德何能敢要此位?

        曹操微微蹙眉,这楚南既然受了太守之职,当知我心意,怎的还是这般不知好歹?不对,楚南虽无大才,但能明自身,这是以退为进?但

        曹操看向楚南,凭什么?不会以为这等小伎俩就能让他妥协吧?

        一边董承也是微微皱眉,昨日可不是这般说得,大将军的位置是你想要就能要的?本已做好了出列帮楚南说话的准备,此刻却是停下来,徐州牧可以,但大将军却是没办法。

        曹操身后,荀彧出列微笑道:“前翻已经授予吕将军平东将军之位,平东将军,位只在三公之下,已是荣宠至极,如今再讨大将军之位,莫非是不满朝廷封赏?”

        “非是不愿!”楚南肃容道:“陛下,吕将军若只是武将,这平东将军之位倒也合适,然如今徐州一州民生军政皆赖于将军一身,这平东将军地位虽尊,却也管不得地方政治,臣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大将军可以监管军政,是以斗胆向陛下请大将军之位。”

        “荒唐!”一名皓首老者冷哼一声喝道:“且不说如今大将军早已由河北本初出任,吕布有何德行?又有何功绩?何德何能出任这大将军之位?’

        “莫非三姓家奴呼?”又一老者笑道。

        “敢问公名讳?”楚南皱眉,前一个还是就事论事,这后一个老东西就带点儿人身攻击了。

        “老夫孔文举。”老者没去看楚南,只是淡淡的道。

        “原来是先哲之后,失敬。”楚南目光一亮,对着孔融笑道。

        孔融倨傲一笑道:“陛下既已有封赏,你便该回去好生为国效力才是。’

        他并非帮曹操,只是因为跟刘备的交情,单纯看吕布不顺眼而已。

        “南曾拜读文举公高作,公曾言:父之于子,当有何亲?论其本意,实为私欲发尔。子之于母,亦复奚为?譬如寄物缶中,出则离矣。”楚南一脸敬佩的看着孔融:“每每思及于此,实振聋发聩,有豁然开朗之感。”

        孔融看向楚南,想说什么,楚南却笑道:“且不论其他缘由,但就以公之言论而言,亲生父子都无亲,那丁原、董卓,与吕将军何干?”

        孔融面色一僵,楚南继续问道:“而且孔丘只是公之先祖,以公之论述,早已与文举公无丝毫关系,但方才在下言公乃先哲之后,公为何一副自傲表情?公因何而傲?”

        “你..”孔融被楚南用自己说过的话来怼自己,一时间竟哑口无言,是啊,在他这套理论下,父子都不算亲,更何况吕布和丁原董卓的关系了,而且在这套理论中,他确实和自己先祖没啥关系。

        往常也不是没人拿着个说事,但最多背地里说说,这么当面直接说出来的,楚南是第一个,孔融一时不知该如何做答。

        “文举公为何不言?”楚南静等了半晌,见孔融不说,笑容渐渐凌厉起来:“文举公既不言,那便在下来言,吕将军杀丁原,有天子诏书在手,何错之有?再说吕将军何时拜过那丁原做义父?

        这事儿楚南还真的私下了解过,丁原入并州时间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半年,对吕布也是防范多于亲近,更别提认作义父了。

        “再说董卓,诸公当知,董卓,国贼也,吕将军杀他,乃为国除贼尔,不说也未曾拜什么义父,便是有,也该是大义灭亲,于国有功,为何文举公只说其背弃董卓,然于社稷功绩却只字不提?文举公,为国除贼,有错否?若是错,那是否是说董卓是对的?那我等今日立于此间岂非成了叛逆?”

        孔融面色铁青,没有说话。

        “若没错,文举公却肆意羞辱于国有功之臣,这是为何?”楚南看着孔融道:“在下觉的,若以德行而论,私文举公这般父子无亲之辈能高居朝堂,而似吕将军这等于国有功之臣却被质问德行?何也?”

        见孔融还不说话,楚南呵呵笑道:“他人极尽苛责,对自己极尽宽容?文举公,南虽年少,却也见过许多人,有穷凶极恶,亦有高德雅量之辈,然似文举公这般厚颜无耻之徒,南生平仅见!”

        “你...噗~”孔融一张脸涨的通红,朝堂之上,满朝文武面前,被一个少年人这般揭开老脸狠骂,偏偏还无从反驳,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自己这一身名望可能就要付之东流,孔融一时间,竟是气急攻心,喷出一口血来直接昏倒过去。

        “文举公!?”两面大臣连忙扶住孔融。

        更多人却是看向楚南,这少年别的不说,嘴巴倒是利索。

        “扶文举公回去休息。”曹操摆了摆手,示意把孔融拖下去,却并未让人去找御医,要找自己找去,气急是真的,吐血也是真的,不过这昏倒吗....真当这满朝文武都是瞎子?老货明显是没脸见人装的。

        “敢问名讳?”楚南也没理会孔融,看向先前说话的老臣。

        “有话便说。”皓首老者面无表情的转身不去看他,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从自己文章里面挑刺儿?他可不想做第二个孔融。

        “也好,德行暂且不论,在下便与诸公论一论功!”楚南看向群臣,最后肃容对众人微微一礼道:“敢问诸公,御敌于边塞,保边境百姓不受胡虏之祸,可为功否?”

        “当初陛下初登天子之位,十八路诸侯联手来犯,欲逼陛下退位,温侯以一己之力力挫十八路诸侯,可为功否?”

        “方才所言,国贼董卓欺凌陛下,温侯杀之可为功否?”

        群臣闻言,面面相觑,好像是功,但是不是少了什么?神特么十八路诸侯欲逼陛下退位,这么说确实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毕竟要诸侯当初如果打进洛阳后该干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但方今天下诸侯,多少都有参与过当初那次联盟,其中最主要的就三个,袁绍、袁术、曹操,你这么一说,不是说曹操是反贼?

        群臣中,不少人小心的偷看了曹操一眼,却见曹操面色也有不悦,这楚南分明就是在恶心人吗。

        “但大将军之位早已封于本初,使君这般来要,置本初公于何处?”董承依稀明白了楚南的想法,出列道。

        “然若无此位,温侯在徐州便是名不正,言不顺,时日一久,荆州民变四起,诸公何忍?而且国不可一日无君,州亦不可一日无长,如今天下乱象横生,若无人统御,如何定徐州乾坤秩序?望陛下深思。”楚南躬身道

        “便是要治理,也未必便需大将军之位。”伏完笑道。

        “自然也有,但温侯数次上表,却被驳回,温侯以为朝廷对徐州已有打算,是以不敢再争,然徐州牧却迟迟不能赴任,也因此,温侯方才派下官前来,言明徐州形势,望陛下明鉴。”楚南对着刘协一礼道。

        “陛下,若以吕布之功绩,出任徐州牧也未尝不可,不知陛下以为.....董承对着刘协躬身道。

        “罢了。”刘协摆摆手,这次却没有看曹操眼色,而是直接对着楚南道:“朕便再下一道诏书,命吕布为徐州牧,卿将徐州牧印绶一并带回,让吕将军好生治理!”

        正想说什么的曹操抬头,看向刘协,又看了看楚南和董承,这便是董承的计划,让刘协直接答应,不给曹操反应时间,反正这事儿,天子已经定下,满朝文武面前,曹操如果驳斥,那就会惹怒吕布,彻底跟吕布撕破了脸面,吕布屯在小沛的人马,说不定明天就会出现在许昌城下,不驳斥,就是默认了此事。

        “陛下圣明!”楚南目光迎向曹操,咧嘴一笑,随后对着刘协一礼。

        曹操微微沉默片刻后,没在动,这两难之局不难破,但需要时日,这楚南大智慧没有,小聪明倒是不少。

        “若无其他事情,便退朝吧。”刘协示意楚南免礼之后,起身道。

        “恭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