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在线阅读 - 095~096、天生神力,法会开始

095~096、天生神力,法会开始

        雷晨阳话音落下,周围不少驻足观望的人,顿时嗡嗡议论:

        “这两个,是霸刀门和药王山的真传弟子?”

        “哈哈,听说这两个宗门好像一直不对付,今天有好戏看了!”

        “这雷晨阳我听说过,乃是霸刀门七年前才收入门下的极品根骨天才,    似乎马上就要突破中三品境界。不过另一个药王山的是谁,这么年轻,似乎不是洪熙真和华龙飞啊......”

        “极品根骨天才?那药王山的那个弟子恐怕不是对手了!”

        修士之间的争斗算是坊市之中喜闻乐见的保留节目,一众围观的其他宗门弟子乃至散修,唯恐天下不乱的评价着,恨不得现在两人就大打出手。

        陈寻也不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声,    只是上下打量着雷晨阳,微笑道:

        “任我处置有什么用,难道我还能真把你打杀了?这比斗对赌太过无聊,    而且毫无意义。”

        “你莫不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听闻此言,雷晨阳眉头一竖,顿时嗤笑起来:

        “整个霸刀门的同代弟子中还没有人敢这么和我雷晨阳说话,你是头一个,有趣,有趣。既然你觉得没有意义,那我就再加点筹码!”

        话音落下,他已经是从腰间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精致木盒,将其打开后一颗宛如红玉般晶莹剔透的丹药显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我若是输了,这枚血魄大丹便归你所有,怎么样,如此赌注够不够?”

        血魄大丹!?

        这一下,周围看热闹的修士眼放光芒,顿时哗然。

        血魄大丹,乃是下三品圆满的武修,    突破六品关隘、铸就血魄、凝练血气的必备丹药,价值极为贵重,甚至绝不比一件绝品法器低。

        而且此丹贵重不说,产出也十分稀少,基本都被各大宗门垄断,一名散修若非拥有什么难得的机缘,可能终其一生都搞不来一枚,可见珍稀。

        “笑话,雷晨阳,你入霸刀门多少年,陈寻师弟才入门多少年,这比斗毫无公平可言,凭什么答应?”

        陈寻也是知道血魄大丹价值的,他心中微动,正要开口,身后师姐吴青却是突然上前阻拦,然后脸色凝重的传音道:

        “陈师弟,不要答应此人!这雷晨阳乃是极品根骨,早年间便得霸刀门门主亲自培养和教导,现在恐怕已经三次换血圆满,    你修行时间尚短,千万不要冲动!”

        门中弟子没人知道陈寻真正的修为境界,    哪怕他俘获三个霸刀门的弟子,    吴青也只以为陈寻最多一次换血而已,自然不愿意其有何闪失。

        “凭什么?”

        而雷晨阳看到吴青出头,顿时嗤笑道:

        “怎么,现在又不敢了,方才的自信哪里去了?他若是真的不敢我也不为难,只要过来给我这位张师兄恭恭敬敬鞠躬赔礼,并且以后见到我们霸刀门的人逼退三舍,之前的事就算一笔勾销了,如何?”

        这么多其人宗门弟子、散修围观,这要求简直是把药王山的脸面放在脚下踩,吴青、宋大虎等几个药王山弟子无不怒目而视。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寻不由得眯起眼睛,笑了笑:

        “既然你这么想切磋,那我就成全你好了,找个地方?”

        “好,这才像话!”

        雷晨阳鼓掌而笑,肆意张扬:“坊市里就有一处比斗擂台,距离这里不远,就去那里吧,跟我来!”

        说着,他便带着霸刀门的几个同门向前方走去,使得周围驻足围观的人连忙避让。

        “师弟,你怎么......”

        吴青顿时焦急,一旁宋大虎也是欲言又止,满眼担忧,却见陈寻淡淡一笑,丢来一个眼神:“放心。”

        说着,便跟在霸刀门众人身后,前往所谓的比斗擂台。

        吴青也没有办法,立刻对另一个弟子吩咐一句,然后和宋大虎等人一同跟上。

        不仅仅双方弟子,一众好事者也尾随其后,越聚越多,片刻的功夫就有上百修士跟着后面,兴致勃勃的等着看热闹。

        不一会,乌泱泱的一大群人便来到坊市北角,一处简陋的石质擂台之前。

        雷晨阳、陈寻两人缓步登台而上,周围嗡鸣阵阵,甚至有好赌的散修都开起了盘口,张海龙等一众霸刀门的弟子都是面露冷笑,看着台上的陈寻,仿佛已经看到了对方的下场。

        之所以如此有信心,是因为身为同门的他们知道,眼前的雷晨阳可不是三次换血那么简单。

        身为极品根骨天才,外加宗门倾力培养,雷晨阳已经在数月之前就突破到了第四次换血极限,属于七品境界的绝颠,就算是步入六品的武修也未必能将其奈何,对付一个药王山的新晋真传哪里还有什么悬念?

        而相比霸刀门众弟子的信心满满,药王山的一众同门也知道雷晨阳绝不一般,一个个都是面色忧虑。

        也就宋大虎,知道陈寻不会做没把握的事,稍显镇定。

        “不管怎么说,敢上台跟我交手,起码还算有勇气。”

        擂台上,众人目光瞩目,雷晨阳抱着一柄长刀,姿态傲然:

        “为了避免有人说我以大欺小,我先让你三招吧,三招之内若是能让我出刀,便证明你有让我正视的资格。”

        娘的,这么能装?

        陈寻也懒得多说,嘿然一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

        轰——!

        话音未落,下一刻他脚步一跨,周身气流剧烈爆炸,整个擂台在一脚之下轰然震动崩裂,甚至下沉了一寸。

        而他高大的身躯更是猛然压爆空气,瞬移般瞬息跨越过数丈的距离,在话音还在空气中扩散的同时就来到了雷晨阳的面前,一拳轰出!

        他这一出手,宛如沉寂已久的火山爆发,空气完全无法承受如此狂猛的力量,爆鸣尖啸中荡漾出滚滚气浪,连带着实质化的劲风朝着四面八方吹去。

        什么!?

        而震耳欲聋的狂风恶浪扑面而来,这一瞬原本信心满满的雷晨阳浑身汗毛倒竖,意念之中就好像一颗天外陨星正面轰击而来了一样,令人窒息的罡风将所有的空气抽干,只令他感受到一种肺部将要爆炸一般的惊悚感受。

        然而毕竟是距离中三品只有一步之遥的武修,他几乎是瞬间就做出反应,横起手中带鞘长刀抵挡招架。

        然而砰的一声!

        下一瞬,空气、筋骨连环炸裂,爆出激荡气浪,惊怒无比的雷晨阳在这瞬间只感觉到一顿万吨巨轮撞在了自己的身上,手掌手臂剧痛的同时,视线也猛然一黑。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巨力轰然碾过全身、直直轰击进了他的心灵之中,然后这一瞬间仿佛灵魂离体,隐隐能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离开了地面,急速倒飞!

        至于一旁霸刀门弟子惊悚的视线中,雷晨阳整个人宛如被大炮轰中的蚊子,连一瞬间的抵挡都没有做到,就被轰的横飞出了擂台!

        蹬蹬蹬蹬蹬——!

        足足飞出擂台十余丈,雷晨阳才终于落在地上,然后狼狈不堪的连退几大步,勉强止住身形,同时口鼻溢血,裸露的皮肤之上血色通红、青筋暴跳,不知道是承受了怎样的力量冲击。

        这......!?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太离奇,无论霸刀门、药王山双方,还是周边围观的其他修士,统统眼神凝固住。

        雷晨阳好歹也是霸刀门声名远扬的天才弟子,人人都以为其实力修为不俗,可能占据优势;再不济双方之间也能来个龙争虎斗、让人大饱眼福,哪知道比斗刚一开始就分出了结果!?

        尤其是知晓雷晨阳修为实力有多么强横的张海龙更是心中骇然,连这么一个换血四次的天才弟子竟然都差点挡不住陈寻一拳,真实的体魄力量都有多么恐怖?

        众人面面相觑,然而,一时不察之下吃了大亏的雷晨阳好不容易将喉间一口逆血咽下,咬牙切齿的看向台上的陈寻:

        “天,生,神,力!?”

        对方的武道境界显然不如自己,但是那一股纯粹的力量却堪称摧枯拉朽,几乎不是七品武修所能发出的。

        而药王山从来不擅纯粹的炼体练力之法,那么无疑表明对方拥有类似天神神力这样的天赋体质,否则绝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一拳震慑全场的陈寻收起拳来,似笑非笑:

        “人出擂台之外,这下可算是我胜了?”

        “胜?”

        听到这个字,雷晨阳血涌上头,耻辱暴喝道:

        “我不过是一时不察而已,你也敢言胜,不知天高地厚!”

        锵——!

        震人心弦的刀声响彻,一抹凶戾刀光乍现,雷晨阳怒发如狂,携带刀光犹似一道惊雷厉电,又犹如匹敌千军万马的霸王,轰然踏破前路,斩杀而来,面前阻路的碎石、粉尘、气流尽皆撕裂开来,留下一条长长的狂风气浪!

        这一出手,凶横、狂猛、斩尽一切,尽得霸刀之真传,连陈寻也都终于露出正视的神采。

        锵!

        然而不等他拔剑相迎,场边突然有一道宏大如奔雷的剑芒席卷而来,其势堂皇浩大、无可抵挡,只是剑芒一扫,暴怒向擂台的雷晨阳就惶然逼退,不敢抵挡。

        “尔敢!”

        剑芒一闪而逝,并未穷追猛打,同时却有一道同样凶猛绝伦的刀芒从另一方向迸发而出,如龙卷暴风般轰然而至。

        铛——!

        地表轰然崩裂出道道巨大裂口,无比剧烈仿佛千百铜锣同时敲响的剧烈震鸣响彻,震耳欲聋,在场不少人豁然捂住耳朵。

        而再抬头时,擂台上边上已然多出了两道气势如山如海的身影。

        持剑的,自然是药王山长老余显廷。

        对面的,则是一个须发灰白,苍劲霸道的持刀黑袍老者,显然也是霸刀门长老一级的人物。

        余显廷语气淡淡:

        “成廷华,既出擂台,便是落败。霸刀门的弟子,如此不懂规矩么?”

        被称作成廷华的霸刀门长老眼神漠然:

        “什么定了出擂台落败的规矩了?余显廷,小辈弟子的比斗你也插手,难道不怕其他人笑话么?!”

        “也不知道是哪边的弟子自称让人三招,结果连一拳都没能挡下?”

        余显廷根本不以为意,哈哈大笑:

        “我们这弟子入门还不到两年,你们霸刀门弟子恐怕还要回去再好好修炼修炼!”

        两个武道宗师级别的长老针锋相对,场下众人心惊不已。

        而这时也有坊市的执法小队赶到,领头的一个中年修士带人破开人群走入,望向两方,不卑不亢的道:

        “两位前辈,应当都是来参加岚山法会的吧?明日就要召开法会,还请两位和气为贵,否则在下这里没办法和上三宗交代......”

        两个长老显然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大打出手,成廷华漠然从余显廷、陈寻身上一扫而过,一挥手道:

        “走!”

        话音落下,张海龙等弟子不敢不听从,雷晨阳也是脸色变幻,不得不愤然收刀离去。

        陈寻也是略显遗憾的收起剑来:

        “三师......长老,您为何不让我和此人比斗?那人可是拿了一枚血魄大丹作为赌注......”

        “血魄大丹,难道你突破时宗门会不给你准备?”

        余显廷叹了口气,一眼瞪来:

        “你这阶段众目睽睽之下出太风头绝对不是好事,混小子别不识好歹。”

        知道木秀于林的道理,陈寻连忙赔笑:

        “我知道,我知道......”

        两人说话之间,宋大虎等其余十来个弟子确实满脸喜色的涌上前来,纷纷夸赞,与有荣焉。

        毕竟虽然比斗没彻底分个胜败,但是任谁看来陈寻都是优势一方,算是给药王山挣足了颜面。

        余显廷也不好再说,只能大袖一挥:

        “好了,都给我回去!”

        ......

        这一场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多大风波,众弟子在余显廷的喝令下,老老实实的回到落脚的四合院休息。

        一晚如此而过。

        到了天一亮,众人便各自收拾,和游仙观的一众长老弟子汇合后,便一同结伴前往数里外的岚山。

        此刻其他各种的参会弟子也纷纷涌出坊市,更是有不少练气真修驾着各自的法器腾空而起,潇洒无比的飞翔而去。

        地面上,骑着马的陈寻也是满眼羡慕,恨不得自己也长出一对翅膀来。

        而没一会,抵达岚山。便见山峰之上,一座气象恢弘的石殿盎然而立,而在石殿上方,则有一道道遁光,还有一只只如仙鹤般的仙禽降落下来。

        更加惊人的是,陈寻还瞥见有一条通体散发仙光的巨大飞舟腾云驾雾,自远方飞来,充满了飘飘欲仙的仙家气象。

        远远望着飞舟降落山巅,陈寻忍不住问道:

        “长老,那是?”

        “那是云仙宗的飞云宝船,乃是可以承载多人,轻松日行上千里的上等宝器。”

        余显廷倒是司空见惯,撇嘴道:

        “三宗里面,云仙宗作为唯一的上等真修宗门,最是财大气粗,也就他们用得起这等宝器。”

        陈寻恍然点头。

        云仙、飞灵、浩元,这是乾国境内唯三的上等宗门,都有上三品的大修士坐镇。

        除了云仙以外,飞灵宗是魂修宗门,浩元宗则是武修宗门。

        虽然两者同为上等宗门,但其实势力上还是要比真修门派的云仙宗要弱些。

        就拿坊市来说,云仙宗势力范围囊括两千余里,像是云山坊市这等规模的坊市足有三家,周边所有中低级宗门都要仰其鼻息。

        “各位请随我来。”

        不一会来到岚山脚下,三宗派了低级弟子专人接待,领着各宗之人来到山上石殿之中。

        石殿虽然古朴简陋,却极尽宏大,里面就算是容纳上千人都不在话下,按照以往的顺序,药王山被排在中上位的石台之间,等待法会的正式开始。

        这期间陈寻等人又撞见了霸刀门众人,双方皆是冷哼一声,互不理会。

        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殿中开辟的各处石台都已经被占满,殿外还有许多根本没有资格进入的散修希冀张望。

        不多时,一阵空灵悠扬的丝竹之音响起,嘈杂的大厅之中为之一静,齐齐望向大殿尽头的三处主位。

        便见三个或是仙风道骨、或高大昂藏、或气质幽深的强大修士带领随从弟子缓步而上,各自落座。

        在法会上露面的起码也是三宗的高层,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陈寻肆无忌惮的目光打过去,满心好奇。

        毕竟三大上等宗门,核心首脑都是上三品境界的大修士,而其下高层基本也都是四品境界的有道高人,基本和自家门主一个水平。

        千百目光注视下,三宗高层中为首那个身穿云纹道袍,须发皆白的老道声音清越,开场道:

        “感谢诸位同道远道而来,岚山法会举办至今已经一百余年,规矩什么的大家想必已经十分熟悉,贫道就不浪费大家时间多解释了。

        按照惯例,我三宗首先将拿出些许资源或者奇珍异物作为展示,若是有兴趣的同道可以私下和各种执事联络买卖交换事宜,等到展示完毕,各宗便可自行展示交易,诸位可有问题?”

        上等宗门、东道主的面子没人敢不给,大殿中数百各种修士齐齐出声应是,云仙宗的道人微笑抚须:

        “那么贫道宣布,此次法会,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