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神话世界搞娱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熟人一般称我为好彩妹。

第二十六章 熟人一般称我为好彩妹。

        午饭过后,石敢言将碗推给石敢当道:“哥,帮我的碗给刷了。”

        石敢当拒绝道:“自己的碗自己刷。”

        石敢言道:“哥,你就帮我一次嘛。”

        石敢当道:“好啦好啦,我就帮你刷一次。”

        石敢当刷完碗之后去看自己妹妹在干什么,发现自己妹妹正入神的看着《诛仙》第一册,他不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当初就不该将小说拿给她看。”

        石敢当对自己当初的行为非常得后悔,自己当初要是不把小说拿给妹妹看,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沉迷小说无法自拔。

        石敢言的心神完全被《诛仙第一册》给吸引了,她看到碧瑶和张小凡在无情海绝地重逢的情节了。

        黑暗中,碧瑶的美带了妖异般的艳丽。张小凡心存几分亲近。

        她巧笑嫣然地坦露身份,不仅仅是魔教鬼王宗宗主之女,更是鬼王手下得力的助手,奉鬼王之命为死灵渊下的滴血洞而来。

        她在与张小凡的对峙中,黑水玄蛇突然出现,哪怕是正魔之别,碧瑶却依旧心软,“顺便”救下了在激斗中失去意识的张小凡。

        两人一同进入这八百年前的魔教重地——滴血洞。在石室内,碧瑶得到了金铃夫人遗物合欢铃。同时也得到了魔教经典《天书·第一卷》以及石壁遗刻《痴情咒》。

        “小凡和碧瑶共处一室,肯定能日久生情。”

        石敢言道。

        相比陆雪琪,她更喜欢碧瑶,她希望碧瑶成为《诛仙》这本书的女主。

        此刻,徐府门口围满了很多人,他们正对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指指点点。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道:“我叫宴喜。”

        “宴喜,你为何躺在徐府门口?”

        宴喜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随便找个地方歇歇。”

        “我看你已经歇了很久了,为什么还不起来?”

        宴喜道:“不想起。”

        武令月打开大门,看到徐府门口围了很多人,不由心中好奇:“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问其中一个人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围在这里?”

        那人回答道:“他们围在这里是为了观察一个人。”

        武令月道:“这个人有什么奇特之处么?”

        那人道:“他太懒了。”

        武令月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懒?能有多懒?”

        武令月推开众人来到宴喜面前:“你这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躺在徐府门口?”

        宴喜道:“我就是随便找个地方躺躺。”

        武令月道:“这里不是你躺的地方,赶快给我起来。”

        宴喜道:“我饿了,不想起来。”

        武令月将一两银子递到他手里,然后道:“拿着这一两银子去买些东西吃。”

        周围很多人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这宴喜真是太幸运了,平白无故就得到了一两银子。

        宴喜道:“兄台,如果不是太麻烦的话,你可以直接拿东西给我吃。”

        宴喜边说边将手中的银子还给武令月:“或者你拿这一两银子给我买一些包子。”

        武令月瞪大了眼睛,她内心咆哮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懒的人!”

        宴喜道:“算了算了,还是不麻烦你了,我还是睡觉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武令月……

        她内心暗道:“这人实在是太奇葩了。”(奇葩一词出自徐乐的小说《错嫁》,现已在谪仙城流行。)

        武令月道:“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去报官,让官府把你抓走。”

        听说武令月要报官,宴喜立即爬起来,他道:“你别报官,我这就走。”

        他这句话刚说完,就跌倒在地,又睡了起来。

        武令月无语的道:“什么人呐?这样都能睡着。”

        “这宴喜一定是得了什么怪病,”

        “什么怪病会让人这么懒?”

        “我不是医生,我哪里知道?”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武令月也觉得宴喜是得了怪病,她准备带宴喜去找一位名医看看,不过她并不知道谪仙城之内有哪些名医,于是她问周围的人道:“你们知道驰名谪仙城内的名医有哪些?”

        “蓟申郎中的大夫不错。”

        “许文郎中的大夫不错。”

        “我觉得蓟申大夫医术比许杰大夫还要高超。”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武令月决定带着宴喜去找蓟申郎中去看病。

        一刻钟之后,一辆马车在申府门口缓缓停下,车夫徐九道:“队长,到申府了。”

        徐九的车夫是由保安轮流当的,所以徐九也喊武令月为队长。

        武令月道:“知道了。”

        她跳下马车,然后对徐九道:“徐九,你背着马车里的家伙,跟在我后面。”

        徐九恭敬的道:“好。”

        徐九背着宴喜,跟在武令月身后一起走进了申府。

        蓟彩芝看到武令月眼前一亮,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像武令月这么帅气的男人。

        武令月在看到蓟彩芝的时候也是眼前一亮,她暗道:“这位小姑娘好漂亮,不知道她有没有定下婚约?若是她没有定下婚约的话,我可以替徐乐向她提亲。”

        武令月问蓟彩芝道:“蓟大夫在家么?”

        蓟彩芝道:“我爹在家。”

        她走到徐九身边看着他背上的宴喜道:“这人怎么呢?”

        武令月道:“他睡着了。”

        蓟彩芝有些惊奇的道:“睡着?”

        她还以为此人是因病晕倒,或者是受伤晕倒,没想到他是睡着了。

        武令月道:“此人得了一种怪病,没事就想睡觉。”

        蓟彩芝道:“竟然还有这种怪病?”

        这种怪病,她也是第一次听说。

        就在这时候,蓟申走了过来,他道:“什么怪病?”

        武令月指了指宴喜道:“此人得了一种怪病,没事就想睡觉。”

        蓟申道:“这病是很古怪。”

        他对徐九道:“把他放在床上,我要好好检查一下。”

        徐九依言照做,将宴喜放在了床上。

        蓟申开始给宴喜把脉,可是他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宴喜有什么毛病。

        武令月问蓟彩芝道:“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蓟彩芝道:“我叫蓟彩芝,熟人一般称我为好彩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