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明教教主开始纵横诸天在线阅读 - 074 三家相见

074 三家相见

        却说李秋水把一双白虹掌力使得如绕指柔般,将卫骁团团包围。

        卫骁的剑气不能转弯,却能如真正的刀剑横扫竖划,直刺斜挑,双手十指,总共二十道剑气翻来覆去地使用,这些剑气有的刚强,有的灵动,相互配合,变化无穷。

        李秋水穷尽全身之力,压着卫骁打了小半个时辰,见卫骁剑法越用纯熟,而面上气定神闲,似乎还有所保留,丝毫没有真无衰竭之征兆,不仅暗暗吃惊。

        她收掌力,向后飘飞出三四丈远,冷冷地说:“很好!你不但练成北冥神功,还学了大理段氏六脉神剑!”

        “这回你都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李秋水不甘不愿地微微点头:“他现在哪里?可还活着?你修炼了北冥神功,又有这般高的功力,可是得了他的真气传授?你作为他的传人,却用别派武功,他有没有让你来找我学习逍遥派的高深武学?’

        “没有。”卫骁摇头,

        “我这次来这里,是要找大师姐拿一样东西,并化解你俩的恩怨。

        “竟然找她?哼,我俩的恩怨,其实你一个毛头小子能够化解的!你也知道,她划伤了我的脸,还屡次想要杀我,我必须尽快结果了她!”

        “我是逍遥派的掌门!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跟大师姐一起结果了你!”

        “你!”李秋水恨恨地瞪着他,却有些无可奈何。

        卫骁说:“走吧,跟我去找大师姐!”

        李秋水咬牙切齿:“我已经找她两三个月了,这个贱人!找了个小白脸护驾,不知躲到哪个耗子洞里去了,这会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卫骁跟她确认,她已经把天山附近方圆千里范围,沟沟坎坎都找了个遍。

        如果实在没有,那就真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跑去西夏皇宫了。

        卫骁一说,李秋水恍然大悟:“她果然狡猾!哼!”抢先施展轻功赶回西夏。

        卫骁随后紧跟,两个人用的都是凌波微步,一般地踩树滑行,一般地好看,李秋水不断发力要把他给甩开,卫骁始终跟在她身侧,李秋水咬牙愤恨之余,也在心中暗暗称奇。

        两人赶回皇宫,李秋水在皇宫里面四处搜寻,卫骁却乘机走了,擒拿住宫人,问明冰窖方位,寻找过来。

        他打开冰窖大门,晃身闪入,才到第二层,便遇着一人,正是段誉。

        段誉看着他,不禁大喜:“皇兄!”他虽然知道卫骁跟段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过去叫皇兄叫习惯了,而且按照法统,卫骁的皇位是段正明传下来的,他的皇位是卫骁传下来的,无论如何,卫骁都是真实确切做过大理国皇帝,要载入史册的,因此叫皇兄也是正常。

        他又学习佛法,只把因果缘分当作实质,表面的东西当作虚幻,卫骁做过皇帝,做他堂兄不管表面真假,都有真实本质,因着这点,他也不想改了。

        “誉儿,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段誉说:“姥姥在练功,我在给他护法。皇兄你不知道,这位姥姥.

        他噼里啪啦把分别后的经过简短讲诉一遍,跟摘星子他们说的大同小异,只详略侧重有别。

        “我去看看。”他让段誉带路,下到冰窖第三层,果然见着一个女童,正是当日所见天山童姥。她只剩下一条腿,坐在那里,双手掐诀竖在胸前,一指天,一指地,默默运功,一股股白气环绕在她身体周围,把小半个上半截身子都笼罩进去。

        卫骁见她正在练功,便不打扰,找地方坐了跟段誉说话,段誉对于摘星子他们抢他的秘籍毫不在意,只是一个劲地给卫骁讲神足经的妙处,说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到了高兴处,还原地给卫骁走了几步,果真一迈数丈,单以迈步距离而言,比凌波微步还远!

        很快,李秋水的声音在冰窖里响起:“师姐啊师姐,你躲到哪里去?你怎地跑来妹子家里却不出来相见呢?妹子要尽一尽地主之谊呢

        段誉吃了一惊,警惕地站起来,卫骁让他坐下:“不用管她,咱们只说咱们的。”

        段誉疑神疑鬼地坐了回来,正要开口,李秋水的声音又响了:“师姐啊师姐,你一大把年纪了,还拐了个小少年,现在是躲在哪里快活呢?师姐啊,无崖子知道了,可要寒心了

        这李秋水知道童姥最忍不得什么,句句专门往外心里面插刀子,说得越来越露骨:“无崖子师哥来找我了你知道吗?师姐,你看,师哥抱着我,又亲我。你却任由那个小少年抱在怀里

        要是平时,童姥知道她故意激怒自己,还不当回事,这时候正是运功修炼到了紧急时刻,李秋水滔滔不绝,不断说无崖子和小少年的事,连说了一顿饭的功夫,童姥身体外面的白气越来越混乱,身体也开始抖动。

        卫骁忽然开口说话,运用逍遥神音:“李秋水师姐,你说得太露骨了,你这番话要是被无崖子师哥听见了,你不会觉得羞耻吗?”

        李秋水怒声随即送到:“小子!你干嘛要跟我作对?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卫骁说:“无崖子师哥代师收我入门,如今我是逍遥派掌门,自然站在中间不偏不向了。你和大师姐多年恩怨,今日要做个了结,我却不许你们再互相残杀。”

        李秋水忽然说:“你能猜到师姐躲在我这西夏皇宫,自然也知道她藏身何处,现在已经跟她在一起了是不是?’

        她说完这话以后便没了声息,过了片刻,打开冰窖大门,快速下到第三层,见着打坐修炼的童姥,咬牙欣喜:“大师姐,小妹来了!”凌空打出白虹掌,就要把童姥一掌拍死!

        卫骁这次使出降龙十八掌,凌空一掌打出去,跟白虹掌力对拼碰撞,炸成肆虐的元气。李秋水怒道:“你真的要阻止我?”

        卫骁沉声说:“本派掌门逍遥指环在此,你敢无礼?”

        李秋水怒哼一声,又是一道白虹掌打出,卫骁再用掌力对轰拍散。

        降龙十八掌力拍出去就不能再有所作为,而且也不能拐弯,虽然力道不差,卫骁通过多层叠加,还能占的上风,可李秋水的白虹掌力却转折如意,上下翻飞。

        硬拼了十几掌,卫骁抵挡不住,便又使出六脉神剑。

        两人拼斗之间,散掉的掌力和剑气化作澎湃的元气,先前在林间,将山石震碎,树木打折,这会把周围的冰垛不断打到击散,如雷轰炸,天崩地裂。

        灯火掉在保温的麻袋和棉布上,将其引燃,火势烧起来,将冰块融化成水,这里是冰窖最底层,积水很快涨起来,又蒸腾起大量蒸汽。

        忽然,童姥睁开眼睛,双目中之中露出愤恨的光芒,纵身飞跃,劈手打出一道六阳掌力,攻向李秋水,同时也发射出一道生死符,悄无声息地射向卫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