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呆毛王开始公开处刑在线阅读 - 第172章 阿尔托莉雅其实还有点高兴(1更)

第172章 阿尔托莉雅其实还有点高兴(1更)

        当型月世界的经典名言结束的时候,光幕影像中园桌前的亚瑟王露出了大受打击的落寞表情,十分哀伤和痛苦,而回忆杀也到此为止了。

        或许是因为这段糟糕回忆的关系,saber最终没有对卫宫切嗣说任何话,不反对也不支持,只是心情沉重的沉默不语。

        对saber来说,    或许她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指责卫宫切嗣什么,毕竟,双方从某种意义上来书,算是相似的人。

        ————

        不过,对现实世界而言,这段剧目带来的冲击却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那些故意抹黑亚瑟王的人就不提了,    当这一幕场景曝光的时候,    一个个跟磕了药似的兴奋的不行,上窜下跳的更卖力了。

        这些人表示亚瑟王果然也就这样,连自己麾下的圆桌骑士都看不下去从而选择离开,显然就是一个标准的失败者而已,其成功只是被吹出来的罢了。

        反正就是各种挑衅引战,引起大量反感,并形成了大规模争吵情况。

        当然,还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些上蹿下跳的家伙们,他们在惊讶与光幕影像中的曝光画面之际,很多人也是不由自主的愤怒了。

        天王国际高校,高文咬紧牙关,一脸愤怒:“什么叫王不懂人心?欧诺内!这是一个人能说出的话吗?这是身为圆桌骑士该说的话吗?”

        “这个混蛋到底是谁?真是不可原谅,居然说出这种话,就这也配做王的骑士?根本就不知道王究竟付出了多少!!!”

        兰特也一脸不好看:“确实如此,这样的家伙太可恶了,看看王那娇小的未成年身躯,    仅仅是花季少女罢了,而以这种姿态拔出石中剑,承载了整个不列颠的希望,    她的付出和牺牲,    可比这种只知道夸夸其谈,讲骑士精神的混蛋强多了!”

        “……”崔斯没有说话,他直接掏出手机查阅相关内容,想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很快,崔斯就锁定了目标。

        圆桌骑士,崔斯坦!

        在传说中拥有不亚于圆桌第一骑士兰斯洛特的武艺,最后因为无法理解亚瑟王而选择离开!

        对,一定是这家伙了。

        崔斯眼中全是愤怒,甚至还带着莫名的仇恨,如果崔斯坦就在他面前的话,他绝对会用尽力气给对方的脸上来上一拳,然后质问对方为何要说出这种一定会对亚瑟王带来巨大伤害的可恶言语。

        完全不可原谅!

        ————

        瑶光-迦勒底总部,摩根表情十分难看,对那个选择退出的圆桌骑士十分不爽。

        但是,这位神圣不列颠帝国的皇女并没有说什么,从小到大成长至今,她已经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而遭到背叛也不是一次了。

        不如说,在西方社会环境下,    背叛与忠诚都是十分常见的事,身为一位优秀且拥有真正权力的皇女,摩根已经见了太多人性的丑恶。

        像光幕影像中那种情况都不能算是背叛,而且也不是人性的丑恶,仅仅是单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虽然让人很不爽,但摩根也知道,遇到精神洁癖且品性高贵的人,权力的游戏就会被这类人深深的厌恶。

        相较而言,摩根却认为光幕影像里那位亚瑟王做的很不对。

        不是靠牺牲一个村子换取胜利不对,在那个时代的卡美洛,一个村庄撑死也就几十人的规模,而战争规模的话,从几千到几万人大战的都有。

        亚瑟王时期的话,最小的规模都是上千人的大战,所以牺牲一个村子换取胜利绝对是值得的,甚至可以说是‘明君’典范。

        不要怀疑,古代欧洲就是这德行,不如说全世界都是如此。

        古代社会被称为人吃人的世界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亚瑟王真正的错误地方在于这个计谋即便实施也不应该诚实的告诉圆桌骑士们,作为王者,这类阴暗的事就该以‘不知情’来包装自己。

        那个村庄牺牲后,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的表示哀悼,并表露出对敌人的仇视,然后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敌人。

        这才是一位合格君王应该做出的事。

        亚瑟王最大的错误,就是对待属下太过诚实和纯粹了。

        这样的人虽然是一位圣洁的理想主义者,但身为一名统治者的话,却是严重的缺点。

        下意识的,摩根又看向了阿尔托莉雅。

        ————

        海参崴,阿尔托莉雅神情有些恍惚,继承了亚瑟王一切的她已经从传承中知道了说这话的是谁。

        “是崔斯坦卿啊……一位感性的骑士……或许,那个时候的‘我’确实不懂人心吧……毕竟,太过耀眼,太过纯粹,太过诚实,连私欲都不曾拥有的王者,确实有些不懂人心吧……”

        这么诉说着,少女的内心却产生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很想对崔斯坦来上一下狠的。

        因为,作为现代社会成长起来的人,阿尔托莉雅太清楚那位永恒之王究竟是多么异类的人,也是多么让人怜爱之人。

        那样的女孩,其本质上,就是理想的化身,是承载梦想与希望之人。

        同样,过于沉重的负担,也让那位王者不得不抛弃很多东西,化身为绝对正确的王。

        毕竟,如果不够正确的话,就那个处于小冰河时期,土地减产严重,粮食极其稀缺,又有外族入侵的年代,仅仅是一个错误,就可能让脆弱的卡美洛王国坠入无尽深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遭遇了莫德雷德的背叛,经历剑栏之战的那位王者才会绝望到寄往参加圣杯战争来改变历史的程度吧。

        当承载的梦想破碎,绝望的未来充斥一切的时候,那位王者肯定会想尽办法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并最终陷入无尽的深渊与痛苦中。

        好在回应圣杯战争的召唤,来到现代社会后,那位王者知晓了这个世界历史的走向,也明白了即便经历了剑栏之战,卡美洛也没有完蛋,因为敌国和异族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都没有再入侵不列颠。

        同时,国内的反动派而已跟随莫德雷德一起发动叛乱,从而在剑栏之战中全部败亡。

        并且,剑栏之战后,小冰河时期过去,天气逐渐转暖,不列颠的土地大规模增产,粮食收成已经恢复了。

        于是,卡美洛有了宝贵三年的恢复期,正是抓住了那三年的休养生息机会,最终这个世界历史中的亚瑟王带着国际撑了过来。

        所以,虽然心情复杂,但阿尔托莉雅并不感到太难受,反而莫名有一股窃喜。

        因为圆桌骑士崔斯坦的这种反应,有证明了历史中的圆桌骑士中确实拥有品质高尚的人,那些美化的传说并非单纯后人艺术加工,而是真实存在过的。

        ————

        光幕影像,镜头从saber组那边移开了,转进到言峰教会所在的地方。

        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火焰熊熊燃烧,而很多警车、消防车救和护车等都集中于此,搜寻着幸存者,并调查爆炸的原因。

        在远处的山林中,韦伯和征服王关于山林中远远看着言峰教会这边的情况。

        此时,韦伯的表情很不好看,而征服王者表情严肃。

        突然,征服王发现了动静,立刻低声喝道:“谁?出来!”

        随后,迪卢木多就现身了。

        然而,和以前那种温文尔雅,满满骑士品质的姿态不同,现在的迪卢木多浑身上下充满煞气,其双眸更是有了明显变化。

        眼白变成了黑色,而瞳孔则变成红色,宛若魔化一般。

        这样的姿态,正是因为极度的负面情绪让其作为从者的高贵灵基都被污染了。

        看到这样的迪卢木多,韦伯和征服王都是一惊,然韦伯更关心肯尼斯,连忙询问:“lancer,肯尼斯老师他在哪?他没事吧?”

        听到对方询问自己的御主,迪卢木多那阴沉的面容更是有明显的扭曲,然后发出了充满无尽愧疚与怒火的声音道:“吾主……受了重伤,身为吾主的从者,在下有愧于骑士之名,在卑劣的敌人偷袭吾主之时,却没能护住吾主,只能眼睁睁看着吾主受到重创。”

        说的话条理清晰,也迅速解明了情况。

        然而,是个人都能听出那声音中饱含的负面情绪究竟有多强烈。

        韦伯听完,心头一凉,连忙让迪卢木多带自己去找肯尼斯。

        迪卢木多没有拒绝,直接点头了。

        之后,就带着韦伯和征服王离开这里,并且已经说明他就是主动来找韦伯和征服王的,因为肯尼斯现在需要韦伯的帮助。

        与此同时,也说明了肯尼斯究竟遭到了谁的袭击。

        “是骑士王的御主,一个卑劣到极点,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渣滓!”

        说这件事的时候,迪卢木多那表情已经因为愤怒和仇恨扭曲到变形了。

        同时,其回忆杀也出现了,情况就是之前言峰教会的情况。

        在大爆炸发生的瞬间,迪卢木多直接用自己的身体与魔力护住了肯尼斯,从而在千钧一发之际带着肯尼斯逃离了爆炸。

        虽然还是不可避免被波及,但迪卢木多承受了爆炸伤害,所以肯尼斯并没有遭到二次伤害。

        听完这话,韦伯和征服王都愣住了,韦伯不可思议:“什么啊?这是什么意思?今晚我们不是盟友,一起打败了caster吗?为什么会这样?”

        “而且,肯尼斯老师明明要退出圣杯战争了,教会还是禁止战斗的安全区,为什么saber的御主要这样做?”

        征服王沉声道:“看来,saber的御主并不是一个如她般高洁的人啊。不如说,解决掉大敌之后立刻对临时盟友动手,这样的人,毫无疑问当不起英雄之名,而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卑劣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