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幻:我的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617章 怎么都像倒贴

第617章 怎么都像倒贴

        身高数百丈的远古英灵,通体流淌着金色的神芒,每一根毛发都熠熠生辉,贯穿天地间,它仅仅是往这里这一站,那种强大的威压,便迫使所有妖族不敢上前。

        场面惊人。

        光小雨露出笑容。

        大衍深处……

        刚刚复苏帝兵的月无夏,正准备去解救陈平平,不曾想……来到这片战场后,她一下子枯竭了。

        一张美丽的脸颊,顿时气馁起来。

        中年妇孺见状,忍不住开口:“小姐说,她在风云榜内横扫诸多强敌,就是因为复苏帝兵。”

        这种话你也信?

        白帝看了她一眼,心想:“自己的崽,我还不清楚她有几分能耐?”

        不可否认,月无夏的确是帝子,拥有着强大的血脉之力,以及可怕的修行天赋。

        但……那毕竟是帝兵,想要完全复苏,并且持续下去,需要很大的消耗。

        再说了,月无夏一直都在她的庇佑之下成长,缺乏磨砺,缺乏一切战斗技巧,对于复苏帝兵这种事情。

        她难免会掌握不到位。

        这属于正常现象啊!

        咦?

        中年妇孺似乎看到了什么,一声惊奇:“小姐拿着那一截神药……”

        白帝:“???”

        灵药排名,从一阶到九阶,属于普通等级的范围。

        超越九阶以后,便是药王。

        这类级别的灵药,哪怕出现一株,都足以引起各大势力的争夺。

        药王之上便是药皇,也是音的本体。

        这种等级的存在,早已诞生了强大的灵智,开启化形,甚至是自成一族……

        至于药皇之上,是圣药,神药。

        圣药几乎不可见,至少白帝活了这么多年都不曾见过,有说人……这种级别的灵药,生来便证道。

        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是帝境。

        而神药更为恐怖,超越众生,凌驾于“大人物”之上,甚至比肩传说中的神明。

        它的稀有独一无二。

        从天地开辟以来,只诞生过一株。

        还是在一个遥远的时代中。

        这株神药经历了开天时代,诸神时代,诸圣时代,荒古时代等等,后世数十个古老的纪元。

        经历数万场可怕的黑暗动乱,每一场都是毁天灭地的。

        最终在一场黑暗杀戮中,彻底被斩杀,躯体支离破碎,坠向人间大地。

        唯一的神药解体,自然引发了诸多动乱。

        很长的一段岁月,足有数十万年上下,诸天之上都因为神药的解体,而爆发各种黑暗动乱。

        可谁也没有想到,神药解体,支离破碎,其中有两截坠入九天。

        第一截被北疆妖皇获得,保存了漫长的岁月,后来易主,落入现在的帝族秦家手中。

        第二截,一直在南疆,成为妖帝城的传承之物。

        这么多年下来,白帝一直看着这一截神药,内心蠢蠢欲动,据说吃掉它,便能领悟无上道法,获得超越众生的伟力。

        不过她还是忍了下来。

        漫长的修行,让白帝很清楚一个道理,外力终究是外力,通过神药获得的伟力,是不会属于自己的。

        某一天,浩劫降临,体内的伟力很有可能会成为反噬的根源。

        故此,她一直没有妄动。

        直到现在……

        月无夏拿着那一截神药,兴冲冲的冲向陈平平:“平平,你看,我带来了什么?”

        她一脸振奋,笑容灿烂,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状,颇有灵性。

        手中紧握着一截,黑乎乎的树体?树根?不到半米,几根手指粗大,表面上凹凸不平。

        探出神识,无从感知。

        也是因为神药古朴无华的外表,这才没有在九天大地中引起动乱。

        此时……

        陈平平正在艰难前行,想要倚靠棺椁中的帝躯之力,彻底斩杀妖帝,听到身后来人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回头:“大哥,你来这里干嘛?”

        “当然是斩杀妖帝啊!”月无夏天真无邪。

        她本就是为了这场战绩而来的,怎能不出手?

        “你拿着什么?”陈平平愕然。

        “神药。”

        “这世间还有神药?”

        “当然有,妖族大地的北疆有一截,我们南疆也有一截,一直以来都是由妖帝城的主宰着掌管……”说着说着,她突然意识到这些话不对劲,连忙停止话题又道:“平平,我们一起分着吃。”

        “……”

        “吃了神药,能短暂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然后我们一起复苏帝兵干掉妖帝。”月无夏越说越兴奋。

        远处观战的白帝,脸色渐渐变黑。

        那截神药,可是妖帝城的传承之物啊!

        也不知道传了多少年,历代掌管者都不舍得吃,连她都忍着了数万年。

        你倒好,偷出来了。

        还要和一个人族小子分着吃。

        怎么想的?

        白帝身子僵硬,隐隐弥漫出杀气。

        一旁的中年妇孺干咳一声,语气幽幽的说道:“大人,冷静一点。”

        南疆不能参战。

        白帝更加不能,否则……便会牵扯到这场大因果中,到时候被“大人物”清算,整个南疆都无法逃脱。

        大衍深处。

        月无夏大步走来,诡异的是,不管是妖帝的帝威,还是棺椁中流淌出来的丝丝缕缕伟力,似乎都对她无效。

        她走在废墟中,如履平地。

        这一幕,看得妖帝目瞪口呆。

        更让陈平平连连惊呼:“你你你你……”

        他背着棺椁而来,打开了一角,帝躯流淌出可怕的力量,每一丝一缕都无比的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可踏入这里的月无夏,却恍若无事人。

        很直接。

        “小弟,吃掉这一截神药,我们一起斩杀妖帝。”月无夏眼珠子转动,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她深知一个人无法长时间维持帝兵的复苏。

        她更加清楚,以她个人的力量,是没办法斩杀妖帝的。

        所以,还得利用一下这个小弟。

        当然了,观战至今,月无夏对于陈平平展现出来的战斗力,也很震惊……

        了不得啊!

        看来这个小弟,不是普通的小弟。

        也不等陈平平做出回应,她来到这里后,直接将那一截神药塞在后者的嘴里。

        然后念念叨叨的说着:“神药太过坚固了,寻常的兵器根本没办法破开,诶……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陈平平咬着半截,她也跟着咬了另外半截。

        观战的白帝顿时跳起来,火冒三丈,如同一个泼妇般怒道:“啊啊啊!本帝要杀了他。”

        “冷静,大人,一定要冷静,那些‘大人物’随时都有可能出手,若是看见你身在战场中,会误以为你是陈平平的同伙,届时,整个南疆也会跟着遭殃啊!”中年妇孺冷汗直流。

        看见这样的画面,她也颇为无语。

        小姐!

        你可是帝子,大名鼎鼎的白帝之女。

        能不能矜持一点?

        神药分陈平平一半,也就罢了,换个方式总该可以吧?

        这一刻,中年妇孺严重怀疑,月无夏是故意的。

        她偷走了白帝的帝兵,还偷来了唯一的一截神药,怎么看都是在倒贴。

        白帝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