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终焉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童话国度

第一百三十四章,童话国度

        漫步在宁静的乡村小道上,希德只觉得自己的心灵都要被净化了,他面部肌肉在微风的吹拂中不再紧绷逐渐放松,脸上也有了自然的笑容。

        希德喜欢笑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他想笑,是因为笑容可以掩饰很多东西,掩饰他的表情,掩饰他的情绪,也掩饰他可能的进一步动作。

        可步入牡鹿公国的地界,他真正地放松了,下意识地露出了笑容。

        这是个拥有美丽风光的土地,这是个特有的慢节奏生活的地方,一路走来,由于现在是二月份冰雪尚未解封,这里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许多悠闲的人聚集在一起。

        希德路过村庄的门口,透过篱笆,是一栋栋独立的住宅,住宅后面就是田地跟谷仓。

        人人家门口都种着橡树,微风吹过白桦林后传来树叶的摇动声,这家人开始吃午饭了,一对可爱的棕发儿女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悦耳的笑声响个不停,雪人的脑袋上罩着个木桶,鼻子是用树枝做的,令人感到有趣的是雪人头两边还被装上了一对鹿角。

        牡鹿公国的象征就是绿色雄性的牡鹿纹章。

        绿色代表着希望、欢乐、忠贞不渝的爱情。

        牡鹿图案代表策略、和平、和谐。

        雄壮的鹿角代表着勇气、信念、体魄跟坚韧。

        当然牡鹿本身还带有男性魅力跟男性健美的象征,比如说希德就知道不少帝国贵族喜欢喝鹿血强身健体。

        一家四口人就在小院里面准备午餐,女主人身披着厚厚的棉袄,将几块燕麦面包放在室外火堆上烤,旁边放着果酱,男主人身材高大饱满,留着非常漂亮的络腮胡子正在处理着培根,旁边还放着一桶鱼跟腌制好的孢子甘蓝,他熟练地使用刀具将东西制作好,美味的午餐三明治搭配热牛奶就这样制作完成。

        从他们的脸上,希德可以看到那种对生活的热情,可以感觉到属于冬季的悠闲感,牡鹿公国的春耕要四月份才开始,在这之前都是农闲时间,不同于恶狼人需要趁着这个机会做工补贴家用,牡鹿人不是很在乎赚一点工钱,他们更愿意享受生活。

        良好的自然条件、极度富饶的沃土、全帝国最重要的经济作物产地、发达的畜牧业跟高等手工业、矮人转口贸易中心、出发前往全世界的船运业还有相对稀少的人口,牡鹿人几乎从来都不用为吃穿犯愁,他们因而成为全帝国最悠闲安逸的人。

        就连地理环境都在帮助他们,牡鹿公国北接格林汉姆群山跟矮人王国关系良好,西接黑鹫皇朝中央直领安全无虞,南接渡鸦公国这个强藩,东边则是被尤利安山脉拦住了东方游牧帝国可能的入侵,尤利安山脉北段这一侧不仅特别陡峭而且崎岖难行,历次游牧帝国东侵就没有一次是往这里走的。

        几乎完全封闭的战略位置让牡鹿公国成为了神圣帝国遍布黑森林领土内的一颗明珠,一直以来都是帝国最精华的领地之一,尽管牡鹿公国面积较小约20万平方公里,是神圣帝国七大公国中仅多于灰鹰的公国,但这个公国也就只有200多万人口而已。

        平平安安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冬天,希德站在村庄门口望去,几乎每家每户都趁着今天的好天气在小院里面做午饭,邻居打招呼之间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还有牛奶工拿着装满鲜奶的奶瓶放在一些人家门口,小院里面晒着衣服,门口的阿拉斯加犬还朝着希德叫个不停。

        这令从恶狼公国跟瑞兹兰公国来的希德感觉有点错乱,惠尼曾经跟他描述过光精灵的顶端福利一-从出生到入土一手包办的物质极大丰富的辉煌社会,但希德没有想到的是神圣帝国内也有这样的地方,或者说他没有亲眼见到过

        异乡人有些呆愣,他心想自己制定的目标或许需要调整一下,也不是每个神圣帝国公民,每个神圣帝国的公国都需要人拯救,都需要人打破枷锁的,牡鹿人就生活得很好很满足。

        当然,前提是你要是真正的“牡鹿人”。

        那些在奥本罗关排成长龙申请劳工证的家伙们是牡鹿人么?显然不是,完全不是。

        不要将国家人格化,不要随意代表别人。

        希德对自己选择的道路有了更多的感悟,同时他更跃跃欲试了,牡鹿这种宽松自由的环境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会有更多地空闲时间去寻求进步,寻求精神方面的满足,意味着优秀的人才。有没有什么人才打算加入我黑暗天使修会的啊,待遇从优,五险一金哦!

        希德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从刚才那位牡鹿骑士卡斯帕身上就可以看出来,这群人武艺高超生活无忧却缺乏事情做,实在是有点闲。

        牡鹿骑士乃至整个牡鹿公国为什么闲,这是有原因的,希德思考着自己查阅的资料时,这位衣着朴素不修边幅的旅人已经吸引了村庄众人的注意力。

        他注视的那家人也注意到了希德就站在村庄外面看着他们,烤着面包的女主人用胳膊肘顶了男主人一下,指着希德说了几句话,男主人皱了皱眉头打量着希德,看他好像年纪轻轻却邋里邋遢有些不喜,又看到希德一直盯着自己面前的烤架,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熟练地从烤架上拿下两片烤面包,一刀砍下一块黄油抹在面包表面上,夹上培根和腌菜用油布包住朝着自己的儿子喊了一声,随即向希德所在之处走来。

        希德这才意识到自己呆立得有些久了,他正打算拔腿离开原地,男主人却直接拦在了他的面前:“先生,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事,我只是路过这里。”希德随口说道,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就打算直接告辞。

        谁知道男主人立即横跨一步,又拦在他的前面:“听你的口音,像是外乡人?再看你的这状态,一定是饿了吧?’

        包着油布的三明治被塞进了希德的手中:“拿去吃吧。”

        “不用了,谢谢。”希德心想自己是不是被当成路过讨饭的了?

        “拿着吧,外乡人,看你这样肯定饿了挺久的,别客气。”谁知道男主人很坚决,他打量了一下希德,发觉对方身上虽然有些脏乱却给人一种极有魅力的感觉,于是态度更强硬了,认真地说道:“免费的,我知道,外乡人都喜欢免费。

        “除了免费(free),我还喜欢自由(free)。”希德见实在拗不过男主人的好意,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这块烤培根黄油三明治,他说了句冷笑话,然后大口地吃起了三明治。

        他确实有点饿。

        “大叔,水。”男主人的孩子不过十一二岁这样,半大不大,见到希德接受了他家的好意递上了水。

        大叔....希德脑袋上青筋冒起,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好像没有反驳的理由。

        他能感觉到大人跟小孩身上传来,谨慎善意,保守的善意,这令希德内心稍感温暖。

        “外乡人,我不知道你是偷渡来的还是正规通关进来的,但只要你不惹事,我们牡鹿人就不会排斥你。”男主人见到希德愿意吃他们的食物稍微松了口气,他还是发出警告:“如果你饿着肚子大可以向我们牡鹿人求助,谁家都不缺一两个三明治的,只是你最好不要动歪脑筋,否则牡鹿将永远对你关上大门。”

        “放心,我只是路过这里。”希德轻松地说道,他想要伸手摸一摸男孩的脑袋,对方却嫌他脏赶紧躲开了,这让希德有点尴尬,他干脆取出自己的牡鹿绿卡:“我可是正儿八经通关来到这里的!

        “永久居留证?!”男主人惊讶地后退了一步:“你是英雄阶强者?”

        “我说了我只是路过。”希德三五口就将整个三明治吞下了肚子,他很淡定地说道:“我说我是第一次来牡鹿没见过你们的生活所以多看了几眼,你信么?”

        “既然是英雄阶强者,那是我们自作多情了,梅特,朝这位叔叔问好。”

        令人讶异的是,即使知道了希德是英雄阶强者,男主人也只是微微躬身给予了一点尊敬,骨子里依然没太把希德当回事,他让自己的儿子朝希德问好。

        “大叔好!”男孩不情不愿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希德大叔:“大叔你该洗洗头剃胡子了,否者你这样会被大家讨厌的!”

        “为什么?”希德来了兴致,他微笑着问道:“大叔可是英雄阶强者啊,英雄阶!”

        “就算是英雄阶又怎么样?在我们牡鹿这边,大叔你这种邋遢鬼不会讨人喜欢的,真实的,大叔你明明长得还挺帅的,又不是没有实力,为什么要把自己搞成这样?”名叫梅特的男孩满脸鄙视:“一看就是外乡人,要不要我教教大叔怎么洗头啊?”

        “梅特!不要乱说!”男主人虽然嘴上那么说,可实际上他没有做出任何阻止的动作,相反他也对着希德大叔说道:“不过外乡人,我也给予你一个忠告,如果你想要给我们牡鹿人一个好印象,最好把自己弄得干净一点,这方便你与人打交道,我们牡鹿人不是隔壁的瑞兹兰人我们的大公也不是隔壁的那个土狗国王。”

        土狗国王是吧?希德忍不住笑了,约瑟夫十一世确实是个懒懒散散不修边幅的家伙。又聊了几句,希德的超高魅力很快就起了作用。

        “还饿么?正好我们在做午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午饭?吃完饭我让玛丽给你烧点热水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男主人感觉希德真的不是什么坏人,他发现希德的五官容貌其实非常优秀:“梅莉泰女神在上,请不要浪费你父母赐予你的容貌,这可是他们最珍贵的礼物,我们不要你钱。’

        “不用了,谢谢。”希德认真地看着男主人的眼睛,直到他确定对方是真的诚心邀请,这才十动然拒。

        “好吧,我们尊重你的决定,梅特,我们回去吧。”男主人也没有强求,他示意儿子跟他回去。

        “等等!”希德却反过来拦住了他们,“大叔”的视线从男主人儿子腰间扫过,看着他腰间挂着的木头短剑,淡定地说道:“喜欢迅捷剑么?”

        “最喜欢了!”男孩立即点头。

        希德手腕一抖,一把华丽的迅捷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光芒闪动,迅捷剑就像有生命一样扭出数道弧光。

        男主人下意识地将儿子护在身后,远处也传来了女主人的叫声。

        “谢谢你们的三明治。”希德留恋地又甩了两下剑花,依依不舍地将这把迅捷剑放在了男孩的手中:“这把剑叫做圣堂轻剑,是我一直以来的佩剑,现在我用不上它了,送给你吧。”

        “这怎么可以?先生,那只是一个三明治而已!”男主人赶紧拒绝,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把迅捷剑的价值!此剑还不是凡品!

        “谢谢叔叔!谢谢叔叔!”男孩却已经答应了,他兴奋地双脚起跳,高兴得手舞足蹈,直接从希德手中接过了圣堂轻剑。

        “哎呀,你这个孩子....实在是!”男主人还待再拒绝,这一抬头,就发现希德已经消失了。

        不是走远了,而是真的消失了,他赶紧看向四周。

        前后百米之内已经失去了希德的身影!一个大活人居然就这样原地蒸发。

        这个少年真的是一位英雄阶强者!这种速度,这种隐身术,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男主人的来历并非那么单纯,他曾经也是一位冒险者,直到他膝盖中了一箭。

        梅莉泰女神在上啊,这次是不是遇到了大人物了?

        我是大人物的分割线

        一个小时后。

        希德轻松地在大道上前进着。

        牡鹿的风光实在是太美了,顺着动人的白色原野望去,远处的群山笼罩在烟雾中,雪之下的村庄像是个沉睡中的国度,在积雪尚未化开之前尚未醒来的状态中尤为迷人。

        这里的人们都很友善,无论是农民、商人、还是偶尔巡逻的骑士跟贵族们,希德这货都毫无压力地主动朝他们问好,而他得到的回复也基本上都是善意的问候,偶尔也有些善意的嘲讽,比如说“兄弟你几个月没有洗澡了?”“哥们,你该理发了”之类的调侃。

        希德的速度不快,一个小时他才走了五公里,审判之眼持续开启,希德注意到远处有一辆豪华马车路过,车头坐着一位老绅士熟练地驾驶着马车,四匹没有一根杂毛的白马齐头并进,马车的车帘掀开了一脚,里面隐约有个窈窕的身影。

        贵族小姐?希德只来得及瞄了一眼。

        龙吼声从身后响起,希德赶紧转身,就看到天空之上有个绿点正在快速滑向而下,对着地面俯冲而来!

        “吼!”

        是双足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