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大劫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章 肆无忌惮,仙台有人(6K5)

第二百九十章 肆无忌惮,仙台有人(6K5)

        隆隆!

        整片大地不断摇晃着,头颅的形状愈发清晰,却有一道裂纹自天灵处蔓延了下来,活生生刨开,仿佛被一棍子敲碎了脑袋吧,很凄惨。

        在裂谷深处,一道粗布麻衣的身影静静伫立,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缓缓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个出世的真正圣灵,却偏偏选择了挑战性子最为霸烈的斗战圣皇,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黯然落幕,不过他所遗留的,也是我需要的。

        父亲啊,直到如今,    我才真正明白,    你当年所要走的,是怎样的一条路,我成功活了下来,我相信您一定还在,存于此世间!”

        羽化子深吸一口气,双臂一张,便仰天倒了下去,直直坠入无尽的深渊中,不知要落往何方。

        外界,这片山地异动的愈发猛烈了,随处可见的裂痕浮现,伴随着凄厉而不甘的怒吼。

        “父亲当年因何而灭了这头圣灵,难道与曾经的太古战场有关?”

        不远处,圣皇子出现,浑身金色毛发飘摇,产生了奇妙的感应。

        他盯住前方那片诡异的山地,心中有些怀疑,他父亲斗战圣皇虽然性子霸烈,    但绝不会是滥杀无辜之人,那圣灵必然是做出了什么事情,才招致了杀身之祸。

        “还不是时候进去,这片诡异之地并没有全部崩开,刚露出冰山一角啊。”

        段德蹙眉低语,眉宇带着一种不安。

        以他盗墓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圣灵朽灭万古了,如今突然出现异动,必然是有人在暗中刺激捣鬼。

        或者说,就是要借助众人的力量来达成目的,不得不防。

        “古天庭遗迹内也有与圣灵有关之物暴动,如今这片太古战场也是如此,都与圣灵有关系,难道是那家伙?”

        李昱思量,心头浮现了羽化子的身影,当世若要说与圣灵有关的,还在不断探索的,恐怕只有他了,但却不曾留下痕迹,有些诡异。

        嗡嗡!

        前方山谷轰鸣,    仙光万缕,道痕亿重,像是要化成一片劫土,高地塌陷,自下而上,云烟氤氲。

        不过,瑞霞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每隔一段时间喷涌一次,此地大部分时间都是宁寂的。

        此时,那遍布头颅的可怕裂缝愈发深邃了,像是二次扩张了一般,黑的让人心悸,难以望到底部。

        “很诡异,难道是这圣灵怨念不散,化成阴鬼再度重生不成?”

        “不可能,陨落在斗战圣皇的手上怎么可能还有归来之机,多半只是后来有人在此做了些什么。”

        “也许是有人将自己埋在了这里,想要谋取圣灵的道果,以尸成道也说不得。”

        在仙霞蒸腾时人们才能向内窥视,可却也看不出什么,唯有一种开天辟地、宇宙共尊的气息在弥漫。

        不少人都在推测,若是真的有强者觊觎此地,妄图死后得道,被他们惊扰,那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自古有秘闻,以尸证道,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传说,当初丽城之下,那座光明神殿的主人亦是如此,三棺葬身,走上了一条坎坷之路。

        段德难得的一脸认真,叹道“以尸证道,虽有传说,但却根本不可行,差了冥冥中的那一道先天生气,故使仙路有缺,难以圆满,自古未有人成功!”

        “汪,人宠你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肯定?”

        黑皇生疑,这家伙不止一次道出种种秘辛,在人魔的口中更是太古时代就出现的神秘人物,硬生生活到了当世,实在诡异。

        “道爷我···是谁?盗尽天下古陵,坟中秘有我不知道的吗,这是一条断路,自古没有人成功过,世人所言···都是谣传!”

        段德贼眼滴溜溜一转,到底还是扯起了大旗,满嘴跑火车,但却没有一句话是有用的。

        大黑狗自然不能容忍这等欺上之举,勃然大怒,对着那肥墩墩的肉手就下起了黑口。

        李昱盯住了那颗巨大的头颅,早已与这片太古战场的地势融为一体了,他抬手一拂,太上地势无形显化,融入虚空。

        一道道流光自他脚下沸腾而起,没入了那颗悬浮的头颅中,却仿佛触动了什么一般,霎时喷薄出了无尽地气,让那两处眼睛位置的火山彻底炸开,黑云缭绕。

        啊啊啊!

        短短时间便传来了大片的惨叫声,诸多古生灵被黑雾浸染,当场血肉消融,元神破碎,其中甚至还有一位斩道者被牵连,四分五裂。

        李昱不动神色,没有想到源术会引动了这片太古战场的地气,让‘阴势’复苏了,估计过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要出大问题了。

        唰!

        突然,一道神光蔽日,笼罩了高地,一个雄伟的身影出现,一头紫发披散,背对众人,发丝间可见两根冲起的龙角。

        他立于高地上,让人感觉像是在面对一座神岳,高不可攀,小腿肚子都发软,不少修士都控制不住,要跪下去。

        半圣!

        “来自万龙巢的半圣,他们果然出动了这样的人物!”

        域外圣贤的弟子与随从们也是一惊,这样的存在可不是大成王者所能比拟的,是半只脚都越过了圣域壁垒的存在。

        半圣到圣人,是一道天关,也许一困就是一辈子,一生一世都迈不过去,许多天纵之姿的人都被阻挡在此。

        “被斗战圣皇击杀的圣灵,他的遗留,必然珍贵。”

        很快,血凰山的半圣也到了,没有与万龙巢半圣同行,而是独自立在了一旁。

        “圣灵,真是贪得无厌,令人厌恶的东西,斗战圣皇杀的好啊。”

        原始湖半圣森冷开口,对这一脉深恶痛绝,当初元皇坐化不久,三大帝子镇世,却有两头绝巅圣灵觊觎古皇兵,带头打上门来。

        也正是那一战,导致了原始湖的甩落,若非还有个古皇兵镇压,恐怕一些王族与凶族都敢骑在他们头上叫嚣了。

        唰!下方天坑中道痕万缕,蓬勃而上,充满了一股动人心神的力量,席卷四方。

        到来的几位半圣互相提防着,太古皇族表面和睦,但何曾真正融洽过,各自统驭一些强大的部族,少有一致对外时。

        “血电族的半圣也到了!”

        忽地,有古生灵惊呼,一大王族也有半圣驾临了,出现在这片大地上。

        那是一个红发披肩,周身环绕着残月般赤雷的中年人,气机很强大。

        “人族,到来的这么多,太古皇的墓你们也敢觊觎,胆子太大了。”

        血电族半圣冷冷的回眸,古族还好说,并未受到什么冲击,但是一些人族的修士一个个心神剧震,大口吐血,就连域外到来的强者也不例外。

        仅仅是眸光扫来而已,那种威压就让人抗不住,一个个老教主脸色雪白,蹬蹬蹬后退。

        众人心寒,沾了一个圣字果然就是天壤之别,仅仅一道冰冷的眼神扫过,都承受不住!

        “血电族的大人说得对,人族近来仗着有恒宇子撑腰,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实在令人恼怒,如今更是觊觎古皇墓,再忍让下去,是不是都要奴役我等,占据族地了!”

        “是啊,一步退步步退,这是不能退让的事情啊,就像我等去抢古之大帝留下的造化一般,人族会让吗,根本不可能!”

        “依我所见,还是先清场吧,将不相干的人族驱逐出去!免得玷污了古皇所留。”

        场中,可谓是群情激奋,见到血电族半圣对人族不满,一个个王族、凶族的激进派古生灵叫嚣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周遭人族。

        反倒是皇族的族人们很平静,没有理会所谓的激进派,虽然他们之中也有这样理念的人,却被各自的半圣管束住了。

        “唔,说的有道理,这处古地为太古万族的战场,又有古皇墓深藏,圣灵都是斗战圣皇击杀的,从上到下与人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他们的确没有理由站在这里。”

        听着众人的话语,血电族半圣若有所思的磨擦起下巴来,似乎有些意动了。

        轰嚓!

        就在这一刻,一道蓝金狂雷裂空,让许多人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太刺目与明亮了,划破长空,瞬息而至。

        “太古的奴隶,告诉我,你们在叫嚣什么!”

        李昱出现,他化成人形闪电从天而降,一双大脚用力踏了下来,左脚踩穿一人胸膛,右脚跺碎一人脸。

        噗噗!

        一瞬间,刚才还在叫嚣的两名王族古生灵便如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伏倒在他的脚下。

        “你!竟然无故对皇族统御的王部出手,称其为奴隶,是在挑衅太古皇族的威严吗!”

        前方,几名古族年轻人忍不住倒退,真正面对恒宇子,他们胆寒,那股可怕的气息让他们忍不住发抖。

        “挑衅?皇族到我这来也不过是个看门的,神明子都被我拿来养树,你们又算得了什么。”

        李昱一声冷喝,脚下用力,将两人踢了出去,与前方的几人撞在了一起。

        他们有防备,但是却根本卸不掉那种力道,像是被一座大岳撞上了一般,全都口吐鲜血,身体四裂,横飞了出去,一个个炸裂在空中,化为了血雾。

        “当着半圣的面在出手啊,这如何能忍得,必然要爆发恐怖的大战!”

        到来的古生灵们悚然,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势,人族的恒宇子完全就是肆无忌惮,造化在前,他要一人夺之吗,故此在这里大开杀戒?

        “呵呵呵,有意思,斩道五重天,真是年轻气盛呐,不将大成王者放在眼里,能够理解,但须知半圣,可不是凡俗能够衡量的,沾了一个圣字,那就是天壤之别,是绝大的差距。”

        血电族半圣漠然,周身猩红电芒交错,眼中带着淡淡的冷意。

        半圣,已经半只脚越过了圣域壁垒,拥有着部分真正圣人的威能,能够短暂的开辟一方小世界,在各族中地位亦是尊崇不已,皆是当作了未来的祖王种子而培养。

        “毕竟也亲手斩过一位半圣呢,虽然是仰仗极道帝兵之力,可似乎很多人都认为仅凭他自己也能达到这样的程度,看来是真的对圣域壁垒毫无了解啊,超凡入圣,要是那么容易被逆伐,那还修行个什么。”

        万龙巢半圣淡笑,不置可否,当初恒宇子也的确传出过击杀半圣的战绩,那是在绞杀人世间之时,不过却是携恒宇炉将之打灭,让不少人都有所怀疑。

        人族自然坚信他纵使不用恒宇炉也可横杀之,而古族则有部分依旧保持着对人族的恶意与优越感,认为并不可能,圣域壁垒实在恐怖,远非凡俗所能想象。

        “半圣,也只是沾了个圣字,真以为你们踏进去了吗,杀你们并不会费什么力气,更无需动用帝兵,不要太高看自己了。”

        李昱睥睨诸大成王与半圣,浑身沐浴神辉,一缕缕光焰环绕,有一种让人战栗的气息在弥漫,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像是不朽的神像,矗立天地间。

        无须掩饰,他像是上苍人皇降世,君临天下,浑身每一根毛孔都在绽放无量光,淹没了整片天地。

        咚!他直接一拳轰出,北冥升日月,狂波亿万顷,一头金鹏振翅劈落下来,将前方覆盖,天崩地裂!

        “你太自信了!”

        血电族半圣目光冰冷,化成一道猩红狂雷疾驰而至,被成千上万道可怖光环所缭绕,犹如一条条血河在奔腾,太浩荡了。

        砰!

        土石崩碎,两人对击剧震,像是两轮太阳一样爆发出亿万道光辉,无比炫目,让人睁不开眼睛。

        仅仅一次对击,像是两个世界在大碰撞,无穷的光照耀十方,万里外的云海都崩溃了,这片天地像是在龟裂。

        “你的肉身?!”

        血电族半圣瞳孔一缩,有些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是一个斩道五重天的肉身强度?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真拿你自己当圣人了吗!”

        李昱笑得嗜血,身躯竟是霎时膨胀了起来,化作三千五百丈的巨人,他的躯体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声响,竟是猛地一颤,化成了三头六臂的模样。

        一首慈悲怜悯,一首至公漠然,一首暴戾忿怒,六臂仰天,各持一器,一动便是日月轮转,呼吸便是春去秋来,肩扛苍天踏幽冥,仿佛古老岁月中的神魔再现,君临世间,一瞬间的战力膨胀,恐怖到了极致。

        咚!一声巨响,竟让空间都扭曲了,人们只能见到那三千五百丈的神魔脉动步子,三头六臂悚人惊世,直接将血电族半圣的身影淹没了。

        轰隆!

        这是一场灾难性的对决,所有人都在倒退,本以为站在安全区域了,现在看来远不够,战场中有一种毁灭的气息弥漫。

        “这他妈真的是斩道者?他不会偷偷大成了吧?”

        观战的人们,不论是域外圣贤的弟子,还是太古生灵,全都从头凉到脚,差距太大了,与这样的恐怖人物同生在一个时代,实在是一种悲哀。

        其他人怎么去争锋?即便是同一境界,恐怕也会被这样的存在一拳轰杀,不会有任何悬念!

        什么叫无双,什么叫无敌,眼前这一幕给予了最好的诠释,即便一样修行,站在同一座高峰上,战力也因人而异。

        李昱大吼,阴阳神力环绕的拳头狂震,余波飞扬,摧毁了山川大地,将方圆数十上百里化成了一片废墟,什么也不剩下。

        血电族王者双臂一阵剧痛,短短一个刹那便被六臂抡动挨了六击,筋骨断折,血雨飞溅长空中。

        到了这个层次,他们的每一滴血,每一道拳风都是可怕的,摧毁了大地,崩开了天宇,无尽的道纹交织,开天辟地,化成了一片可怕的大道轰鸣声,震耳欲聋。

        噗!

        李昱冷酷无比,维持着三头六臂的姿态,用力一扯,将血电族半圣半边胸膛扯碎,狂暴的战力举世无双,超越一切,让人仿佛见到了古之帝皇当年!

        “什么!血电族的半圣被伤了,被人逆伐,半边胸膛都碎裂了!”

        无论是古族各部还是人族都沸腾了,人们不敢相信这一切。

        三头六臂,六界轮回,血焰浩荡十万里,宛如神魔般的姿态太过恐怖,让观战的强者们都心惊不已,他所驾驭的本命器,竟然都达到了半圣层次,让人骇然。

        蹬蹬噔!血电族半圣怒吼,但身躯依然在倒退,接连踩塌山脉,崩毁万里,那六条手臂抡动如风车般,根本没有停息的时候,跟打桩似的对着他狂轰滥炸,浑身骨骼都要被锤裂了,剧痛无比。

        “怎么会如此?他分明没有踏入神禁,只是以常态便有如此恐怖的战力吗?”

        他被打的有些怀疑人生,怎么自己当初面对半圣的时候完全不是这个模样,人族大帝的血脉当真如此恐怖吗?

        再者言说,就是有八禁也应该只能抗衡而已,可恒宇子这哪里是抗衡,分明就是压制,双方地位像是反过来了一样。

        “这他妈是什么鬼道理,什么鬼世道!”

        血电半圣很郁闷,忍不住怒骂出声,头也不回的闪开了,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出格之言。

        然而李昱却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身躯一动便闪灭而至,六臂齐动,各结一印,就要镇杀下去。

        “恒宇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血电道友只是无心之言,犯不上生死斗。”

        到了此时,其他几位半圣也不得不开口相劝了,若是在此发生半圣陨落之事,所有人面子上都过不去,会很难看,说不得也会有引动祖王出世,屠戮北域。

        “你们算什么东西,在教我做事?”

        李昱丝毫没有例会,六臂轮转,人王印、抱山印、翻天印三印齐出,天地人三宝相合,威能空前强盛,带动了成千上万道法则神链,犹如风凰涅槃般灿烂。

        噗!

        太阴万魂幡摇动,无尽怨鬼伴着太阴神力呼啸而出,太阳金羽扇一转,金乌一啼,千秋皆寂,太阳真火焚天煮地。

        在这样的可怕摧残下,血电半圣的肉身当场碎灭,被打成了飞灰,什么也不剩下。

        所有人都是一惊,这是完全不给诸强面子啊,直接动手强杀,就是踩在他们的脸上说话。

        “道友出手未免太过狠厉了,如此行事偏激,就不怕有被天下共诛的一天吗!”

        几位半圣当即面色一沉,各自身份皆很不凡,不是王族就是皇族,走到哪里不是万众瞩目,谁都要给三分薄面,就是祖王当面也对他们有所器重。

        如今却是被人无视,当作了路边草,脚下石,这副姿态令人恼火。

        “天下共诛?那我便先诛了天下好了,出手狠厉又如何,如此乱世,手不狠站不稳;今天我大发慈悲,教你们一个道理,拳头大权就大,力大理就大!”

        李昱冷笑,抬手一招,一口晶莹神炉显化而出,在他的掌心沉浮,焕发无量光,无量热。

        极道帝兵恒宇炉?!

        “恒宇子,你要作什么,疯了不成!”

        一瞬间,几位半圣勃然变色,这家伙怎么这么肆无忌惮,长极道帝兵身上了不成,走哪里都带着?!

        也不待他们说完,恒宇炉便骤然明亮了起来,极道神威绽放,一缕气机凌空扫落,直接化成一片绚烂火域将他们笼罩,虚空都扭曲坍塌了,成片的法则幻灭。

        轰!

        域外,一颗又一颗小行星炸开,在极道神威下没有什么可以长存下来,如烟花般在绽放。

        “疯子!真是肆无忌惮的疯子!”

        几个半圣气急,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一言不合就动手,哪来这么暴躁的性子,仙三斩道怎么没斩死他!

        轰!他们联手,各自开辟了一方小世界,交合起来,躲避入了另一片天地中,避开极道神威。

        轰隆隆!

        剧烈的波动爆发,毁天灭地,那几个临时开辟的小世界根本没有支撑多久就破灭了,无量神能顺着穿梭了过去,打的一片稀巴烂。

        片刻后,那先前几位还要卖面子的半圣就狼狈冲了出来,披头散发,气急败坏。

        也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皮开肉绽,断裂的骨头都突出到了血肉外,一副凄惨的模样,仿佛消耗剧烈,对抗极道神威太艰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昱目光扫过他们,嚣狂大笑,满是嘲弄与讽刺,让所有古生灵都无地自容,面色涨红,气急而无言以对。

        他没有理会,直接转身离去了,径直没入那圣灵头颅裂开的缝隙中,要直入仙台。

        “他成天带着恒宇炉四处跑,就不怕姜家出现变故吗!”

        “妈的,狗大户,真气人,迟早有一天烧包烧死你!”

        几大皇族的强者也很无言,虽然他们也很想带着古皇兵出来威风威风,但可惜做不到,也没有那个资格,除非达到祖王的境界。

        除非是古皇子女们,才有着沟通古皇兵,让之心甘情愿相随的本事。

        人们沉默,恒宇子实在是太强势了,当着所有人面轰杀半圣,更是以极道帝兵羞辱皇族,让太古万族都憋屈不已,这样的姿态只能以狂名形容之,太霸道了。

        与此同时,李昱驰骋而过,龙车外放符文,组成光幕隔绝了蔓延而来的黑烟,径直深入,穿梭过了那条可怖的大裂缝,顺着深渊不断降落。

        “这里就是那圣灵的仙台位置,所留绝对算得上神珍,咱们动作快些,免得被那些皇族分润了些好处。”

        黑皇看着周遭乌漆嘛黑一片,下方却有一点灵光格外的璀璨,传递出声声天地道音,像是有一个神明在那里盘坐诵经,传响万古。

        “那里似乎还有一个人,是原本就在这里,还是先一步到来的?”

        忽地,段德神色一变,指向了那一点灵光畔所盘坐的身影,通体都笼罩在了神圣道光中,像是自古老年代穿梭到当世,充满了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