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阳诡婿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人质,要挟?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人质,要挟?

        “君上,您现在已经覆灭了我五艘空舰,抹杀了我数千名神兵,不知心里的火气是否已消了,不知是否可以与我平心静气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在我战意最盛之时,暴桀却突然朝我如此说道,赫然带着一丝议和的意味在里边。

        他的这话,一下子把我给整不会了。

        以他的意思,他之所以看着我覆灭他的舰船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动作,只是为了让我出出气,而现在甚至还想再与我和谈?

        暴桀向来性情不定喜怒无常,他的这番操作在我看来完全是率性而为毫无章法,但也让我感到万分困惑,不知道他到底弄的哪门子心思。

        不仅是我,就连空舰大军的所有神明,也都对暴桀的这番话感到颇为疑惑。

        因为在暴桀的强制命令下,原本就要袭向我的密集炮火,此刻再度停息。

        诸神虽然百般不愿,但碍于暴桀的威严与手段,终究还是一个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没有了五行炮的威胁,血龙如入无人之境,裹挟着鲜血海啸呼啸长空,不过眨眼间就已穿过了众多舰队,直朝着旗舰逼近而来!

        看着我气势如潮侵袭而来,旗舰上的其他诸神顿时慌了神,一个个脸上浮现出无尽的恐惧,好些人甚至下意识来到了船舷边缘,做好了随时弃船的准备。

        但暴桀神色从容依旧,还是不见任何的慌张和凝重。

        只见他招了招手,船舱的舱门忽然打开了。

        紧接着,我看到一个个犹如平民的凡人被神兵从船舱中推了出来,出现在了甲板上,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些凡人不过二十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惶恐,身体瑟瑟发抖。

        看到这些人后,我的心里不由万分震愕,因为在他们当中,我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那人正是许正阳!

        这些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阴阳界西北海的那二十神山山主!

        我怎么也没料到,本应该身在净土中过上安生太平日子的他们,此时竟会出现在我眼前,出现在暴桀的旗舰上。

        怪不得暴桀会如此的从容不迫,怪不得他自始至终一脸自信满满,只有他的手中攥握着这二十山主的性命,妄图以他们做要挟,充当与我谈判的筹码。

        虽然这些家伙在我眼里犹如蝼蚁,但这些山主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他们的忠诚让我甚是满意,尤其是这阴山山主许正阳。

        为此,出于对自己子民的眷顾,我还是下意识收了手。

        随着我手一挥,那滔天的血海随即散去,重新化作了漫天血云。九九八十一头血龙也随即停止了进攻,停留在了原地,不断盘旋发出声声咆哮。

        “见……见过君上!”

        看到我之后,许正阳与其他山主纷纷躬身恭声道,可声音里却是充斥着无尽的恐惧,身体也止不住瑟瑟发抖着。

        他们虽然没有明说,但显然已是暴桀手中的人质。

        暴桀先前前来驰援夜归人时,曾说自己在前来的途中,偶然遇上了几位故人。

        如果没有猜错,他所说的这几个偶遇的故人,应该就是指的望河谷凌河郡交界地带处净土中的西北海众生了。

        暴桀先前和夜归人本为盟友关系,再加上他的舰队与自身的实力,西北海那帮凡人和半神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耐。

        而待在暴桀身边的许正阳一众,此刻也是惶恐道了极致。

        毕竟他们曾经都效忠于暴桀,是暴桀麾下的臣子。

        可如今,他们却背叛了自己昔日的君王,重新奉我为主,这在暴桀眼中无疑是一大忌。

        暴桀残暴不仁,即便是忠诚于他的神明都难免在他一念之间遭来灭顶之灾,更何况是背叛他的人,并且背叛之后,投奔的还是他昔日最大的敌人。

        为此,在看到许正阳他们出现在旗舰上后,我的心里也是颇为意外。

        但我意外的不是他们沦为了人质,而是暴桀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将他们宰了,甚至还让他们上了船,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人生何处不相逢,今日我在前来化生城的路上,却无意遇上了自己昔日在阴阳界的臣子,一时间不免百感交集。”

        这时,暴桀不由唏嘘长叹,朝着许正阳他们看了一眼。

        而在他这一眼之中,许正阳一众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跪了下来,可后来的却是暴桀一阵虐笑。

        暴桀目光随后又落在了我身上,“但我没想到的是,西北海这二十山主,如今竟背弃了效忠于我的誓言,转而奉你为主,他们的这一做法,可真是寒了我的心呐!”

        “但不管如何,终究是故人一场。我虽然对他们的做法颇为不满,但还是邀他们上了船,想待到战事结束后,再与他们秉烛长谈以叙故人情,不曾想竟在这儿遇上魔神您这位正主。”

        暴桀话说虽说得好听,可实际上他只怕早就已洞悉了我的存在,所以才将许正阳他们抓上了船,以此要挟于我。

        对此,我摇了摇头,“暴桀,我们的矛盾注定无可调和,但你若想以他们的性命要挟我,未免太过天真。”

        我虽将许正阳一众重新纳为自己子民,虽然为他们打下了一方净土,但也是因为孤身流落修罗界,对故人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哪怕曾为敌人。

        让他们在修罗界有一立足之地,已是我身为君主最大的恩赐。

        若是为了他们而向暴桀投降,这对任何一尊君主而言无疑是无稽之谈。

        “不不不,魔神您误会了,我邀他们上船,只是单纯的为了叙旧,并没有拿他们威胁您的想法,而且我相信您也一定不会忌惮我的这一威胁。”

        说着,暴桀看了看那一头头在原地徘徊躁动不安的血龙,眼神里却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神色。

        我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在看到许正阳等人出现后,还是下意识停止了自己的攻势,停下了血龙的进攻。

        不得不说,有着许正阳他们在手,我的心里确实颇有顾忌。

        “净土的其他西北海众生,如今他们何在?”

        带着这一想法,我又朝他问道。

        “他们自然还在净土中,活蹦乱跳的安生得很!”

        暴桀说道,“毕竟他们都已沦为了凡人,凡人是没有资格登上五行空舰的,他们也无法承受涌动空舰内外的神力。所以,我只单独请了这二十名半神境的山主登船前来。”

        “魔神,我了解你,你是一个仁慈的君王。他人予你忠诚,你便会赐予他们无上的恩泽。你也终究还是不忍,因为你我之间的恩怨,而让许正阳他们遭来灭顶之灾。否则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停下攻势,投鼠忌器。”

        暴桀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说道,“哦对了,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听许正阳说,你从阴阳界离开后,竟然又将界主之位赐予了共工。共工这家伙可真是好福气,当年我和你为了阴阳界之争斗得头破血流,到头来竟是成全了他,真是造化弄人!”

        暴桀喋喋不休着,似乎已经吃定了我不敢再对他动手。

        而我也随即动用神识,发现西北海众生的灵魂印记都完好无缺。

        如暴桀所言,他并没有对净土中的西北海众生动手,依旧让他们好生待在净土中,只是将许正阳一众山主带来了此间中。

        “你我过去虽然是敌人,但在修罗界中我们也算故人。我觉得我们此时不应该再兵戎相见,而是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这时,暴桀朝我如是言。

        我皱了皱眉,“谈谈?不知你想怎么谈,谈什么,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对此,暴桀收敛了那令人厌恶的笑容,一脸严肃的问我,“魔神,不知你是否想摆脱修罗界桎梏,逃出生天,重返阴阳界,重返三界中?”

        摆脱修罗界桎梏,逃出生天?

        听了这话,我不由万分惊诧。

        这样类似的话,我之前也曾听夜归人说起过。

        夜归人之所以率血肉界大军前来此间,以无敌舰队炮轰化生城,除了了去和枯骨界的万年恩怨外,同时也是对魔宗圣地的实力虚实的一次试探。

        他说过,如果魔宗插手,那么他将必死无疑。可如果魔宗不出手,他将大仇得报,甚至还能摆脱万年的折磨,从修罗界逃出生天。

        与此同时,夜归人在暗中又与暴桀结盟合作。

        虽然暴桀最终还是出卖了他,对他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他死在了我的手中。

        但从修罗界中逃出生天这一契机,很大可能是由暴桀透露给他的,并且有着实质性的依据,否则夜归人也不可能冒着被灭族的风险发动这场灭世之战。

        我的心里快速思索着,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而暴桀让许正阳等人完完整整的出现在我面前,同时也没有对净土中的西北海众生做任何为难,也足以看出他和谈的诚意。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觉得咱们确实可以先抛开成见,坐下来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