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入骨陆晚晚在线阅读 - 第1609章 凡事多为自己想想,别冲动

第1609章 凡事多为自己想想,别冲动

        陆晚晚看着魏玉,轻声解释道:“当时只有我们几个人,我一看他们是冲着彤彤来的,便下意识的挺身而出了。”

        



        全程被他们忽视的厉景琛,轻咳了一声,他希望魏玉闭嘴,让他来说。

        



        结果,魏玉却自顾自的说道:“弟妹,你要记得你也怀着孕呢,凡事多为自己想想,别冲动。”

        



        全程被抢话的厉景琛,面无表情的看了魏玉一眼。

        



        陆晚晚露出一个微笑,道:“嗯,我知道的。”

        



        看到陆晚晚对其他男人笑,厉景琛眸光一沉,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对了……”魏玉沉吟了下后,还想说什么。

        



        就在这时,厉景琛忽然出声:“魏玉,你先下楼吧。”

        



        魏玉毫无眼色的说道:“我们一起下啊。”

        



        厉景琛单手插兜,在捏了捏指节后,沉声说:“你最好先下去,告诉方彤,晚晚已经没事了。”

        



        魏玉下意识的问:“那你们呢?”    



        陆晚晚答道:“我们也下去。”

        



        厉景琛抿了抿薄唇,恨不得把魏玉一脚揣进电梯里!

        



        魏玉见好友面色不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的说:“对对对,那我现在立刻下去,告诉方彤,晚晚有你陪着啊!”

        



        语毕,魏玉转身按开电梯门,走进去后,冲陆晚晚颔了下首:“那弟妹,我就先下去了啊。”

        



        陆晚晚跟着点了点头,道:“嗯,谢谢……唔!”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罩下了一张阴沉的俊脸,将她的嘴给吻住了。

        



        陆晚晚震惊的睁大了眼,余光却瞥见魏玉从惊讶到憋笑的神情,好在电梯门很快关上了,没再让魏玉看他们的笑话。

        



        就在陆晚晚心思流转间,她的唇瓣忽然一疼,逼得她眸光流转,不得不朝厉景琛看去。

        



        只见厉景琛微微皱着眉,闭着眼,吻得很用力。

        



        陆晚晚不太舒服的推了推他。

        



        但下一秒,便被厉景琛擒住手腕,往怀里带去。

        



        陆晚晚很想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但厉景琛显然已经不愿再忍。

        



        他几乎啃咬地蹂躏着陆晚晚的唇瓣,似要将心中的爱意与郁闷一并倾注在她的身上,让她再也无法忽略自己!

        



        直到——

        



        陆晚晚用另一只手绕到他的身后,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的背。

        



        厉景琛背部一僵后,睁开眼睛,朝她看来。

        



        入目的,是陆晚晚有些疑惑和隐忍的表情。

        



        视线下滑,只见她娇弱的唇瓣被他吻得又红又肿,厉景琛心中一愧,这才松开了她。

        



        陆晚晚捂住嘴唇,向后退了一步,接着才说:“你吻得我不太舒服。”

        



        见晚晚居然躲他,厉景琛眉心的折痕更深了。

        



        见他的神情有些受伤,陆晚晚轻声解释道:“我是说,你吻得太用力了。”

        



        自从她回到厉宅生活后,厉景琛简直把她宠到了天上去,就连亲吻也是小心翼翼,有时候还要边亲,边问她舒不舒服?有没有感觉?

        



        虽然每次都让她羞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但不得不说,被他尊重疼惜的感觉很好。

        



        没想到今天,他却吻的这么重,还咬她,陆晚晚情急之下才往后退的。

        



        在静默了一会儿后,厉景琛哑声说道:“晚晚,你知不知道……”

        



        陆晚晚点了点头,自然的接口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刚才也是不得已啊,我保证下次不再这样了,你不要训我了,好不好?”

        



        厉景琛的心头忽然涌上了几分无力:“你以为,我是因为担心你被那群男人欺负,所以才一时失控强吻你的?”

        



        陆晚晚困惑的眨了眨眼:“难道不是吗?”

        



        厉景琛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能把他这样的天之骄子逼到叹气的人和事不多,陆晚晚绝对算一个。

        



        他垂下深邃的眼眸,凝望着她,道:“晚晚,你实话告诉我,今天早上,你是不是不开心?”

        



        “我不开心?”陆晚晚一愣。

        



        “嗯。”厉景琛飞快的皱了下眉头后,又松开,道:“同为孕妇,但你却不能像方彤那样化上精致的妆,穿上漂亮的婚纱,步入婚姻的殿堂,而是像现在这样,没名没姓的跟着我,所以你生我气了,对不对?”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失控的啊。”陆晚晚恍然大悟道。

        



        所以,他才会在看到她穿着孕妇装的那一刻,把自己昂贵的西装换成了白衬衫,这一路上还总是用小心翼翼的、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她。

        



        在明白过来后,陆晚晚扬起脸,道:“我承认,我是羡慕彤彤,能美美地步入婚姻的殿堂,但我并没有生你气的意思,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愿意,你随时都会娶我为妻的。”

        



        一顿过后,陆晚晚抬起自己的左手,指尖的钻戒在走廊的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她偏头笑道:“有这枚订婚戒指为我们作证,不是吗?”

        



        “晚晚!”厉景琛心下动容,忍不住想要上前拥住她。

        



        陆晚晚怀着身孕,一下子就被他抱个满怀。

        



        见他原本有些忧郁的眼神,化了开来,变得热烈起来,陆晚晚意识到什么的低喊了句:“不许再像刚才那么粗暴的亲我了!”

        



        厉景琛在看了眼她殷红的唇瓣后,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声,道:“我保证不会了,疼不疼?”

        



        陆晚晚哼了声:“疼呀。”

        



        这声娇气的回应,落在厉景琛耳边,跟有一只素手拂过他的耳畔一样,让他耳根子都软了。

        



        在用舌尖顶了顶有些发甜的牙根后,厉景琛低哑的看着她说:“别撒娇。”

        



        陆晚晚瞪了他一眼:“谁撒娇了,真的疼嘛。”

        



        这一眼,含羞带怯的,让厉景琛又想欺负她了!

        



        “那我再来一次,这一次,我绝对表现的比刚才要好。”

        



        音落,厉景琛低下头,就想去寻她的唇。

        



        陆晚晚急急地嘟囔了声:“都什么时候了,你不用下去帮叶斐……招待客人……吗?厉景琛!我跟你……说话呢!”

        



        后面的话,在厉景琛的厮磨下,变得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

        



        ……

        



        等到陆晚晚和厉景琛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时,陆晚晚已经被剥夺了自己随意走动的权力,被厉景琛用视线,用手严防死守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