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二进制亡者列车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收获-纳米阵列编辑器

第四百八十七章 收获-纳米阵列编辑器

        眼前的景象被灰潮吞没,化作一条又一条亮白色的网络线,收缩消失,变成完全炽白的空间。

        当图灵回过神来时,眼前已经回到了雨夜的街景。

        【当前已重置的记忆锚点编号为:1.】

        【你剩余的重置机会为:1.】

        “和死亡回忆一样,失败就会回到最初的原点,不过……”

        图灵抬起头,看向身旁的犹他博物馆:

        “骨蛮来到这里不是杀那个女人的?”

        阿古斯特·皮耶罗,这应该是“骨蛮”的真名。

        图灵的大脑高速复盘,最后定格到了同那个女人初次见面的情景。

        “骨蛮见到女人的时候,的确有惊讶的反应,但或许并不是我所推测的,为女人的老化惊讶……而是他认识这个女人,在惊讶女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真是这样,倒是我的看法有些先入为主了。”

        虫巢的成员遍布世界,骨蛮作为虫巢成员,记忆中去过什么地方都不算意外。但是在这段记忆锚点内的骨蛮,极有可能还未加入虫巢,所以骨蛮的惊讶并不是因为女人患上了报纸上的巴氏衰老症,而是因为这个他所认识的女人出现在这了他执行任务的地方。

        刚才无非就是两种情况,开枪或是挨打。

        看来骨蛮选择了挨打,由此可窥甚至不仅是认识这么简单,而是很熟的可信之人。

        “一次错误便立刻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这更加契合了我的猜想,直接影响到成败的并非过程中的做法,而是关键记忆的选择。”

        确认了这一点,图灵再度复刻了之前的操作——

        爬房顶,钻烟囱,干掉两个人,潜入办公室,看报纸。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这次图灵在干掉两个人的时候,选择了不同的手法,和第一次相比更加鲜亮的视觉代表图灵蒙到了更高的同步率。

        最终再度来到艺术品办公室,以惊讶面对再度出现的女人:

        “看到我,你似乎很惊讶?”

        看着女人抬起枪口对准自己,图灵心跳略微加速,忍住拽掉对方脑袋的冲动。伴随着一声枪响,子弹轻松射入了他的胸膛——

        毫无痛觉。

        砰砰砰,枪机连响,图灵的身躯不断后退,再后退,最终颓然倒下。

        但他的意识依然清晰,毫无痛觉的枪伤让他感觉像第一视角体验过场动画。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向前方,女人噙着眼泪,枪械掉在了地上,而一个带着高帽的男人走到了女人身旁,手中捏着一叠厚厚的档案。

        他的面容非常清晰,比女人还要清晰一些,这代表高帽男人在骨蛮的记忆中异常深刻,从此刻的情景来看,这个男人就是这一切的主使,而且很有可能是仇家。

        一个狗血的杀手故事已经在图灵的脑海中升起了。

        而男人带着得意而不失风度的微笑,从档案中捏出了一叠照片,扔到了他的身前:

        “法尔斯国防部秘书长,皇家科学院副院长,副十字军团首席科学顾问……阿古斯特·皮耶罗。你花了半辈子去杀人,杀了这么多血统尊贵的法尔斯人。最后为了你心爱的女人,最后还是要来面对我。但是你可曾想过,这个你所深爱的女人,依然要为她的国家来除掉你这个低贱的毒瘤。”

        男人夸夸其谈,最后在图灵的眼前蹲下:

        “哪怕你这最后一次行动,也是为了买到一场能够让她恢复青春的手术罢了……”

        看到这里,图灵心口一颤,整个视角焕发极高的饱和度色彩,同时一股强烈的愤怒从心底滋生,又滑溜溜地在他的神经末梢溜走——

        那是骨蛮的情绪。

        “说得够多了……汉娜。”

        男人捡起手枪,走到了一脸苍老不住落泪的女人身后,将枪柄塞入她的手中,并用双手帮助其指向地上的图灵:

        “现在,你只需要为你的国家扣动扳机,除掉这个毒瘤……你和你的孩子就都能够活下来,恢复青春。”

        女人挣扎了一番,但最终依然紧闭双眼,一声枪响,子弹穿透了图灵的头颅。

        而他眼前一黑,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几秒种后,他感觉有人抬着自己的身体,塞进了一堆杂物之中,随后一阵脚步声,汽车发动驶去的声音才渐渐传来。

        图灵睁开双眼,强烈的愤怒充斥在胸腔之中,不过似乎和他的脑子没什么关系,又滑溜溜地离开了。于是他环顾四周,并尝试站起身来,但下半身完全没有了知觉——

        那一枪没能杀死他,但穿透的子弹击穿了脊柱,这个时候的骨蛮虽然险死还生,但下半身瘫痪了,他的脊柱神经并未被植入体替代。

        就算如此,图灵检查了一番此刻的伤势,也离死不远了。

        但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站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一个穿着长风衣,带着长檐帽的男人,是二十多年前的风潮,但这头顶的时尚挡住了来者的整个面容。

        “奥古斯特·皮耶罗。一名偷渡者的孩子,肮脏的野狗生活让你从小痛恨法尔斯贵族阶级。一次机会,让你成为了声誉极佳的杀手,因为专门刺杀法尔斯贵族阶级,那些和你抱有同样想法的野狗们称呼你贵族屠杀者……”

        这个男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震荡感,图灵已经大致猜到,这就是虫巢的人。

        他以平淡的语气述说着奥古斯特·皮耶罗的生平,虽然是陈述,但其中隐藏着淡淡的夸赞之意。

        “凭你一个人,就能刺杀如此多的法尔斯要员,令人刮目相看……可是一次失手,让你和另一个野狗走到了一起。你们相爱,生子,但结局却令人唏嘘……他们染上瘟疫,可你却没有。”

        那股愤怒再度显现,图灵也大致得知了部分骨蛮的故事,以及虫巢此刻的目的——

        在这个时间,他们似乎在寻找拥有暗杀资质的人物,并将他们吸引进入组织。

        还是说……

        “更有趣的是,在她进入重症病房的那天,你发现,自述同为偷渡者的妻子,其实是拥有高贵法尔斯血统的女人,她是贵族的子嗣。你思索了很久,最后毅然决然为了救她,而做了这最后一单,只为那所谓的特效药。”

        愤怒更加强烈了,这个男人似乎在刻意引导着此刻的骨蛮,让他越来越愤怒,而最后,男人说了这样一句话:

        “偷渡者之子,阴沟里的野狗,只能在阴影之下杀人谋生的老鼠,为杀死尊贵之人而窃喜的可悲之人……换个角度来思考,如果你的血统尊贵,结局是否也会不一样呢?”

        他的手臂猛然解体,化作银光激荡的复杂机械体,一把拎起了骨蛮的上半身,贴近漆黑的阴影脸庞:

        “现在,又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摆在你的眼前……接受这份馈赠,你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存在之一,超越人类,超越生命,甚至超越时间。你将永生不死,并获得强大的力量。”

        “现在,告诉我你的回答。”

        同和骨蛮的接触来看,他应该也是较高级的虫巢干部了,他是这个时候,也就是二十多年前加入的……

        图灵思索一番后,也没忘记这时候要做出选择:

        “好,我加入。”

        世界再度大亮,无边的黑暗猛然袭来——

        【同步成功】

        ……

        ……

        【当前记忆锚点已完成同步,序列号:1、2.你的同步率为:89%】

        【剩余记忆锚点为:1.编号:3.】

        一片由光线网格构筑的空间中,图灵睁开了双眼。

        此刻的他使用的依然是骨蛮的身体,一幅画面在他的眼前出现,正是骨蛮的第一视角影像。随着影像的播放,骨蛮从房顶进入博物馆,索降,窃听信息,杀死守卫,看报纸,最终面对自己的妻子,随后被打倒。

        其中诸多的细节和图灵的做法不同,这就是同步率未能达到100%的原因,不过百分百的数值,可能原主本人都不一定能做到。

        “目前来看,就是一个有些老套的杀手故事,末尾由虫巢出现,并将其招揽……和我预想的一样,记忆锚点果然并非场景,而是‘重要选择’。”

        第一个重要选择是面对妻子的枪口,骨蛮的内心经过了巨大的挣扎。第二个重要选择则是加入虫巢。这是这段记忆中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时候,所以是‘记忆锚点’。

        记忆构筑一个人思想,人格,这就是‘锚定’骨蛮整个人生的巨大转折点。重整灵魂程序,应该就是锚定他一生中重大转折点,将‘代码’重新拼凑的意思?”

        图灵思索着,而这段记忆中也蕴含了很多信息。

        从当时的法尔斯身处的背景来看,正是法尔斯衰老瘟疫爆发的年代,并且从骨蛮的这段记忆来看,他似乎从小就在种族主义的思想环境中长大。

        而图灵的记忆中,涉及到歧视的种族主义思潮的确曾在法尔斯爆发过,尤其是部分贵族阶级更是血统论坚定不移的支持者。

        说起来,卡恩好像也是个贵族小姐来着。

        当然,这些对于图灵的目的来说并不重要,这段记忆也的确证明了,虫巢成员也是由普通人类变化而来,或者可以由普通人类改造而来的。但是法尔斯瘟疫的记忆背景让图灵有些在意,且让他有了些别的猜想。

        短暂总结一番后,图灵决定先一口气走过剩下的一处记忆锚点,拿到此行的收获再说。

        如果说这件事对骨蛮的印象如此深刻,以至于会成为‘锚定’灵魂的记忆,那么第三处锚点,也许就是他转化为纳米虫人的时刻?如果是那样,自己说不定能够从中获取到高价值信息……

        第二次记忆之旅开始,整个空间自然变化,构筑大量的灰模,最后化作一片空旷的的银色室内,而自己此刻的身躯也在一片白光中重新构筑而出,体感也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视觉。

        整个视觉上蒙着一层白色的平视显示器,各种未知的数值呈现在视觉中,全部是模糊的状态。且整个视觉宛如套上大量的蜂巢一般,呈现出大量的多边形小窗,视野开阔但有些不适。

        接着是穿着,头部依然带着帽子,不过是一顶银色的兜帽的,从视角只能看到帽檐,有一层高亮的银色反光。浑身上下也更换为了一种高反光银色材质,这是虫巢成员的标准穿着,急剧次世代感的太空银外套。

        至于面容……整个面部摸上去各种凹凸不平的材质,但错落有致,还未等大脑将触觉信号转化为视觉,一串集群的纳米虫已经飞散而出,在他的眼前构筑一面镜子。

        带有昆虫外形特征的纳米机械面甲,一只只机械复眼收缩弹起,放射出点点白光。此时的骨蛮,赫然已经是纳米虫人的外形了。

        这面镜子也并非真正的镜子,而是通过瞬间构筑的高密度屏幕加上摄像头。只是极高的密度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一面镜子。

        对此,图灵只有两个字:

        “厉害。“

        即便是现在的幻肢,也没办法在以自身为材料的情况下变成如此的高分子屏幕,那需要极高的材料密度和非常精密的处理。

        只不过要达成同样的效果倒是很轻松,机械虫安置子体,直接寄生到别人的脑袋里,凭借振幅传播体输送画面……怎么一对比就感觉有些高下立判的味道,自己的科技一下子就原始了那么一些……

        图灵忍不住有些嘴角抽搐。

        此刻的骨蛮深处满目银色的科技大厅中,中央是几处巨大的圆环,环环相含并缓缓沉压,升起。交错的机械传动之间,从中心升起一张纳米虫构筑的机械床,和他此刻的身形大小刚好合适。

        一张巨大的屏幕在他的对面由银色光点拼凑而出,并缓缓悬浮,一张带有蝗虫特征的机械面甲呈现在其上:

        “阿古斯特·皮耶罗。你还记得这个名字么?”

        是在问我?图灵眉头一皱。

        很明显,对方问出这样的问题,这说明骨蛮已经改名很久,并且加入虫巢也有很长的时间了。

        “当然,那是我的名字。”图灵自然回答。

        “十六年前,你完成了复仇,并正式成为了母皇身下的一名‘若虫’。还记得么?”

        “当然记得。”

        看来那就是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一幕之后发生的事情。

        亡命的杀手得到秘密组织的招揽,卷土重来完成复仇。但是成为纳米虫人似乎对骨蛮来说并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一幕……那张机械床,似乎是为他而准备的。

        要晋升了?

        “很好。那么……你是否还记得你当年的错漏?”

        在复仇中的错漏……那个女人?

        回想刚才的杀手爱情故事,图灵瞬间想到了那个染上衰老症的女人。不过他……这是在问我?

        “当然记得。”

        猛然间,图灵眼前一灰,四周的景物瞬间失去了大量色彩,眼前猛然一黑——

        同步失败。

        这是记忆锚点?一个问题?

        光线,色彩,当视觉再度回归,图灵再度面临纳米虫人的问题,他陷入了沉思,开始复盘骨蛮的性格和刚才回溯记忆中的细节。

        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很愤怒……但是他的妻子在流泪,也就是说,这是被逼无奈,幕后之人这是杀人诛心。

        他知道妻子也是被自己所痛恨的贵族后,他依然选择了拯救。所以,答案是他在复仇中放过了自己的妻子……

        图灵正要开口,猛地止住。

        不对。

        虫巢在他即将要晋升的时候问这个问题,这是在做什么?

        如果是正常人,面对一名晋升的下属,自然是考量忠诚。

        但是虫巢说出这句话,也是在考量忠诚么?

        浑身都变成纳米虫,这还有什么忠诚不忠诚的?所有纳米虫人合体来个万众归一他看都没问题。

        虫巢……一个秘密而强大的组织,暗中在世界进行着不为人知的行动,科技高度领先,这样的组织向晋升的下属询问他曾经做错了什么?也就是说,骨蛮的复仇中,有一项做法不符合虫巢的宗旨?

        由于图灵对虫巢的了解甚少,对骨蛮的了解除了刚才的记忆外,也不算多,他只能尽可能地揣测这个组织。如果是自己的下属做了什么奸淫掳掠违背自己行为准则的事情,他必定是要清算的。如果是小错误,那也是要问责的。

        总结,骨蛮的复仇有一项小错误,可能触犯了虫巢的宗旨。

        虫巢自视甚高,认为自我是一种全新的物种,超脱了生命,加上那个什么破蛹计划,颇有一种无限进化的味道。这样一个强大组织的领导者和宗旨必定也不是臭鱼烂虾。如果他们的宗旨是利用纳米虫科技不断进化,那么他们应该将自己摆在一个极高的位置,睥睨生命。

        但是骨蛮……他临死前的高呼,显得非常高傲。曾经他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他临死前还在歧视别人。一个自认为进化至上,不同于人类生命体的种群,也应该抱有更高的思想,与众不同的思想……

        图灵得到了答案,于是开口道:

        “我的复仇对象不应该是所有人,包括我的妻子和儿子。”

        眼前猛然增色,那满目的银光瞬间爆炸成五光十色的彩度——

        “很好,你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纳米虫人显得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生命,在于进化。”

        “我们虽然已经超脱于人类之上,但我们仍是生命,是比人类更高贵的生命,且拥有高级生命才应拥有的性情。”

        “世界将这种性情,定名为人性。更高贵的生命,也应当拥有人类最宝贵的东西。你依然对这世界的一切感觉到共鸣,就是因为人性。当你失去了它,你也就无法成长为更高级的生命。我们从未舍弃情感,正是因为我们明白,高级生命是拥有人性的。”

        “进化会将其升华,而不是将其抛弃。升华的人性,使你怜悯自己的妻儿,怜悯过去的仇敌。”

        按常理来说,完全替换成了纳米身躯,那么人体中所有激素,包括大脑都消失了,人类的情绪极有可能同步消失。

        但是虫巢成员给自己的感觉一直都是正常人的味道,除了一股自傲外,他并没有感觉到情感消失这样的情况。

        而眼前的纳米虫人,似乎已经告知了他原因。图灵不得不承认,这个组织的思想高度不低,同时又充满了一股矛盾。

        人性岂是这么好升华的?又要怎么去升华?

        他虽然从“与众不同的组织宗旨”这一点猜到了答案,但没想到会是这样。

        仇恨是情绪,也是人性的一种。迁怒到自己的妻子儿子身上,也是一种人性,不过并非光辉,而是丑恶。你们到底是要升华丑恶,还是光辉呢?

        恐怕眼前的纳米虫人自己都没想明白。至少目前为止,图灵所见过的纳米虫人,对他而言都是丑恶的。

        “现在,坐上去。”

        纳米虫人再度开口,图灵坐在了那张机械椅上,靠背升起,他缓缓靠了上去。

        “现在,你将和整个巢穴一同摸索真正的进化之路,一同走向生命的升华和进化,这也代表着,你即将成为一名真正的……”

        “奥尔芬虫人。”

        奥尔芬!?

        图灵猛然瞪大双眼,无数针刺插入身体,眼前的一切豁然破碎——

        【同步成功】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当图灵回过神来时,已然坐在了哐当行驶的亡者列车内,眼前一片蔓延的紫色灯光逐渐消退,但那句话依然在他的耳边不住回荡——

        奥尔芬虫人。

        主世界的泰克科技实质是科技猎人和大量企业之间流通的称呼,使用泰克粒子作为能源制造的一切机械造物和电子仪器,都被纳入泰克科技的范畴内。但图灵很清楚,这东西真正的学名其实是“奥尔芬粒子”。

        罪策局和各国背后的研究所全名是奥尔芬科技研究所。无论是什么泰克电浆,泰克侵蚀者,碳基破坏者,处刑人装甲,碳变者原理,甚至是邦加的粗制科技等等,其本质都是“奥尔芬粒子”。

        但是虫巢的如果也是奥尔芬……那它们的科技岂不是领先全世界么,这是否太荒谬了一些……

        但是换个角度来想……科研机构名称直接就叫奥尔芬科技研究所的各国,岂不是更恐怖?虫巢会不会就是从那里面跑出来的?

        仔细思索之下,图灵豁然发现,除了夜州九科外,他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接触过国家势力。

        而夜州九科是构装管理控制局,也并非国家正式军队的编制。

        而他的活跃地点也一直不过是在夜州罢了,现在还要加上一个邦加。

        对了,铁幕的手里还捏着位置的地外打击武器,如果说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只是以协议互相约束……

        “井底之蛙啊……”

        图灵心中顿时一阵肃然。

        “目前依然没有窥见这个世界的知识最高点,还好邦加战场没有国家势力的直接参与。”

        沉下心思,图灵该获取来自列车的奖励了。

        但是这时,列车突然停了下来,图灵扭头,发现自己正坐在骨蛮的二进制亡魂身旁。

        车门洞开,外面是一处无比漆黑的站台,但极小微光下的景象却让图灵汗毛直立——

        无数扭曲破碎的人形站立在外面,死一般的沉寂。

        图灵看到了扭曲乖张的木乃伊,看到了妖械,看到了半个身体的风间公司职员,场子内脏满地流溢的胖汗,拖着长发,无数电线刺穿身体的女人,看到了身着厚重外骨骼但失去头颅的骑士,缝满了机械臂的心脏,还有各种残破的尸体,拖着各种各样的伤势站立在这处漆黑的展台上,无穷无尽,看不到尽头地融入后面的漆黑中。

        当车门打开的瞬间,这些形状可怖的怪形瞬间弹起,发出大量刺耳的尖啸声朝着车门疯狂涌入,图灵几乎是瞬间展开幻肢,浑身鸡皮疙瘩直冒,直到他们被无形的气墙牢牢挡在门外,寸步不得进入。

        整个窗外和车外都挤满了密密麻麻的怪物,他们的外形令人头皮发麻,而从愈发黑深处钻出的东西也愈发不成人样。

        在图灵略微颤抖的目光中,骨蛮很快便下车,在拥挤的怪物中消失不见。亡者列车再度启动,图灵也看着那些东西逐渐被拉扯到后方,直到窗外化作一成不变的隧道景色。

        “那些……也是亡魂?”

        即便见过了这么多大场面,如此数量的未知“生物”朝着自己扑过来,依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恐惧。

        源自未知。

        【没错】

        一条横在图灵眼前的提示让他猛地一怔。

        列车……?

        【那些是被困在二十五小时车站的游离信息体,他们的记忆碎片逐渐融合在一起,最后悔变成融合后的可视化数据。】

        “那么骨蛮……阿古斯特·皮耶罗又是去了哪里?”

        【这辆列车只负责摆渡,他所前往的,是零号列车。】

        图灵猛然一惊——

        列车不止一辆?!

        【世界,是一张网络。八辆列车穿梭其中,但只有零号列车不同。】

        “有什么不同?”

        【我不能告诉你,除非你提高你的权限。】

        图灵终于反应过来一件事——

        他现在上的,不是最开始那辆车!

        也就是说……自己曾经那辆车是零号列车?那这个又是几号?

        但是此刻,他更关心的问题是另一件——

        “我是唯一的乘客么?”

        【如果你指的是,‘你这样的乘客’,而非游离信息体的话,不是。】

        【在两个世纪前,有一位乘客,但他死在了旅途中】

        【在一个世纪前,有一位乘客,但他也死在了旅途中】

        【你这样的乘客,具有唯一性。但游离信息体,有很多。】

        【这个回答,你还满意么?你是否感觉到了自己的唯一性?】

        图灵松了口气。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是大危机。

        一个拥有无数异界知识的老前辈,对他来说可是极为恐怖的一件事。

        但是这个列车ai……怎么感觉和我那辆的不一样?

        【你怀有求知欲,这是你能登上列车的其中一个理由,但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你渴求知识,但知识无穷无尽,你注定会死在这条道路上。】

        【但是你已经得到了一项极为重要的知识,和一项极为重要的物品。所以,你会走的很远。】

        【可你注定死亡,因为生命具有无限的可能,但绝对没有无限的寿命。】

        【或许有一天,你会找到那份知识的,但绝不是在未来。】

        【因为你的未来注定会死亡。】

        眼前浮现一串又一串的字符,图灵不禁抽了抽嘴角。

        “要我给你颁个茅盾文学奖么?”

        不过这次列车没空理会他了。

        【现在,迎接你的奖励——】

        科技树面板自行浮现,一项图标缓缓成型,并化作一片金黄——

        【纳米阵列编辑器-若虫】

        阵列编辑器……好东西。

        图灵眼前一亮。

        纳米虫的攻击和干扰等手段都来自他们的纳米阵列,这项技术明显属于虫巢的核心之一,只不过……

        似乎只有若虫级别。

        但是也足够了。

        彼时,列车终于停下。

        图灵深吸一口气,快步下车,眼前一阵恍惚——

        当他回过神来时,眼前已经回到了研究室中,四周破碎的空间高速重组,那辆列车穿过另一处墙洞后,轰鸣声渐渐消失,而空间也重组完毕,碎片填上了那处列车离开的洞口。

        图灵迅速连接上世界树,让其将墙壁分开,但只看到了墙后一脸懵逼转过头来的哈迈德。

        “果然,是空间性质。”

        图灵关上墙洞,摸出终端机看了眼时间。

        记忆回溯,按道理不会出现之前那种离开一次家里时间过去了一个月的情况,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于是他放下心来,看向自己手中的纳米虫小球。

        骨蛮的尸体逐渐化为碎屑飘散到空气中,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没什么意外的图灵拍了拍手掌,唤出科技树面板,看着上面金黄的【纳米阵列编辑器-若虫】,脸上露出微笑。

        “奥莉,把那几罐纳米虫拿进来。”

        “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