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 狗血

第一百八十章 狗血

        决定好转职当巫师,呸,是亡灵大法师的佐秋枫跟在妖若烟身后朝某个方向离开。

        根据妖若烟所表达的意思,距离西几里外有一处隐蔽的山洞,非常适合临时落脚和躲藏,足以让他们不受打扰的等待地穴鬼窟结束。

        鬼才知道他枫某人为啥跟山洞这么有缘。

        顺带一提。

        金刚妖僧的遗物,也就是爆出来的装备有用的被佐秋枫收走,比如灵石功法之类,就算没用还能拿来收藏,那些看上去就泛着不详有冤魂哀鸣的道具则当场丢掉掩埋。

        到最后也只有一本《亡灵师手札》看起来最值钱的样子。

        路上。

        一排排树木景色飞速倒退。

        前面身影有些虚化的少女爆发出与柔弱体型不符的速度,身后则是跟着一身着白衣的青年,一张碎了一半的翡翠玉色面色重新带在了脸上,跟随的步伐看上去不免吃力还在为了面子硬撑。

        “为什么多了一节指骨,那节指骨是谁的?”

        步伐跟着有些吃力的自然是佐秋枫了,好奇的问道。

        自‘怒其所向’的效果消失,他又回到了那个打不死的筑基期小修士。

        而跟金丹境的妖若烟赶路一个是靠两条腿跑,一个是靠法术加持飘着飞,自是有差距。

        拉胯如自己,真是给穿越大部队丢脸了啊!

        但不是没想过御剑飞行,踩上飞剑的瞬间,魔气泄露,他这个反派就跟主角开了嘲讽光环似的。

        不到片刻功夫。

        “魔尊东方朔在这,同道们随我一起斩妖除魔,逼问出宝藏的下落!”

        这是跳出来自诩正派的散修的台词。

        佐秋枫双目无神:“哪来的舞台剧班子,有钱一起赚!?”

        “觊觎公子,死!”

        妖若烟可不管舞台不舞台班子,眼底的寒芒一闪,纵身杀上去,一掌击毙了来人。

        本身就是金刚妖僧为了战斗而炼制的傀儡,战斗的意志和方式刻在了妖若烟的脑海里,只需要的是熟练运用,在她这个金丹后期的手里一般修士都坚持不了一回合。

        再有女人都是爱美的。

        妖若烟也不怕灵力耗尽会怎么样,相信公子也会保护她,只要有灵力就会幻化出原本的模样,美美哒。

        或许成妖早已不是人了,妖若烟对于杀人完全没有凡人时的恐惧,反而满脑子想的都是多杀一人,便能多吸收一份血气,就能多维持一会儿自己原本的容貌,公子也就多能见自己一分漂亮的模样。

        媚里面又多了几分妖野。

        佐秋枫看了都怕妖若烟发展下一个血腥伯爵夫人。

        即便如此他都没有制止的意思,残酷点来说,要是妖若烟还保持着生前的软弱脾性,她是绝对无法在修仙界生存下去,估计没两下就被人斩妖除魔。

        当然。

        一路上可不仅仅只有散修觊觎,不然佐秋枫也不会闲的继续把面具戴上。

        “魔尊东方朔大人,桀桀,如果吸收了魔尊大人的血气,我一定能变的更强,然后继承魔尊大人的遗产,登顶一个时代的巅峰!”

        这是冒出来拦路的邪修的台词,估计是魔气冲傻了脑子。

        不需要妖若烟出手,一想到日后自己这个反派头子手下都是这种无脑货色,佐秋枫就是一阵气闷来气。

        啪!

        佐秋枫一个响指下去。

        伴随邪修一声惨叫,束缚在邪修体内的青木枝丫不是勒爆了金丹,就是挤破了丹田,当场爆炸成了血雾,宛如盛开的烟花。

        “公子,这就是烟花吗?好漂亮!”

        以上是妖若烟两眼亮晶晶在凭生第一次见到烟花时的原话。

        “啊,嗯...算是吧!”

        佐秋枫含糊其辞。

        .........

        一路向西。

        能遇到的散修邪修一个个解决的差不多,不会有人暴露他们的行踪。

        到了后面距离地穴鬼窟中心地带较远的类边缘地带,妖若烟这才有时间解答佐秋枫好奇的问题。

        “公子是说这节被炼制成傀儡本命物的指骨吗?”

        妖若烟回头,眼眸弯弯,如血如月,模糊的容貌给人一丝遐想和勾人,捏出一节明显粗了一圈的指骨,边带路边亮给佐秋枫看,笑着说道。

        “其实没什么,这只是金刚妖僧炼制的另一具傀儡的本命物,但实力很弱,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不过与奴家一般保留了生前的灵智,经常被金刚妖僧用来套上人皮去诱骗修士,来谋取资源......”

        少女眨了眨眼,血色的眸光频频闪动。

        “...奴家也是在金刚妖僧给我灌输的记忆中得知,留着它也只是想未来会不会有用到的时候能帮到公子。”

        “钓鱼,手段还真是超前!”

        自动无视了妖若烟短短时间越来越大胆的勾人眼神,就差喊一句“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大威天龙”,当然没这么无聊,佐秋枫想起了画皮,但又不得不佩服金刚妖僧的确会玩。

        然后佐秋枫想到了之前跟陈独幽见到的无涯宗被剥了皮的女弟子的尸体,不知道这次谁成了金刚妖僧的目标。

        前世会中佛跳墙的人都不少,用美色来诱惑能扛得住的还真不多。

        就在这时。

        “公子有所不知!”

        好似猜到了佐秋枫在想什么,说到这妖若烟的即便模糊的面容上都有异样之色闪现,语气古怪的补充道。

        “即便换了一层皮,可换得了皮却换不了骨,这具本命指骨所操控的傀儡本体无疑是个...…”

        咬重了一下语气。

        “…男人!”

        “(⊙?⊙)”

        佐秋枫猝不及防,脚步一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草(一种植物)!”

        “噗嗤!”

        .........

        .........

        另一边。

        顺着佐秋枫跟妖若烟行进的方向,要靠前,朝西的方向则有一声嘹亮的兽吼咆哮。

        “吼---!”

        一头接近五米的凶兽呲牙咆哮,拿头撞断一颗拦路的树木,庞大的身躯横冲直撞,脖颈之上的鬃毛如根根倒刺,表的面目愈发狰狞。

        如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又如同一只被摸了屁股暴怒的老虎。

        虎目死死的盯着一只翡翠色的木头人紧追不放。

        而一只翡翠色的木头人上蹿下跳,怎么看都是一巴掌能拍死的小虫子却愣是演出了追逐战的感觉,弹出锋利指甲的虎爪拍落,紧贴着小木头人的头皮迟钝了一下,想要狠狠地拍下去,又急转直下拦腰拍断就近一棵古木。

        轰!

        三人合抱粗细的古木拦腰而断。

        “喂喂,动作太僵硬了,攻击要更快,更准,更狠,表情要更加狰狞,别表的跟一张僵尸脸似的,你要记得你是一只非常,非常,非常凶残的凶兽,而不是一只只会拨弄稻草的小猫咪,给我打起精神来呀!”

        躲闪腾挪的小木头人化身导演恨铁不成钢的指导道。

        “吼~~!”

        这是悲愤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