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天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入伙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入伙

        尘土散去,众人傻了眼。少年拍拍手走到站在长桌后目瞪口呆的相导师面前,将自己需要的照耳石和敷脸的药材报上,若无其事地等待导师的回话。

        众人看着一把成型的剑气在杨阳的胸口散去,鲜血从其手心滑下,滴在青石板上。

        此战的输赢,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只是路捡不说,也没人会去讲。

        杨阳迈着沉重的步伐,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死死攥着打磨板,一声不吭地离开库房。

        “相导师?照耳石和敷眼的草药,有吗?”方子轩对落败的丧家之犬没有兴趣,他敲响长桌上的铃铛,再次询问道。

        语调平和,丝毫不含傲气。

        “哎!这就吩咐人拿来!”

        看守库房的相导师立马缓过神,吩咐弟子去拿物件草药。

        方子轩接过物件草药,转身告辞。

        他与水游二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本就对方子轩在尘土飞扬之间打败杨阳而情绪无比激动的水游迫不及待地拉扯少年的衣裳,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只是化境巅峰便能轻轻一招打败北域太子这个妖孽级别的怪物,真厉害。”

        方子轩微微一笑。若不是在这武贤学院他不能暴露自己真实的实力,一个入神中期的家伙何需在尘土飞扬,众人视线不清的情况下使用天地剑意,怕是单单一记惊鸿便能将其毁灭。

        水游一路追问,得到的都是少年回以的礼貌微笑,等到二人来到方子轩在学院的住处,才稍稍歇了一会。

        他扫视了一番高手住的地方,感觉不比自己的住所好哪里去,自觉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坐下来长舒一口气,问道:“话说路兄在首先凝气成剑的法门能教我不,这样若是我遇到敌手,武器被打落,也能用这招重新获得武器自保。”

        “剑客的剑都被打落了,就是败了。若是生死之战,就是死了。”方子轩翻开另一个杯子递到水游面前,提醒他用的那个杯子是自己昨天用的旧的,喝水还是新杯子干净些。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水游接过新杯子,不由地佩服起方子轩。他一直同金碗和彭山二人在这学院内外凭借着化境初期的实力和稀泥,即便金碗家富可敌国,也因为没有入神境界的高手,从而并不能在秉承自由江湖世界的武贤学院得到什么崇高地位。

        “路兄可否加入我们三人?”水游起身抱拳。“如今路兄也是在金碗家的帮助下入的学院,若是你加入我们三人,在这学院之中就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欺负你们……”方子轩不解。

        这是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时代,金家富可敌国,怎么会有人还敢欺负金碗及其他身边的人。

        水游看出了方子轩的疑惑,急忙解释道:“北域重农抑商,金家是靠商业发家,虽说是名声赫赫,可从商家族不可为官也是北域律法的明文规定,不能做官就只能在江湖之中寻求地位。而彭山和我虽说是化境,但是哪怕是化境巅峰在入神境界高手的眼中也只是蝼蚁。”

        说到这,水游叹了口气。

        武学造诣化境虽说与入神一下一上中间毫无阻隔,但也确实如此。入神境与化境可以比做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则只能在地上蹦跶。

        “就如路兄所见,不少秋水巅峰大圆满在武贤学院求得真理突破到化境初期之后,也可能几十年不再有进展,所以放眼天下化境初期或者是中期的高手在这武贤学院压根算不得什么。”

        方子轩听完水游的一番话,诚然笑道:“水游兄说这么多就是想让我加入你们,保护你们?”

        水游连连答应:“是啊,是啊!”

        话音刚落,房门被推开。

        金碗和彭山二人啪叽摔在门槛上,起身挠挠头、拍拍额头,若无其事地站成一排。

        少年一眼洞穿三人的想法,无非是再绑上一层身份,让自己在成为入神境界的高手之前还能再学院里保护他们。

        能想到这一层的三个人显然也不是那么愚昧,也知晓什么叫审时度势。

        “其实水游兄不说,路捡与三位也算是有过生死之交的兄弟不是?”方子轩故意提起那晚在野外独战狼群之事。

        三人这才恍然大悟。

        ……

        此时,学院靠北的书阁之中,书页翻动的杂碎声音一阵接着一阵。ABC小说网的老头听到奇怪的动静,心想今天为止只有一个人进了藏书阁,至于有没有离开,他刚刚在打瞌睡没注意到。

        循着声音慢慢走去,两座高耸的书架间,穿着朴素的年轻人跪在地上,一直手臂垂在身侧,干涸的血迹凝结在手心手背,他俯着身子翻看着武技功法,每一页都翻得快速,不知道看进去没有。

        “是谁在那儿呀?”老头问道。

        “是我,杨……”

        老头连连点头,转身离开。

        杨姓是北域国姓,整个南城学院只有一个人姓杨,那就是北域王的世子杨阳。

        管理藏书阁的老头自然明白杨阳的地位,转身只是因为他看到了这样一位桀骜不驯的少年狼狈的一面,而只有背着身假装并没有看到并大声问出谁在那里的话才能将其疑虑打消,抱住自身性命。

        “老先生。”

        老头没走几步,杨阳已从书架前走出来站在拐角的过道上,盯着老头步履蹒跚的背影试探性地叫住。

        “啊,杨世子有什么事吗?”老头慢悠悠地转过身,龇牙咧嘴地问道。

        看见老头心平气和的样子,杨阳摇摇头说道:“没事,老先生忙去吧。”

        “好,世子有事喊老头子,老头子就在门口那坐着。”

        “嗯。”杨阳点头示意。

        老头依旧不急不慢地转过身,迈出一步。可他的小腿忽然发软,一下子没站稳跌倒在地。

        “老了,这老骨头!”老头谩骂一声,扶着地大口大口喘气。

        若是现在被杨阳发现自己的异样并产生怀疑,他必性命不保。

        “先生注意些。”

        老头身后,杨阳道声注意又拐进了书架之间,看样子并没有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