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师弟却是精明

第一百一十九章:师弟却是精明

        没了乌云仙这个主阵之人,五雷轰顶大阵虽还在自主运行为万仙阵出力,可对于太虚来说已是毫不设防,任其取拿。

        但思及这五雷轰顶大阵,阵基阵旗具是通天之物,若是私自拿了,恐惹通天不喜的后果。

        思量再三,太虚还是没敢伸手,只是以法力激活上清符印,借由符印,引动万仙阵大挪移阵的能力,助他来到下一处该往之地。

        熟悉的空间波动,陌生的地域环境,太虚神念流转之间,只见四周一片净土。

        山势起伏,一座座山体连结在一起,群山万壑尽是险峻之地。山上诸多古树参天,不见其冠。云蒸霞蔚,种种灵秀隐于山川古树之间。

        往群山之主,此间最高峰望去,只见在哪山顶之上,立有十方旗门,透过旗门,有各种奇光掩映。

        法目如炬,太虚仔细瞧去,只见那旗门之内,诸多奇光之源头,竟是一辆七香宝车。

        在那宝车之上,有一宫装道姑,似是感应到太虚在远处窥探,正兀自黛眉微颦,双眼凝视而来。

        “苦也!想不到,第二个竟是这截教女仙之首——金灵圣母,其于截教之内位比多宝,若是不顾上清符印,执意与我为难一二,岂不不妙?”

        待太虚看清旗门之内虚实之时,那金灵圣母已是转头凝望而来。

        看其黛眉微颦,显然已是发现他之身影。

        心中叫苦一声,知晓被此间主人发现,定不能逃脱的太虚,只能打一稽首,向正准备发动大阵的金灵圣母,表示自己并无斗法闯阵之意。

        “金灵师姐,且慢些!师弟有话要说!”

        “你有何言,且快些道来。”金灵圣母皱眉道。

        对于太虚,金灵圣母自无半点好感。

        赵公明与吕岳,一个鬼帅一个瘟君,虽德行有亏,有失圣人门徒之身份,可其到底也是截教门人,便是有罪,也该由他们截教自家人定论,而不是太虚横叉一脚,私自取其性命。

        再加上,前有狂言碧游宫,后有以力擒拿乌云仙,现其原型而不放,故意羞辱截教在后。

        身为截教女仙之首,金灵圣母属实对太虚看之不顺眼已久。

        有心不让其言说,直接擒拿太虚羞辱一番以解郁气,可思及太虚身后的老君,金灵圣母只能强忍不甘,驭使七香车来到太虚身前,不悦道:“若是说不出一二三来,便莫要怨本圣母下手无轻重,伤了你这嫩皮!”

        “金灵师姐言重了,师弟向来将‘信’字放于心尖,若无要事,怎敢虚言以骗师姐!”

        修道日久,太虚容颜早已不属于众人之相。

        长久的先天灵气滋养,太虚之道浸润,如今的太虚,唇红齿白,俊朗非凡,城北徐公见之移家,潘安见之剃度出家。

        身处人群,一如鹤立,三千青丝以鱼尾相束,宽袍大袖,亦是遮挡不住如雪肌肤。

        这天长日久之间,好不容易脱胎换骨,得了一身俊颜嫩肤,若是真要让这金灵圣母打坏,太虚心中可是大为不愿。

        “金灵师姐,师弟来此,皆因得三师叔通天教主圣令,选招截教精英弟子,于日后重建截教。”见金灵圣母脸有犹疑,似是不信,太虚转而拿出上清符印,以法力激活展现于金灵圣母面前,道:“上清符印在此,如通天圣人亲临!”

        “弟子金灵,拜见吾师!”

        “师姐且慢,莫要折我福缘啊!”

        上清符印初一现身,太虚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便见原本还犹疑不定的金灵圣母,已是欲要一拜参下。

        见此,太虚哪敢替通天承受这一拜,直接扭转身形,险而又险的强行避了过去。

        圣人代天教化众生,功德无量,以假代真,替其受人一拜,凡人立死,仙人也会顷刻之间福缘折损。

        这等一拜,太虚那里承受的起。

        “却是师姐孟浪了,只因由师姐许久不见师尊真颜,久念成执。今日一见上清符印,好似师尊便在眼前,便是情不自禁参拜,倒是忘了师弟,险些害了师弟福缘。还望师弟怜师姐思师心切,原谅师姐之过错!”

        金灵圣母好似刚刚反应过来,原本犹疑不定的脸上,已是一片煞白,眼眶红润,似确实有久思恩师而不见的思师泪,要流将而出。

        “金灵师姐尊师、思师之情,太虚感同身受,快快莫要如此,伤了身子,岂不日后亲者痛而仇者快吗!”双手用力紧捏金灵圣母玉臂,强行扶起欲要再拜的金灵圣母,太虚咬牙切齿的劝说道。

        金灵圣母虽看的可怜,一副梨花带雨之相,惹人怜爱。可身为当事人之一,太虚如何不清楚其一直是徒有娇柔表象,内里全是‘险恶用心’!

        第一次若说是思师成执,情不自禁,他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可这一切都说清了,你还想再拜,折我福缘,那便过分了!

        我虽打不过你,可有着上清符印在身,你只要心中还有通天这位师父,难不成还真敢对我不利呼!

        “嗡~!”

        “噼里啪啦!”

        太虚一双铁手,牢牢抓着暗中运力,欲要挣脱的金灵圣母玉臂,两人较劲之间,四周灵气皆稳稳作响,承受不住两人伟力,噼里啪啦之间,化为一片虚无。

        “师弟,你莫不是对师姐有意?怎得抓的如此用力!难不成,你想凭着上清符印,借助师父与你的权柄,欲要强行,强行……”

        上清符印在太虚身上,除了代表通天信任太虚之外,并不能消解金灵圣母心中,对太虚的偏见。

        本想借助上清符印,折损其一点福缘,给其个教训,让其知晓截教不可欺的金灵圣母,如今见计谋不成,反而被太虚强行困于股掌之间,一时半刻无以挣脱。

        心中羞恼之间,不禁又心生一计。

        明着哭啼之间,暗指太虚欲要对她行不轨之事,暗地里,则以四象阵阵主之身,抽调灵气组成万千留影小阵,将两人之间一举一动,皆留影已存,作为日后‘证据’之用。

        “金灵师姐却是误会太虚了,太虚早已娶亲,家有妻室,适才只是见金灵师姐因思师心切,站之不稳方才冒犯,若有不对之处,太虚给师姐赔礼了!”

        太虚之道最本源之处,便是一道太虚之气。论及对灵气的感应,太虚可以当之无愧的说,同级之内,他能位列前三。

        金灵圣母暗中布置留影阵虽隐秘,可当灵气一动一静之间,太虚已是有了警觉。

        当下松开双手,深深一礼歉意言说道。

        “师弟却是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