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三清圣音震九州 莲台太虚悟道真(求首订!!!)

第一百一十一章:三清圣音震九州 莲台太虚悟道真(求首订!!!)

        自踏临太乙金仙巅峰,规则参悟九成之后,太虚便发现,其身上诸多先天灵宝之中的各种所载规则,已经是对他无用了。

        破法、火、净世、坚固、五行等诸多规则,其中能对他本身太虚之道进行补益的精华,已是尽数被他吸收。

        且到了规则九成,这一分割太乙、大罗两大境界的门槛,光靠对照太虚幻境世界天道本源乃至其他先天灵宝内含规则,已是尽数无用。

        更不用说,太虚幻境受其节制,其内的太虚之道,与他相比,也不过伯仲之间,虽仗着世界之特殊,不用凝练节点,规则九成一如十成一般,但若论其参考价值,早已可忽略不计。

        到了这一步,所需的,已经不是如大罗之前,靠囫囵吞枣、一步一步的积累,便能将规则参悟至九成了。

        踏入大罗之境,亦即规则参悟突破九成,所需的,是靠那一点灵光,将之前积累之规则,尽数融汇贯通。

        将之前片面、不成体系的所参悟的规则,一点一点,凝成规则节点相互勾连,以为日后凝练法则之种,做下前置准备。

        规则九成至十成,每凝练十分之一,便代表着参悟了一分规则,当将片面、不成体系的规则尽数以节点相连,那便代表着,境界以至大罗金仙初期巅峰。

        往前,虽不认为自己会像广成子、赤精子等人一般,蹉跎于太乙金仙巅峰之境千万年而无寸进。

        但太虚也不认为,他有那等天大福缘,短短千年之内,便能从一届凡胎,有着一跃登天,成为大罗仙神,初步成为洪荒棋手的一天。

        可如今,当通天讲道开始,他那位居于太虚珠内的真灵,便无端开始喜极而泣,太虚珠内的太虚幻境世界,也是一时间紫气纵横,五灵欢欣而咆哮,庆贺他这界主之意明显。

        这明显的天大福缘来临之兆,还在这三清讲道的时候,太虚那还不明白,他突破的时机,怕是就应在这九州莲台之处了。

        当下,太虚强行压下心中一时翻腾而起的各种杂念,虚极静笃,静守己心,一时之间,面带浅笑,静坐而聆听三清圣音讲述天地至理。

        通天讲五脏五气衍生诸天三千规则妙法,元始讲洪荒起源诸天三千妙法之演化,老君讲两仪生四象,四象分八卦,八卦演化之三千规则至强之道。

        一时间,静坐聆听三清圣音的太虚,只觉神念恍惚间,游遍诸天,见证洪荒诸天万界演化之象。往常太虚规则纳三千之道,有诸多不解之处,瞬间灵光一闪,有如天助一般,明了解析之法。

        当时间推移,老君讲道即将完结之时,只见太虚慕然睁开双眼,其内混沌一片,隐有太虚之气浮现。顶上三尺之地庆云升起,其上赤色太清仙光环绕,更有三千规则星辰围绕混沌太虚宝珠将其化作一片星空。脑后虚实二相相交化作灵光,太虚幻境现于其间,天地五灵在其中奔走无声咆哮,冥冥之间,形成一种奇异的共鸣在太虚身后震颤。

        同一时间,在那奇异共鸣震颤之时,太虚那突兀睁开的双眼,内里独属于太虚之气的混沌更加深邃,庆云之上的三千零一颗星辰运转更加快速。其本人,亦是在这一刻,陷入了亿万仙家渴慕而不可求的顿悟之中!

        “这小子,福缘却是深厚,大兄却是收了个好弟子,千年便是大罗金仙,可谓是前无古人啊!”见太虚身浮异象,进入顿悟之中,通天有些诧异的与老君、元始相视一眼,传音夸赞道。

        “此子天资深厚,论起跟脚绝不下于我等三清,大兄门下有此子,日后何愁不兴!”元始亦是有些惊叹。

        历次三人聚而讲道,所涉及之道,涵盖三教包括记名弟子任何一人,所讲所受,可谓已是达到三千大道的九成九。这一次因有太虚这一特例,三人按前例一番思考,索性三千大道皆讲,既是照顾太虚,也是公平所致。

        其中隐情,却是不像第一次经此盛会的太虚所想,是三清特意照顾其,才三千大道皆讲的。

        论及前后数十次三清聚而讲道,能借此突破的,不知凡己,可真正能一如太虚,短短千年便能跨越太乙、大罗之界限的,独此一人。

        思及于此,元始、通天二人惊诧之下,齐齐向老君恭贺道。

        “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道途中先行者甚多,此子虽有些天资,可日后能否更进一步,却是未知。二弟、三弟却是不用如此夸赞,以免让此子听到,起了骄纵之心。”

        千年大罗,洪荒之中可谓是独一份的存在,日后宣扬出去,谁人不夸他太清道德天尊一句名师出高徒,不愧是诸圣大师兄,紫霄宫首席大弟子。

        只不过,想想元始门下十二大罗金仙皆是九转金丹造就,通天门下大罗金仙皆是妖庭、散修转投,论及从无到有,从凡胎一路修行到大罗仙之极境,却是一个皆无。

        三教之中,除了他门下玄都、太虚,是从一届凡胎修炼至此大罗极境外,还有何人?

        大哥还是大哥,弟弟还是弟弟,暗地里事事争第一的老君,心中虽美,可面上却是不漏分毫,谦虚之心,溢于言表。

        “此子早年遭厄,能有今天,孰为不易,却是还需一番护佑,以免出了意外。”

        轻抚三尺白须,以遮满意之情,老君神念转动之间,只见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悬于太虚头顶,垂落道道玄黄功德之气,将太虚护佑其间。既是隔绝外界干扰,也是唯恐域外天魔不要性命,以命冲击,断他弟子好大福缘。

        这且不算,光是一个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老君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他这个弟子,天资跟脚虽厚,可千年大罗,底蕴积累到底还是浅薄了些,为保太虚顿悟更深,收获更大。

        老君思量一番,取出风火蒲团,这一他坐禅之宝,无声无息间取代太虚坐下原本造化之气所凝蒲团,助其顿悟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