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赤阳

第一百零五章:赤阳

        见太虚如此,心知自己单只全力催动阴阳镜,不过尽作无用功的赤精子。

        手中阴阳镜玄光不停,暗中左手五指微屈,赤阳规则之力于指尖缭绕,只见那赤阳规则之力,绿中带黑,相杂之间尽显赤色,一时之间,掌心五指天柱之内,自成空间,风云汇聚。

        默感其威,心中满意之下,赤精子左手赤阳规则之力激荡,尽数将其注入阴阳镜,

        想哪赤阳规则,本就是生命规则到达极致,从而一点死气衍生的至强之道,与阴阳镜这件灵宝相性相合,可谓是天造一对。如今以赤阳规则之力驱使,阴阳镜所发出的威力,何止倍数增长。

        当下,只见阴阳镜霎时赤雾弥漫镜面,一条九首赤色应龙,破镜面,张翅一纵直冲太虚而去。而赤精子,在赤龙飞出之后,也不怠慢,以法力催动阴阳镜直入九首赤色应龙之身,化作赤龙枢纽本源加强其威力。

        果不其然,阴阳镜入身之后,赤色应龙立时九颗龙头仰天咆哮,一股蛮荒、古老,蕴含生死之玄妙的气息弥散周遭,张翅飞驰之间,九股生死玄光柱直喷太虚。

        而赤精子,纵横洪荒至今,又岂是愚钝之人,心中对太虚忌惮之下,唯恐九首应龙不能建功,抽出腰间水火锋,紧随赤龙身后,便心急而上,欲要斩太虚于前,迫其认输。

        “无量天尊!赤精子师兄这赤阳规则,生极死来,死亦生往之道,当真是秒啊!可贫道,也早非当年泾河水底一小仙啊!”九首赤色应龙,双翅张开足以遮天,九颗龙头咆哮之间,道道比之之前阴阳镜所发玄光都要粗百倍的生死玄光柱迎面射来。

        面对着这足以使一般大罗中期修士重伤的九根生死玄光柱,太虚轻笑一声,不见丝毫慌张。

        虽说太乙与大罗之间,差距极大,可如今囫囵吞枣,自身规则之力堪堪只达十成的赤精子,又哪来的自信,能力压他这规则业已达九成的太乙金仙巅峰修士!

        赤精子老练,知他单只一个葫芦同时收不了九道生死玄光柱,更且不用说紧跟其后的九首应龙与亲自执剑而上的赤精子。

        但谁曾说过,他就只有这一件灵宝呢?

        他可是人族皇子,太清嫡传,世间先天灵宝纵是有数,可难不成能缺了他的?

        九首应龙再强,可到底未脱术法神通之流,而对术法一道,他虽不精,可自有克制之法。

        须知,他那开府贺礼老君所赠昆吾剑,便是先天为破法而生!

        双手相交而过,道道赤色太清仙光闪耀之间,昆吾剑已被太虚执于右手。法力涌动之间,电蛇游走,银光炫目,长剑一挥,便有一道破灭一切,扫尽万法的银白剑光自昆吾剑激荡而出,直切九首应龙。

        “赤精子师叔却是要吃亏了。”驾云虚立玉鼎身旁,眼见银白剑光所到之处,九首应龙一分为二,杨戬不禁担忧问询其师道。

        “莫要着急,昆吾剑虽破万法,可赤精子师兄九首应龙之术,可不是那般好灭的。”颇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昆吾剑,玉鼎心中不禁有些酸涩。

        他平生所好甚少,独对剑道情有独钟,如今眼见神剑在前,心中虽无贪婪之心,但心慕神剑之情又怎少的了。

        “你且安心看着,你赤精子师叔独创的赤阳之道,可不是那般好破的。”

        昆吾剑虽一直被老君收藏于库,但其名早在三族争雄,道魔争霸之时便传遍洪荒。其破法之威名,那是拿万千生灵血祭而出的,凭着对自家师兄的了解,玉鼎深知,这九首应龙,可没那般容易被破。

        果不其然,当太虚一剑劈出,准备再斩赤精子之时,那一分两半,本应随风化去的九首应龙,只是晃了一晃,便随着周遭灵气的补充,重新化作一体,再次冲了上来。

        “师弟,师兄这九首应龙以赤阳规则为本,阴阳镜为源,生生死死,永不覆灭,听师兄一句劝,认输吧。”赤精子头发花白,活像一个五六十的老头,如今须发被烈风吹的纷飞,道袍之下精干身材凸显,倒是自有一番悍气!

        八卦紫绶仙衣升起霞光道道护住周身,一手水火锋剑剑直刺太虚要害,一手掌心玉虚雷打向处处太虚躲避之处,一刺一圈之间,打定主意不让太虚避之而去。

        他可是知道太虚有件遁逃至宝,若是让其抓着机会,一直拖延下去,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圣驾临凡之际,可没多少时间让他们拖延浪费,若是太虚一直躲而不斗,那最后两人平局双双退场的可能性不要太大。

        这对于一心功尽前三,达成阐教多年夙愿得赤精子来说,是绝然不容许的。

        赤精子近身搏斗之技,论比起来不过与太虚伯仲之间,如今全力缠斗之下,确实是让太虚一时难以避走。

        且余光所见,九首应龙已是快到身前,若论险情,太虚此时已是踩在了悬崖边上。

        但纵使如此,在赤精子预料中,本该心慌认输的太虚,反而不见丝毫慌乱,轻笑一声道:“师兄,九首应龙虽不亦杀,可师兄你却易打啊!”

        言罢,也不待赤精子闻言变色,便是现出顶上庆云,从中飞出一大印,直往赤精子砸去。

        初时只约巴掌大,当飞跃至赤精子头顶时,其大小已于小山等同。其上净世神光璀璨,功德金光成环,有先天神文隐现,大印一出,自有一股威严肃穆、镇压一切的意境笼罩赤精子周身,让其行动迟缓受阻。

        “无量天尊,师兄,你还是认输吧。否则大印一下,怕有上天为神之福临身啊!”早前赤精子紧跟九首应龙飞驰而来时,太虚便心中有了主意,在他底牌不易动的情况下,一身灵宝能出动的最高也只不过单数太虚印。

        而太虚印若要一击建功,近身抽冷子,当属上策。

        是以九首应龙临身之际,他才方未动用先天五行遁符化烟岚而去,否则,哪有如今这般容易,方知交战不过一刻钟,便有胜机临身在前。

        “师弟,福当共享,上天为神之福,师兄一人受之有愧啊!”太虚印束缚之困,赤精子只一晃身形,自有八卦紫绶仙衣霞光流转化去其力。心中不信太虚敢将自己一并砸在印下的赤精子,那肯认输,丢了颜面。

        “师兄啊,师弟良言你不听,便别怪师弟了。”太虚印一出,胜负于太虚来说便以明了,如今心神放松之下,在无压力在身,当下祭起水火葫芦,放出两只太乙金仙巅峰的水、火麒麟,纠缠住赤精子,不让其逃脱。

        而他则后跃出太虚印砸盖范围,一手紫金葫芦放出六丁神火,一手昆吾剑,阻拦九首应龙前去搭救赤精子。

        “师弟,师兄认输了!”水火麒麟手段单一,虽为太乙金仙巅峰,可面对赤精子这等大罗修士,如何能如太虚一般久扛。

        但纠缠片刻,等太虚印砸下的时间还是可以拖出来的。

        在眼看脱身无望,九首应龙不能救援的情况下,纵使心中再是不甘,可为了不落得个在太虚印下毁了肉身,上天为神的下场,赤精子也只能强忍心中悲意,低头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