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得偿所愿 大比再续

第一百零四章:得偿所愿 大比再续

        “多谢太虚师弟(师兄)……”从初时的生疏,到最后的熟练,以太虚大道虚实之妙围困捕获力之规则气机,于太虚来说越发得心应手。

        随着一颗颗太上还灵丹的送出,太虚一边面对群仙的感谢,心中欣慰,一边暗中一直观察着,被他藏于太虚幻境之中的黄金神斧,不断随着时间推移,变的越发凝实。

        从一开始只有一道气机,虚幻无比,到如今,神斧一如实体,万道气机凝练,神光自生,金光灿灿照耀一方。

        虽离完美无缺还有一丝差距,犹如画龙未曾点睛一般,少了一分灵动,其内皆为杂断无章的片段,离真正能参悟的,蕴含一分规则的烙印,尚且还差一丝。

        可只这般,于太虚来说便已是足够了。

        作为洪荒开辟之道,其对世界的破坏性,天然便比其他三千大道高出万倍不止。

        便是一个只领悟十成规则,尚未将其升华为法则的大罗金仙,以力之规则所造成的破坏性,也堪比参悟其他大道,凝练法则的准圣巅峰修士。

        是以,在世界本能,天道监管之下,不管何人都无法参悟力之规则。

        便是参悟了,也会受到天地厌弃,会被天道以功德悬赏洪荒,到了那时,便是圣人亦难救。

        太虚尚且不无敌于天下,且自身太虚之道亦不逊于力之大道,自然不会踩坑赴死。

        于他来说,收集力之大道气机,目的不过只为完善太虚之道,以及图谋其中的世界对敌之术罢了。

        而这些,单只这道气机圆满,烙印未到的黄金神斧,便足以满足他了。

        这也是他为何留着身上便有两道源自于番天印力之烙印的广成子与多宝道人不动手,而劳心劳力一番收集的原因。

        一来取之无用,二来,力之烙印,其内必然有一分以上,一成未满的力之规则在其中。以力之大道在此界的特殊,他可不想轻易触碰,以免出了岔子,落得多宝、广成子两人那般凄惨下场。

        “都办完了吗?”初一落地,玄都便轻声问询道。

        “都办完了,师兄,广成子与多宝两位师兄,自此之后,怕都是得转世重修了吧?”广成子身上三种规则交织一片依旧,日后转世重修已是必然,可之前多宝有心压制,如今疗伤之时无所压制,而显露无余,足有九分的力之规则缠身,却是让太虚有些心惊。

        力之规则于洪荒众生来说有如毒药,纵使以圣人之能,也只能压制,无以去除,除了转世重修,让自身一干二净之外,在无其他活路。

        可以说,广成子以自身吞服九转金丹,道途已断,必然转世之躯,一举将多宝硬是给拖下了水。

        只能说,广成子这位被多宝评价为胆小、怕事的玉清首徒,今日算是给他明明白白的上了一课。

        “你这话,可千万别当着他二人的面说。”两人说话皆为传音,可未免出事,玄都依旧带有告诫的语气笑言道。

        “师弟醒的,插刀这种事,师弟可从未干过。”对于玄都的告诫,太虚心中暗暗记下,虽自身不是得意忘形之人,可别人对自己的好,也得将其放在心上不是?

        不过~

        太虚打量了一番多宝,暗暗摇了摇头。

        多宝如今落得转世重修的下场,于太虚来看,真可谓时也命也,若说是天数使然,命中注定,他也不稀奇。

        今日受力之规则缠身之苦,他日化胡为佛,转生释伽摩尼,于蓝毗尼顿悟己道,上指天下指地,豪言天上地下唯吾独尊,成为一方大教之主,岂不快哉?

        作为日后西方大兴之主角,其不脱去一身于东方修来的道果,重新于西方复起,又如何能完完全全说是西方大兴之子?

        一切的一切,皆不过是天数使然罢了!

        ……

        事发突然,纵使有玄都、太虚这两个太清嫡传无偿提供丹药疗伤,可这一场当初计划短短一天之内便彻底完结的三教大比,还是往后足足拖了八天,直到第九天天明之时,方才再次开比。

        只是,当大比再次开幕之时,广成子与多宝二人,却是去寻老君三人,压制一身混乱规则去了。

        但少了两人,于大比并无阻碍,该怎样,还是怎样。

        龟灵圣母,作为当初被削去四肢本应死去的太古凶兽,因对天地有功,故而在补天功德灌注之下,真灵不在蒙昧,生了灵智,被通天收为了亲传弟子,随侍身前。

        虽因往日杀孽过多,补天功德在去除真灵蒙昧,弥补杀孽之后,便无一留存。

        可作为从太古活至如今的龟灵圣母,一身修为底蕴依旧不是玉鼎真人可以阻挡的。不说两人之间修为境界的差距,便只说玉鼎,身上无一先天灵宝傍身,在面对龟灵圣母上品先天灵宝日月珠轮番劈面打来之际,只硬抗了短短几十回合,便灰头土脸的败下了阵来。

        “赤精子师兄,承让了。”

        龟灵圣母、玉鼎之后,作为初赛最后一对,早已等之不及的太虚,立时遁光闪烁之间,来了莲台之上。

        “太虚师弟,阐教如今知剩我一人,师兄我却是不会留手了。”一番打斗之后,玉清一脉已是只剩自己,作为第一次离前三如此之近的赤精子来说,能不能洗涮千万年来的耻辱,便看如今了。

        是以,一番相互见礼之后,虽有些对十人中唯一的一个太乙金仙,且两人私交还算不错的太虚全力出手有些羞愧。可为了千万年来最好的一个功尽前三的机会,告罪一声,赤精子依然是绝然出手。

        “太虚师弟,小心了!”一声大喝,赤精子出手即为杀招,玉清仙光闪动之间全力催发手中阴阳镜,道道生死玄光射出,直往太虚攻去。

        阴阳镜内涵生死本源,所照之人或形神俱灭,或死而复生,其中玄妙,太虚早有耳闻。

        “阴阳镜厉害,却是不能不防,只是不漏底牌之下,只能以宝取胜了。”见生死玄光道道射来,太虚神思如电,瞬间打定了主意。

        当下,手往足下一点,九品净世白莲自脚下升起护住周身,法目如炬,紧紧盯着道道射来的生死玄光,操使紫金葫芦,拔下葫芦塞,具将道道生死玄光收入葫芦中,以六丁神火消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