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十八品造化青莲

第九十六章:十八品造化青莲

        “龟灵,既然你们想临死之前在疯一把,我们师兄弟那便奉陪到底,也好叫你们知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大禹证道之后,我们也不是在原地踏步!”

        正在太虚、玄都两师兄弟叙旧之时,广成子一声大喝震颤全场,身后普贤、玉鼎等人个个手执兵器,杀气腾腾,好似全然不将龟灵以及其身后的截教万仙放在眼里一般。

        可就是这般煞气腾腾,却是让太虚看破了其表象,不说其现在的色厉内荏,光是其犹豫这般久,方才答应大比的架势,便知其内里虚成了什么样。

        太虚猜想,要不是他们也是聪明人,知晓不答应大比必会惹得元始生厌的后果,那他们绝然会回避不战。

        修仙至今,对于他们这些处于中上部的修士来说,挣扎在生死线上便已是很难,要是让他们像圣人那般珍惜面皮的话,那属实是强人所难。

        若真要是人人不退半步,纷纷强要面皮的话,那以当今之情况,估计准圣之下的人数怕是要片刻之间缩水大半了。

        即以决定,广成子等人也只能强忍心中不愿,表面装作怒气冲冲的样子,取一乳白色卷轴,将当下所有阐教弟子悉数记载于其上,同一时间,天边飞来一白鹤,携一大刀从天而降。

        从其与广成子等人的交谈,太虚得知这白鹤便是那玉虚宫白鹤童子,而那大刀,便是阐教彩头——元始亲赐的中品先天灵宝四灵断山刀。

        见广成子等阐教之人具已应下,龟灵满意一笑,自腰间取一铃铛放于上清卷轴之上,道:“即皆以应下,那我等便也不要在拖沓了。这中品先天灵宝紫金铃,便算作我截教彩头。”

        “善!”

        事到于此,还能有何可说?

        当下太虚、玄都、广成子等人皆齐声应是,随着龟灵,一起出了芦蓬,去那界牌关前,寻那早已聚拢万仙等待多时的多宝道人、金灵圣母等人行去。

        “见过诸位师兄(师弟)!”三家会首,太虚持着已经加上了玄都与卞庄名字的太清赤红卷轴,与玄都一起打一稽首见礼诸截教群仙道。

        “哼!”

        眼见太虚、玄都等人教一行五人见礼,截教除多宝道人、无当圣母等寥寥数人外,皆冷哼一声以作答。

        对此,太虚却是颇为不以为意,相比乌云仙、广成子等阐截两教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他此番与玄都见礼,虽没讨着好脸色,可也不吃亏。

        左右此地是三清视线聚集之地,他如今作态,虽有弄虚之嫌,可怎么也比冷眼相对讨巧一些。

        “师兄,那师弟便代劳了。”诸人站定,太虚回首恭声道。

        “去吧,师兄性不在此,日后诸事还需师弟多多劳心。”玄都温和一笑,躬身一礼道。

        “都是一家,师兄不必如此。”赶忙止住玄都躬身之动作,太虚苦笑一声道。

        自家这师兄,跟他一般,皆是不喜俗事之人。往前还好,三教之间诸事,在老君只有他一徒的情况下,只能亲身上阵,避无可避。

        如今有了他这个师弟,却是为玄都解了压,给了由头。如今三教大比,其也不愿多动,只将这事交给了他,美名其曰锻炼。

        可到底师兄弟多年,其心中所想不外乎偷懒,不愿多涉俗事,这等心思,太虚如何不知?

        可自家大猫小猫共五只,在玄都不愿的情况下,太虚也只好代表人教出头了。

        毕竟,总不能其他两家皆是二代弟子亲上的情况下,独他人教特殊,让三代弟子上场吧?

        “师祖鸿钧在上,今太清道德天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座下弟子,于界牌关进行玄门大比……天道见之!”

        界牌关关前小道之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三教弟子,此时此刻,众人视线皆注视着中心,即太虚、广成子、多宝三人所站之处。

        只见三人高举赤红、乳白、青三色卷轴,面容肃穆,朗朗高声齐言,显然是在禀明三清、鸿钧、天道。

        以在场众人的出身,皆为玄门嫡系,是有资格在这种三教齐聚的时候,直接沟通三清、鸿钧等人得知的。

        待三人言毕,在场三教弟子皆俯身朝赤红、乳白、青三色卷轴齐拜三次。

        待一切皆定,太虚只觉双手高捧于头顶的赤红卷轴无风而动,昂首查看之时,只见那赤红卷轴大放太清仙光,缓缓变化作一红花之象。

        还不待其细查,红花高飞而起,与那同时变化,玉清仙光、上清仙光齐绽,此时变化为白藕、青荷叶的其他两卷卷轴,于天空之上,汇聚融为一体,大放无量光芒,照亮诸天万界。

        尘埃落定,光芒内敛之后,只见那红花、白藕、青荷叶那还有影踪,独留一花开十八品的造化青莲缓缓于天空绽放罢了。

        青莲之上,时有虚影浮现,有那老君于首阳山教化众生立人教;有那元始、通天相对而坐体悟诸天同立阐、截二教;有那三清共讲,三家弟子共听大道;历次昆仑三教大比;三清分家各寻道场……历数种种,纵使没有亲身经历过,可太虚知晓,那皆是三清从立教到现在,走过的诸多时间线。

        他从老君那里听过,这历次昆仑大比,皆有这回忆往昔之影像,为的便是让三家弟子忆苦思甜,思的今日不易,亦是想以此,让得三家只见放下成见,少些内斗。

        可如今环视万仙,太虚便知,这一切只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许是见的多了不在敏感,许是天数使然无从感悟,总之,凡数万仙,尤独数阐、截之间,相互弟子对视,皆是犹如仇寇当面,面目狰狞,杀气四溢,不外如是。

        “可!”

        青莲之上虚影放映至今时三教万仙共聚界牌关,便烟消云散在无踪影。

        同时,在虚影消失的那一刻,老君苍老但洪亮的声音传遍周间,如雷鸣一般震撼心灵。

        听此言,在场万仙再次齐拜,口诵三清道号,大喊无量天尊。

        与此之间,众人头顶十八品青莲再次绽放无量光,缓缓之间似有万仙仙名似水般流转青莲莲般之间,定心凝神以视,太虚发现,那不是三家卷轴所载之名还能是何?

        青莲在无量光明之间缓缓增长,直至增至方圆万丈之时,方才停止。

        见青莲不在增长,太虚在玄都提示之下,与在场群仙齐齐驾驭遁光,飞身而上。

        自玄都而知,这青莲是三清所赐,好比擂台,其上争斗之间可放开手脚,无虞担忧破坏此间九州之地,引来火云洞追责。

        这对于受制于火云洞之规,只敢操使灵宝而甚少敢动用雷法等强大术法的众人来说,无异于是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