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龟灵提议玄都至

第九十五章:龟灵提议玄都至

        “龟灵!你截教可真好大阵仗,旗摇钟响,万仙云集,还将道祖所赐天花秒坠旗也拿将出来,尔等是要向我等炫富、示威吗!”眼见来人以至蓬前,普贤直接叫破其名字,吴钩双剑一左一右夹持来人左右以防逃走,作狮子怒拦截说道。

        “灵宝有德者据之,我截教今日之声势,只能说是天地大势在我,天地气运眷我。燃灯道人、广成子、太虚真人,尔等可觉龟灵所说对否?”龟灵圣母似是未觉身前还有一人,只是落落大方之间问询太虚、燃灯等三人道。

        “龟灵师姐独身前来,可是有事?”

        燃灯不言以默,诚心做一过客,广成子等十二金仙对龟灵无视普贤以及先前自身丧胆出丑之故,尽皆在气头之上。环顾左右,除去杨戬等三代弟子,太虚发现,竟然已是无有一人可上前答话。

        未免阐教之人无能狂怒,口中失言,连累自己落了下乘,丢了脸面,太虚心下暗叹摇头,只得前移几步行礼言说道。

        “太虚真人可还未回答龟灵之问呢?”太虚避虚就轻,故作而言他,对于一心想借万仙云集之大势,落一落人、阐二教面皮的龟灵来说,自是心中不满。

        当下秀眉微颦,朱唇轻合之间便再次追问道。

        “胜败之论,自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知晓。道五十而遁其一,今日言说在全,也难抵一变数,既如此,龟灵师姐何必心急?想知大势在谁,若有幸,尘埃落定之后师弟再行相告。”

        早前碧游宫狂言已是惹恼截教万仙,眼看万仙阵将开,太虚如何还会火上浇油,刺激龟灵,行引火焚身之举。

        更何况,圣人洞察诸天万界,此间之事定然会吸引通天注意,即使心知截教失势在即,可为了自身着想,不落得被通天秋后算账的下场,太虚索性避左而言它,决口不提答案。

        说谎是不可能的,天人感应之下,凡是玄仙之上,借助规则,皆能冥冥之中辨别真假。更何况,龟灵大罗金仙中期的修为比之太虚高出甚多,如此一来说谎更是成了无用功。

        “也是,”思及自家胜眷在握,万仙云集之下完全无输阵之忧,龟灵不禁浅浅一笑,完全没有想到此役圣人会亲自下场的她,自得道:“话虽是这么说,此役胜者也绝对是我截教,可三教一家出,我等也给你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也省的外人说我截教不顾三家情谊。”

        说罢,龟灵无视广成子等玉虚诸仙,将手中青色卷轴捧于太虚面前,待太虚双手接过后,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这个一直称她为师姐的小师弟,有了那么一丝好感。

        虽不至于完全抵消心中太虚碧游宫恶相,可也让她对太虚稍稍温和了些。

        龟灵稍顿片刻,整理了一番心中言语,笑道:“昆仑三教未分之时,我三教每万年有一次大比,既是检验自身,也是扬名的好机会,且每次皆有彩头。此次你们绝然无胜之机,看在曾是一家的份上,我等决议重开大比,也给你们一个机会,省的轻轻松松将你们击败之后,两位师伯面上无光。不知你们……”

        龟灵话未说尽,可其意在场诸人皆是明白,其俏立原地驻足不走,也定是在等他们一个回应。

        当下,广成子等诸人的脸色刹那之间阴晴不定,时而怒,时而愧,时而羞,时而恼,可见其内心之复杂。

        太虚瞧之,便知晓这定是三教未分家时,龟灵口中的那三教大比给他们留下的阴影。

        不过,答不答应还能由着他们决定吗?

        颠了颠手中颇有分量的青色卷轴,亦即截教战书,太虚心中苦笑一声。

        这都将战书送到面前了,还有的选吗?

        倘若就这般当作没看见,其带来的后果绝对比上场被人打一顿大的多。

        以太虚观之,三教虽名义上是平等的,可三清之间长幼有序,若是避之不战,让两位兄长在弟弟面前丢了脸,那下场绝然惨不忍睹。

        反而勇于迎战,以老君、元始的性子,还会护持一二,最多上天走一遭,没有性命之忧。

        既然如此,这大比一事定然不能逃了,可这彩头……

        看了看龟灵、广成子等人,太虚心中不禁默然。

        既是三教大比,这彩头一事自然是三教共出,可如今场中的人教之人,除了他那两个弟子姬旦、风奇二人,便只剩他了,那这彩头谁来出?

        想到此,太虚心中一痛,大比之上横扫一切勇夺彩头他绝然不会去想,以他太乙金仙巅峰修为在这大罗数以十计的地方还不够看。

        可这样一来,他拿出去的灵宝,不就白给了吗?

        三教大比的彩头,绝然是不会低于先天灵宝的。

        想及此,太虚心中痛上加痛,险些当场流泪。

        好在,就在他以赤铜作材,于赤红色的卷轴之上写下自己与两个弟子的名字,就要往出将青铜编钟拿出来时,救星到了。

        “师弟且慢!”

        一只手突然伸出按住了太虚往出拿青铜编钟的右手,寻着声音望去,太虚发现,来者不是玄都大法师还能是谁?

        “师弟,三教大比彩头一直是师父出,怎能让你破费?”玄都微微一笑,松开太虚右手,取出一罗盘交予太虚,温声道:“此为八卦罗盘,为中品先天灵宝,师弟且将他作为彩头便可。”

        “还是师父贴心!”太虚哈哈一笑接过罗盘,心中在无一丝悲痛。

        虽说下品换成了中品,可到底不是他的,正所谓崽卖爷田心不疼,只要不是让他出血,那怎么都好。

        反正那三兄弟都是富的流油,送先天灵宝跟后天灵宝一样,从未见他们心疼过。

        “师兄不是还在阳高么?怎的回来的这般之快。”接过八卦罗盘,太虚好奇道。

        “三教将要大比,师父便亲自走了一遭,将我接了过来,”玄都怒了努嘴,示意太虚看向广成子等人那一方,道:“顺路,那南极仙翁也被师父接了过来,此次大比,我等三教除了身死上榜的,可谓是尽数都到了。”

        “也是,自此之后,三教大比在想有今日之盛,便不知还在何时了!”太虚感叹道。

        老君等人的这般关注与积极,不惜圣人之尊亲自跑腿,可见三人对这一场大比的看重。

        或许,对于这次三教盛极而衰的关键点,三清都想让其华丽一点,作为落幕之前的最后一次盛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