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碧游宫

第八十一章:碧游宫

        “三家共商,九州未定鼎之前,是我人、阐两家的专场,尔等截教弟子不听三师叔法旨,执意入九州,那便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磕磕巴巴应付着愤怒的多宝、乌云仙等人,太虚一路摸爬滚打的来到通天座前,方才站起身来大声反驳道:“福缘深厚浅薄各不相同,身死上榜既是天数,赵道兄他们不听三师叔法旨方才有次一厄,依贫道来看,那是自作孽不可活也!怎能将他们的死怨到我的头上!”

        为了彻底的激怒截教弟子,太虚已是豁出去了。赵公明和吕岳的事,他是怎么也洗不白的,就这一件事,便能让截教弟子抓着他不放。

        说好话却截教弟子冷静也不行,已经注定得罪多宝他们了,再将通天也惹怒了,那他更要完蛋。

        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完成通天搭的这一场戏,拿上报酬直接走人来的好一点!

        “好个猖狂太虚道人!你安敢欺我截教无人!”多宝怒发冲冠,满脸的络腮胡根根炸起,大怒道:“难不成你人、阐两家就该活,死了亦可悲!我截教中人便是活该身死吗!”

        “话不能这样说!”有一个默许他所作一切的通天在背后撑腰,太虚对于比之之前更加势大的法理逼迫也不在畏惧,站在通天阶前,朝向多宝等截教弟子嘴角带笑道:“身陨西岐的截教弟子,包括赵公明在内,无不是心性极差,作恶多端,天人共弃之辈,如今他们身陨西岐,既是天数使然,也是众生心愿所归。”

        法力勾连化作身陨西岐的众多截教弟子死时的场景,太虚故作笑态,继续说道:“我人教弟子一个没死就不说了,便是阐教诸多身陨西岐的弟子,无不是专修道德,或对天地,或对人族皆有大贡献之辈,怎能与那赵公明一个鬼王,吕岳这等毒虫一流的该死之人相提并论!”

        “哇呀呀!无当师姐,你不要拦我!让我将这无耻小人斩落于前,让他做那人教第一个上天封神的该死之人!到时,师弟我亲上天庭,让那玉帝小儿封他做个四废星君!”长须黑面,身穿皂服,金须鳖鱼化身的乌云仙与一身穿黄色道装女子拉扯不休,手中提着一柄缠绕雷电的锤子,便欲上前一锤结果了太虚。

        见乌云仙手中锤子飞舞,纵使知道通天一定会护他周全,可太虚还是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无他,一个大罗金仙的修士拎着一柄极品先天灵宝的锤子直欲取他性命,他怎能不慌?

        不过,这黑斯竟敢让他去做四废星君,他也不是好惹的!

        “三师叔,这黑斯圣人座前失仪,竟敢以兵器逞威碧游宫,真是毫无礼数,这是蔑视三师叔啊!弟子恳请三师叔,治这黑斯大罪!”深情并茂,太虚言辞恳切之间,全是好似为通天着想,可谓是将必身演技都拿了出来。

        “乌云仙阶前失仪,妄动当兵,蔑视圣人,罚其镇压于碧游宫下,待其反省自身罪行后,再行出山!”端坐于云台之上的通天身高万丈,太虚等人以先天道体居于其下犹如蝼蚁,如今冷漠之声自天空传来,犹如雷霆霹雳,震的太虚头皮发麻。

        可通天之言,伴随着乌云仙被镇压在碧游宫下,并不能让殿中的其他截教弟子冷静片刻,反而因师兄弟间的义气,更加的愤怒,对于太虚这个杀了自家师兄弟,还敢在碧游宫内叫嚣的罪魁祸首更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这一刻,太虚理解了前世广成子为何三返碧游宫了,就这模样,既使那时广成子面对的截教弟子没有现在通天故意召集起来的多,可那有什么区别?

        “太虚!你如今如此猖狂,就不怕日后回到西岐,遭到我等的报复吗!就凭你一太乙金仙,可挡不住我截教众多上仙!”无当圣母与乌云仙关系一直很好,如今见其被太虚鼓动通天,镇压在碧游宫下,也是不禁颇为恼怒,上前冷声威胁道。

        “哈哈哈!三师叔法旨尚在,尔等截教弟子不得在九州定鼎之前参合商周战事!如今我为扶持大周龙庭之人,尔等便是私下寻仇,也是违规的!你们可要想清楚,莫要误了性命啊!”太虚表面哈哈大笑,从容不迫道。

        内里,其已是胆颤心惊了,今日演的怕是太过,这日后可别被截教弟子给私下寻仇了。

        不过,想了想自己向黄龙等人讨要过来的十天君等人,太虚心中不禁松了口气。

        日后通天为他平怨昭反,恢复清誉,他在将自己手里那些道德未曾败坏的截教弟子放出来。

        想必那时,应该可以相安无事了吧?

        “太虚!圣人之言可不得作丝毫篡改!否则,罪当诛!”通天一如既往的冷漠语气打断了太虚洋洋得意的作态,传遍了大殿。

        “这,不知三师叔何意?”太虚昂首看向通天头颅所在的地方,佯装不解的问道。

        “昔日三家共商之时,为了保全你们两家的道统,我确实说过,截教弟子关门闭户,静待九州定鼎之日。

        可对于我截教弟子是否听我劝告,这却不是我能决定的。所以,是否关门闭户取决于我截教弟子本意,便是他们不听我言,去西岐与尔等为敌,也是可以的。

        毕竟,我让他们关门闭户,只是劝言,不是法旨!

        莫要忘了,当初紫霄宫封神之时,我便曾当着人、阐两位教主的面说过,这一次大劫,三教弟子各凭本事,劫中争命,无论如何,皆是天数。

        我作为截教之主,又如何会在劫中去约束弟子?”

        通天俯下身来,一张冷漠至极的面孔浮于太虚等人的上空,压迫之感铺面而来。

        “这!太虚以风闻为实实属不该,还请三师叔恕罪!”太虚满面惶恐向着通天恳求道。

        作戏做全套,如今已是快要落幕,他可不能出了岔子,让人看出来,以至于前功尽弃!

        “小贼!莫要让我在外边看着你,不然,我便让你领教一下,什么是吞天噬地大神通!”凿牙锯齿,圆头方面的虬首仙张开巨口咆哮道。

        “师兄说的极是!小子,莫要让我在外边遇到你……”灵牙仙在一旁帮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