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初至

第八十章:初至

        烟霞凝瑞霭,日月吐祥光。老柏青青与山岚,似秋水长天一色。彩色盘旋,尽是道德光华飞紫雾;香烟飘渺,皆从先天无极吐清芬。

        碧游宫飘渺不定,时常在蓬莱与金鳖二岛巡游,为通天讲法东海提供方便。极大的让那些受困于东海广大,不能去往碧游宫听道的东海水族方便了许多,也让通天在东海水族之中,威望不逊于古之祖龙。

        可这却让太虚苦不堪言,奔波日久,早已没了欣赏碧游宫风采的心情,匆匆便跟着迎来的水火童子,进了碧游宫大殿——通天讲法之处。

        “下站者何人!”说是大殿,可其大小绝不逊于一般的小千世界,此时,大殿之内站满了人,兽首人身,人身兽首,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尽皆回身望向太虚。

        而那出声之人,位居左方第一,中年相貌络腮胡,玄色衣袍芙蓉冠,此时正面容严肃,看向太虚道。

        “人教太虚,拜见教主,愿教主万寿无疆!”迎着站于首位,明显便是多宝道人的质问,表面上太虚是恭恭敬敬,向着端坐正中云台之上的通天行礼问好,同时向多宝表明身份。

        可其内心,却是早将通天好是埋怨了一通。

        早前通天下令截教弟子关门闭户不得外出,如今这大殿之内汇聚如此之多的截教弟子,明显便是通天有意汇聚过来的,其意无外乎便是甄别弟子。

        可这样一来,通天得了实利,他这得罪的人可就海了去了,而且,刚一来便给他个下马威,真是太儿不地道了!

        “大胆!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清本是一家人,我师亦是你之师叔,如今只称教主,岂是在蔑视我截教呼!”多宝怒喝道。

        得了通天暗中交待的多宝,只要抓住机会便挑太虚的刺,这样一来却是苦了太虚,顶着成千上万的截教群仙怒目而视,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个好事情。

        不说心里的压力,便是截教群仙法理相近相交,无形之中对他的排斥,也让他顾不上说话,脸色苍白的鼓起法力强行与之抗衡,才免了自己俯爬在地,丢人现眼的场面。

        “好了,多宝,你等且先收了法力,莫为难他了!”通天淡漠的说道。

        在太虚已是在临界点,就要出丑的时候,坐于主位云台之上的通天终于出声了。

        时间过去这么久,被收在紫金葫芦里的吕岳,除了一道真灵被太虚放归封神榜外,肉身元神早已崩毁。

        虽不至于亲自跟太虚计较,可前有赵公明后有吕岳,直接间接的在太虚手中死伤了两位外门大罗金仙弟子,给他个教训,让太虚明白截教不是泥捏的,在通天看来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然,他今日所作日后难免没有聪明的截教弟子看出来,现在不给太虚个教训,日后面对那些弟子,他纵使心中无愧,可还是颇为尴尬的。

        “多谢三师叔开恩!”得了通天吩咐,众截教弟子纷纷收敛了自身气势,免了太虚苦苦支撑之苦。

        缓了两口气,心中即使一直在埋怨通天两头通吃,可太虚还是只得苦哈哈的向诸多截教弟子致歉。

        要不是通天让他故意激怒截教弟子,他至于在称呼上耍小招吗?

        “三师叔,不是弟子不愿叫您师叔,属实是你们截教欺人太甚!”平缓了内里暴动的法力,太虚苍白着一张脸,像极了被欺负了的人,去人家家里告状。

        太虚环首四顾,有心以指指向诸多截教弟子,可想了想还是心有不敢,毕竟,以指指面,容易挨揍。他可不想出了碧游宫,被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的截教弟子背后给下了黑手,那他可就冤枉死了。

        调整了一下自身情绪,太虚痛心疾首的向通天诉苦道:“三师叔早有言在先,九州人族未定鼎之前,截教弟子不得去往九州阻碍人、阐两教弟子扶持大周龙庭的动作。

        可自从弟子亲赴西岐以来,截教弟子不顾师叔法旨,屡屡犯戒出山,使得阐教诸位师弟、师侄死伤惨重,诸位阐教师兄又唯恐被截教诸位师兄师弟下黑手不敢前来,弟子看不过去,故主动请缨,前来碧游宫,求请三师叔为我等做主啊!”

        说罢,太虚伏地作大哭状。

        “竟有此等事?”碧游宫之中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通天这位主人家,神念探查之下,自能发现太虚遮掩起的面容无一滴泪水为那些阐教弟子留下,这让听着太虚响彻大殿的哭嚎声的通天,嘴角抽搐,故作疑声配合道。

        “师父!他在说谎!”多宝怒声道。

        多宝一直谨记着通天的吩咐,更何况,他也看不出太虚到底有无落泪。

        深知截教弟子身陨西岐不在少数的多宝,对于太虚如今只哭阐教弟子,却对身陨的截教弟子不闻不问,完全不顾三教一家之举,心中已是真的愤怒了。

        故此时质问起来,情真意切,看那模样,已是恨不得当场将太虚拿下,早已没了先前演戏时的那丝虚假。

        通天平日里只管讲道,真正管束截教弟子的是多宝这个大师兄,论起感情来,多宝对于所有的截教弟子都是极深的。

        本就对赵公明等人身死感到悲伤心痛的他,在看到太虚对赵公明等人性命的漠视之态,一身怒意直上心头,大怒道:“论起西岐三教弟子死伤,我截教弟子伤亡人数岂止是人、阐两教倍数!便是外门弟子之首赵公明赵师弟和外门术法第一的吕岳吕师弟,也先后丧命西岐!而且,赵师弟与吕师弟的死,都跟他有关系!”

        “这个,这个中间他……”尴尬的躲开已经冲到他身前,唾沫星子都快溅到他脸上的多宝,太虚心中早就有些后悔了。

        单刀赴会,这是关二爷的专利,它不是他的啊!

        如今顶着满殿截教弟子已经是要杀人的目光,他除了尽可能的往通天那边不断靠近外,已是在无他法。

        这要是没有通天的约束,他敢肯定,现场的这些截教师兄师弟们,绝对不介意让他感受一下什么是‘送货上门’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