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吕岳怒

第七十三章:吕岳怒

        大日金轮整体如一,为一圆形,除了对外一边有锋外,其余地方都雕刻着各种金乌活动的身形。

        而那鬼日,在初一靠近金轮,便被金轮外侧的锋刃削去了一半,返本归源之后,只留一金灿灿的日精落在陆压手中。

        至于其中原本虚幻的三足金乌,早已被金轮吸收,此时正作为九只金乌的头领,绕着金轮环绕飞舞。

        “太虚道友,这是事先答应你的,陆压可没食言啊!”

        多年谋划,今日终究是得偿所愿,笑眯眯的陆压将手中只有鬼日一半的日精交予太虚,与周围已是反应过来的广成子等人打了一个招呼后,便化作一道虹光消失在了原地。

        “我谢谢你啊!”

        陆压走的太快,太虚只来的及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声谢谢,其便已经消失在了天际。

        自大日金轮一出,太虚便知道要遭。

        广成子等人不似截教诸仙,修行向来重术不重法,得益于元始天尊一直以来的调教,广成子等人对于各种洪荒秘史的了解程度,可不是闻仲等人能比的。

        从大日金轮在到现在已经到了他手里的日精,太虚心知,广成子等人怕是已经猜到了陆压的真实身份。

        便是他们不知道大日金轮这件先天灵宝,那陆压离去所用的化虹之术,也无异于明明白白的在自证身份。

        面对着用奇异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广成子等人,太虚除了在心里将陆压一家来来回回骂了个遍外,便只能低头打了个稽首,默默的转身当没看见了。

        自陆压自爆身份,他就知道,自己要有大祸了。

        这九州之内的事,三教与火云洞早早就有言在先,除了三教嫡系其他人不得插手。

        这也是人阐两教诸多大罗金仙都在九州之外与大商鸟官大战,而从未进入九州的原因。

        今日他将陆压一个外人带进来,可以说本来就是违逆圣人之言,是对三教共尊之事的一个背叛。

        纵使他是老君嫡传唯二的弟子,可能不会被当场像不尊元始天尊而被打杀的碧霄、琼霄那般,可其的下场,想来也不会太好。

        这也是广成子等人一言不发,目光奇异的看他的原因。

        无他,太虚今日所做的事,大条了!

        想到这,太虚对陆压临走摆他一道的事越加的愤恨,收取鬼日的办法那么多,非得用今日这般光明正大的方法收取吗?

        这不是故意给他找麻烦,还能是什么!

        得亏他还为自己只是废了废口舌便白得一件下品先天灵宝和一份日精而得意洋洋呢,今天看来,这白占的便宜,也是个烫手山芋。

        “师弟,待此间事了,你还是回去主动请罪吧,以大师伯只有你和玄都师兄两个亲传弟子来看,你还是非常有希望平安度过此劫的!”黄龙拍了拍太虚的肩膀安慰道。

        太虚此事源于自己的贪婪,解题的关键在于老君愿不愿意为了他这个不安分的弟子去付出代价,以免元始等人为了圣人颜面而对他做出处罚。

        所以,看明白一切的广成子等人,除了黄龙这个先前有交情的走在最后叮嘱他一句外,其他的都是闭嘴不言,向他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

        “唉!这下可麻烦大了!”

        看着广成子等人远去的背影,太虚心中的悲苦一时不知该向谁发泄。

        有心想现在就去找老君请罪,可自来西岐之后,闻仲大军未退,自己寸功为立,就这般去找老君,岂不是连个顶罪的功劳都没有了。

        刚刚黄龙说的‘此间事了之后再去找大师伯请罪’,怕是其故意在隐晦的提点自己。

        想到这,太虚对黄龙的好感不禁再次增加。

        可如今赵公明刚死,商军免战牌还未摘,自己就是想立功都找不到机会。

        商军大营,赵公明原本大帐之中,亲眼目睹赵公明死后,本体被陆压收走的吕岳,心中愤恨再也压抑不住。

        想他跟赵公明、十天君等人,早年跟子契交好,后在其后辈商汤邀请下,一部分似他一般的截教弟子,纷纷下山助商汤创立大商。

        所以,在通天已经下达截教弟子不得在人族九州未定鼎之时,参与商周之战的情况下。

        还有那些不愿大商沉沦,欲要帮助大商证明自己,让火云洞和三清重新给大商一个机会的截教弟子下山助拳。

        这种干虽然有可能会让自己殒身在九州,可心中义字当头的截教弟子还是络绎不绝。

        而且,在得知三清与火云洞立下不得杀伤凡人的规矩之后,截教下山助拳弟子都在默默遵守。

        不然,长于各种道术的他们,绝对能让西岐百姓片刻之间死伤一尽。

        赵公明死在眼前本就让吕岳伤心不已,如今在目睹了陆压所为之后,吕岳那还不知,赵公明这等能在三教嫡系之中稳占前十的人,如今身死九州,不是被那人阐两教不顾规矩,用盘外招害死的,还能是什么?

        “好个无耻之人,既然你们先带头破坏规矩,那就可别怨贫道让你们见见真正的截教大法了!”吕岳脸色狰狞,愤声怒喝道:“便是日后三位教主追究下来,贫道也有的说头,到时候,大不了贫道与你们一同赴黄泉!”

        一身大红袍的吕岳,如今怒目大喝之下,额头上的第三只神眼道道神光外露,显得极为不凡。

        “周信、李奇、朱天麟、杨文辉何在!”吕岳脸上怒容未消,大步出得赵公明营帐,立于帐前,大声呼喊道。

        “弟子在此!”

        吕岳座下有四大亲传弟子,具为玄仙修为,虽比之闻仲这位三代弟子佼佼者差距颇大,可也是在截教之中声名鹊起,得吕岳信重得人。

        早前吕岳入帐之时,四人便在帐外守候,如今吕岳一相招,便齐齐拜倒在师前听令。

        “接着!”见四大亲传弟子具拜倒身前,急于复仇的吕岳也不拖沓,从怀中掏出青绿蓝紫四个葫芦,直直的扔给了周信、李奇等人。

        “你四人可且听好了,这葫芦之中可是师父我一身奇术精炼之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