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子牙入套 初至三山关

第六十九章:子牙入套 初至三山关

        陆压揭开手中花篮,取出早已准备好,观赵公明形容制作的草人递给姜子牙,道:“子牙公可往岐山立一营,营内筑一台,将这草人立于其上,头上点一盏灯,足下点一盏灯。自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礼,至二十一日时,贫道午时助你,公明自然绝也。”

        “好,二十一日后,定要叫那赵公明身形溃散,魂归封神台!”

        先不说干好了此事能在广成子等人心中留下多少好印象,只说赵公明曾经伪装闻仲亲兵,一鞭打杀了他的仇,便让姜子牙心中无法忘怀。

        要不是燃灯灵柩灯对死人有奇效,给他服用了一滴灵柩灯的灯油,他估计早就死了。

        如今报仇有望,还有大功可立,姜子牙早已按捺不住,辞了众人,便点齐兵马,带着南宫适与武吉去岐山,按陆压所言去做安排了。

        且说赵公明回了商营,见十天君尽数被杀被擒,徒留闻仲一人以泪相见。

        十天君的死,闻仲的泪以及之前被燃灯算计的苦痛,让被鬼气遮心,灵台不明的赵公明,早早的便将本就没放在心中的云霄苦苦哀求的忠告忘了个一干二净。

        打第二天便去将那燃灯当着商周两军的面给教训了一顿,大出了一口气。

        可定海珠到底是没回来,气急的赵公明连着七八天在周营之外叫阵,可除了一块免战牌能与他天天相见外,玉虚诸仙他是一个也没见着。

        寸功未力,二宝还没寻回,身体却是一天比一天差,这让见了赵公明如今之态的闻仲心中,既是为其担心,又是对如今商周两方的态势感到着急。

        有心想去寻访截教道友,可一来赵公明如今这般无情无续,恍惚不安让他不放心离去,二来通天早已下了法旨,严禁截教诸人在人族九州未定鼎之时,便来参合大劫。

        如此这般,又是走不开,又是想不到还能请谁来的闻仲,只能这般看着赵公明而干着急。

        好在,自十天君尽数败亡之后,心有算计的申公豹便为了稳妥,发挥了其三寸不烂之舌,自九龙岛声明山请了吕岳一干门人下山助拳。

        见此,虽心中不喜吕岳这个一直在截教之中声称自己是截教术道第一的自大狂人,可一位大罗金仙携带一干太乙金仙、金仙等修为不一门人的吕岳,还是得到了强忍心中不耐的闻仲热烈欢迎。

        另一边,见答应陆压的事已经算是完成的太虚,匆匆告别了玉虚诸仙后,便一路疾驰,往殷商腹地而去了。

        不同于记忆之中的事情发展,让已经尽力减小自己干扰因素的太虚心中难安。

        在见到十天君没等陆压来时便以尽数或身死或被擒,太虚心中便暗道要遭。

        事情脱离了掌握,赵公明身死也是必然,思前想后,心中不安之下,为了躲避黄河阵,也是为了在胜利的天枰上在加砝码的太虚,决定主动出击。

        反正一直以来,宁愿做个透明人也要尽力维持的原本剧情已经出现了偏差,那何不若,他在往上加一把火。

        彻底将这个原本的轨迹搅乱,让那些在大劫之前有所算计,猜到结局的大能们,也与他一样,彻底什么也不知道。

        有了计较的太虚,在远远的见到申公豹请来的援军后,也没了心情再去打探来者是谁,便辞别众人,一路往殷商腹地而去了。

        三山关,扼守九州南方门户,出了三山关,便是昔日巫族十万大山。

        当然,那是之前。

        自巫族响应祖巫后土相招,连带盘古殿一同迁往六道轮回之后,这十万大山便空了出来。

        万年前,凤凰一族在九长老玄鸟带领下,投靠了当时的帝喾之子子契,自那以后,这十万大山便成了玄鸟带领下的凤族栖息之地。

        商汤伐夏时,玄鸟重伤返回不死火山,为了感谢凤族在伐夏时给予的帮助,商汤便将十万大山封给了凤族。

        而凤族也成了人族九州南方的天然防护屏障。

        为了表示对凤族的亲密,自武丁之后,三山关,这一九州南方第一要塞总兵官一职,便封给了凤凰一族太子孔宣。

        而太虚来此的目的,便是这凤族大太子,未来的金鸡岭总兵官,敢于独斗西方教准提圣人的孔宣!

        “来者何人!”

        三山关,三为泛指,本意为万山之关,地势险要,周围大山之高,便是仙人亦是需要连飞几天几夜,方才能跨越一座山顶。

        故只走大路的太虚,只一刚到,便被关门守卫给拦了下来。

        “贫道烈火岛紫石宫太虚真人,特来求见三山关总兵官,还烦请道友前往通秉一声!”

        太虚打一稽首,温声道。

        这关门护卫,是一太乙金仙修为的凤凰,与他修为等同,虽只是个看大门的,但他可不敢随意指使,徒惹事端。

        洪荒之中修士甚多,平日里接触的不是烈火岛那等偏僻之地的修士,便是广成子这等元始天尊特意挑选,一身潜力还未完全发挥的师兄弟,倒是让太虚忘了,他如今所处的这个洪荒世界,可不止是他记忆中那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古籍所载的世界。

        如今所处的洪荒,顶端之上的修士或许还与他记忆之中相似,可中低端的修士,与他记忆之中的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从中古巫妖之战两族兆亿来算的军队数量,在到鸣条之战时,他打酱油时所看到的一切,他可是知道,这个洪荒世界的水,那不是一般的深!

        “大太子,关外有一叫太虚的道人,要求见太子。”

        “太虚?可是烈火岛紫石宫的那位?”

        “正是!”

        “既然是他,那便让他进来吧。”孔宣平淡的回复道。

        放下手中的战报,孔宣皱了皱眉头,烈火岛紫石宫太虚真人,早在几百年前太虚开府,言明出身时,他便自凤族的情报之中得知了。

        一直以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也不知今日这位陌生的太清嫡传,来他这里,是为了什么。

        “见过大太子!”

        打一稽首,太虚抬眼望去,只见身前之人,身似黄金映火,一笼盔甲鲜明。身后青、黄、赤、黑、白五色神光化为孔雀翎羽散布身后,映衬的本就颀长俊美的孔宣更加威武不凡。

        “见过太虚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