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车轮战

第六十章:车轮战

        那时,因两家理念不同,黄龙等人在争执之中便被时常欺负。

        如今,又因截教之故,他们又得去劫中争命。

        这也便罢了,争便争吧,修行中人那个不得渡劫?

        可截教众仙,宁肯和各路散仙合流跟他们对着干,也不愿与他们共同面对,属实是让黄龙等人心中有些憋气。所以在之前杨戬等人对截教弟子下狠手时,黄龙等人都坐壁上观,不曾过问。

        如今,看着赵公明对自己等人一顿嘲讽,新仇旧恨加起来,怒火攻心难以忍受的黄龙第一个出马直取赵公明而去。

        “哼!多年不见,你这黄泥鳅还是不长记性!”

        眼见黄龙真人执剑攻来,赵公明不慌不忙的冷笑一声,手中金鞭挥舞,与黄龙真人鞭剑交加之间,不见丝毫吃力。

        反观黄龙,只是交手不多时,便已是捉襟见肘,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也是,黄龙到底只是太乙金仙中期,也就堪堪与如今的太虚修为相同,如今便是心中怒急有些微武力加成,可到底不是开挂,还并不具备越阶而战的能力。

        正如黄龙等人对他心中芥蒂颇深,赵公明心中对于黄龙等人也是多有看之不起。

        不说两家观念不同,便只单说在人皇证道时期,阐教诸人屡屡向截教求援一事,便让赵公明心中不自觉的将黄龙等人看之不起了。

        如今,见黄龙如此沉不住气的抢攻上来,赵公明心中对黄龙的评价,更是又降低了一个级别。

        心中不耐之下,赵公明也没了在与黄龙缠斗下去的欲望。

        手往腰间一拽,便将用作腰带的缚龙索揪了出来。

        “黄龙,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左手执鞭荡开黄龙覆水剑,赵公明大笑一声,将那缚龙索祭起,直直将近在咫尺,躲之不及的黄龙真人给捆了个结实。

        “多年不见,你这泥鳅不但功力未长,便是这心性也是丝毫不动,真真是丢了元始师伯的脸面!”

        左手拽起在地上无能狂怒,挣扎不休的黄龙,赵公明用右手拍了拍其的侧脸,嘲讽道。

        他这缚龙索,缚的是心中杂念,犹对欲念贪念等最有神效。

        如今一观黄龙身上缚龙索的紧实程度,赵公明便心知,这黄龙枉费千百万年的修行,这一身心性,与在那昆仑之时,可谓是无有寸进。

        “诸位,黄龙被擒,不知你们谁去将其救回啊?”燃灯淡淡道。

        芦蓬之内,眼见黄龙眨眼之间便被赵公明生擒,燃灯眼内嘲讽之色一闪而过。

        显然,对于这位被元始依为玉虚十二顶梁柱的黄龙真人,燃灯心中对其充满的了轻视。

        “我去。”

        蓬中众人相互巡视,显然个个都对自己能否斗的过赵公明充满了疑虑。

        便是太虚,在众人视线探来的时候,也是故意作焦虑状直视被擒的黄龙,而佯装没有看见。

        眼见于此,在众人之中素以和善闻名的赤精子,咬了咬牙,自荐而出,直取正将黄龙移交给秦完等人带回商营的赵公明去了。

        黄龙真人虽修行多年不能克服心中杂念而被其他人有些看轻,但到底本性不坏,平素以来也多有交情,如今见死不救,不说伤及师兄弟间得感情,便是元始那里,也不好通过。

        “赵公明,看法宝!”

        赤精子吸取黄龙真人得教训,不敢近身肉搏,只以阴阳镜射出生死玄光远远对敌。

        可赵公明有胆独自面对玉虚十二仙,又如何不知其各自底细?

        是以,也不多言,只是祭出五色毫光大放的定海神珠,一颗颗打了出去。

        定海珠每一颗内里都装有一个小世界的一元重水,个体重量足以指天天崩,划地地裂。

        如今纵使赤精子阴阳镜道道玄光遮天蔽地,可初一面对定海神珠,依旧是如火上弄雪,遇之即融。

        “啊!”

        定海珠威能莫测,等赤精子反应过来时,已是打在了身上。

        也亏得他有八卦紫绶仙衣护体,虽被打在了身上,可也就只是吐了口血,受了些轻伤。

        但如此也让赤精子心中颇为惊惧,久远之前被截教弟子欺负的记忆又浮上了心头。

        惊惧之下,不敢多留,转了云头便往芦蓬飞去。

        见此,赵公明如何肯放?

        祭起定海珠便尾随赤精子而去。

        好在,芦蓬之内的广成子等人这次反应了过来,毕竟相比于黄龙近身搏斗,赤精子远距离之下,还能给他们一个救援时间。

        但心有顾忌之下,与赵公明近身搏斗却是让广成子远远不敢的。

        是以,广成子只是阻拦在定海珠之前,敲响落魄钟欲要将其拦下。

        可惜,结果好似命中注定,广成子的一番心血终究白费。

        落魄钟只是稍微以落魄仙音迟缓了定海珠片刻,便已是无用。

        反而还让广成子如赤精子一般,结结实实挨了一记定海珠。

        见此,广成子一如赤精子,不敢多留,唯恐被已是追赶在前的赵公明擒获,转了云头便往芦蓬飞奔。

        芦蓬之中,剩余的几人见此,先后奔出道行天尊、玉鼎、灵宝大法师三人前去阻拦赵公明。

        可惜,修为上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几人先后在定海珠神威之下败退。

        要不是五人自赤精子开始便交替往回而走,直至赵公明追赶到了芦蓬前方不远处,看见燃灯心有防备之下退走的话。

        今日在这西岐之地,估计便要让赵公明一人直接打穿玉虚宫二代弟子了。

        真若到了那时,估计元始震怒之下,广成子等人便不用等大劫结束,直接收拾家当上天为神便是了。

        且说在赵公明祭起定海珠连打赤精子等五人时,太虚便悄悄以余光观察燃灯。

        虽然燃灯一直只以一副波澜不惊,前辈高人的姿态稳坐于芦蓬之内。

        可在太虚有心之下,还是发现自定海珠出现的那一刻,燃灯一直于手中转动的一百零八颗念珠有那么片刻的停顿。

        见此,太虚心知,不管之前如何,今日之后,这赵公明定是被这燃灯道人给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