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莫开口 欲收徒

第五十六章:莫开口 欲收徒

        “你拉着我,又有何用处?”

        太虚看着眼前这个眉眼之间与他颇有相似之处,可神态之间不同于他的懒散,充满了英武、坚定的后辈,语气颇有些无奈道:“你不是不知道,自你太爷爷那辈,豳国国灭之时,我与凡间姬氏一族的红尘纠纷便以斩断,你心中所想所愿,老祖我实在是无法如你所愿。”

        姬发心中所想,不外乎是让他为其撑腰,不让其他来援高人看轻了西岐姬氏王族,从而让姬发等西岐君臣能在每次军事会议上重新拥有话语权。

        可正如他所言,自豳国国灭之后,按火云洞诸位人皇立下的规矩,他已与凡间姬氏一族尘缘断尽,不可再插手姬氏一族在凡间的任何事端。

        “可老祖宗你如今……”

        一见姬发再次张口欲要辩解,太虚便从其神色之中知道了其要说什么。

        是以,不等姬发说完,太虚便平淡道:“你是想说贫道今日还帮你们抓了一名殷商大将,而不被火云洞降罪的事吧?”

        “老祖宗明鉴!”姬发激动道。

        按人族族规,像太虚这种尘缘已尽的人族修士,若是不顾规矩私自插手人间王朝争端的话,是会被时刻监察九州人族的监察官围而攻之,带回火云洞论罪的。

        可如今太虚不但插了手,这么久了还没被惩罚,属实是让姬发产生了侥幸心理,欲要拉着太虚重振姬氏大业,共讨殷商。

        挣脱姬发双手,太虚整了整被抓皱的衣袍,平淡道:“你不要多想,贫道此次下凡,是以人教嫡传来助西岐的,对于为你站台的事,属实帮不上忙。

        如今贫道能做的,只能是在适当的时候为你等解决对方邀来的截教高人,其他的,贫道一概帮之不上。”

        这是实话,以太虚如今的情况,他已经是不能如哪吒等人,一直参与讨伐殷商的所有战事了。

        为姬氏站台,提高话语权,更是想都不能想。

        他如今能做的,只能是如玉虚十二金仙一般,解决截教修为高绝之士,除此之外,在无其他可以帮姬发的。

        而且,由于他尘缘已尽,不能参合人间争端。

        他若要参与商周战事,还得如玉虚十二金仙一般,在寨外落脚芦蓬。

        倘若住在营寨之中,那漫天的兵戈红尘之气,便是以他今日的修为,也会被侵蚀的浑身不自在。

        “好了,贫道言尽于此,望你好自为之,贫道先走了。”

        看了一眼心有不甘的姬发最后一眼,太虚心下摇了摇头,一甩衣袖,大步出中军大帐。

        姬发是一名当之无愧的王者、雄主,其心内绝对不甘心于自身束手束脚,成日里面对一群自己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大爷。

        可这便是现实,身在劫中,不论修为高低与否,只要自身实力不够,不能超脱而出,便要学会接受现实。

        更何况,像姬发这种只要自己不作,便能顺利的成为九州人王,死后作为开国君主至少也是大罗起步的幸运儿,太虚属实不知其有什么好自怜的。

        他老祖宗都惨成什么样了,不也一路磕磕绊绊的活到了今天?

        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摇了摇头,太虚大步出了大帐,不在去想这些糟心事。

        “出来吧!你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可有一点诸侯之子的模样?”

        走出中军大帐,太虚特意选了一条少有兵丁路过的地方站定,回头看着身后阴影之中笑道。

        “见过老祖宗,姬旦失礼,还望老祖宗勿怪!”

        阴影之中随着太虚话落,快步走出一个身形微胖,面容敦厚,气质儒雅的青年,拜倒在太虚面前高声道。

        “起来吧,贫道面前不讲这些。”

        伸手将面前青年扶起,太虚不禁对这个气质儒雅的青年产生了一股面对姬发时,都不曾有这般强烈的亲切感。

        太虚待青年站定,轻声道:“看你称贫道老祖,不知,你是何人之子啊?”

        “老祖宗,姬旦是轩辕黄帝十九世孙,后稷十五世孙,先西方伯姬昌第四子。”姬旦躬身道。

        方伯之意,为西方诸侯之伯长,西伯为高圉时流传下来的爵位封号,故有了姬亶投商之后的西伯侯之名。

        “你这名字,倒是跟我豳国末代君主同音啊!”太虚轻笑一声道,明了姬旦身世,他不问便知,其来意定是与那姬发相同。

        他此言言下之意,便是告诉姬旦,他跟现在的周国已是没有尘缘牵绕了。

        先有姬发,后有姬旦,他发现,这几人都跟姬亶一样,颇有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

        “老祖宗便是对我们这些后辈有意见,可老祖宗毕竟与那殷商有血仇,为何便不能帮我们一帮呢!”姬旦一辑到底悲声道。

        与姬发一样,作为人族诸侯之子的姬旦,也是不愿西周大权旁落,在历次朝会上,作为主人的王室,只能听任姜子牙等阐教诸人的摆布。

        所以,尽管已经偷听到了太虚姬发二人早前的交谈,可心有不甘的姬旦,还是一路尾随,欲要再相劝太虚,让其改变主意。

        可火云洞的规矩,姬发姬旦等人领会不深,他太虚还不知道吗?

        他当初被囚三百年,其中可就有一定因素,是因为他违反了火云洞人族法规而造成的。

        况且,眼前这个小子,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揭他心底的伤疤。

        “哼!人族之中法大于天,你这无知后辈,岂敢妄言。”太虚冷声道。

        真生气到不至于,可给眼前这小子一个冷脸,太虚还是做的到的。

        而且,之前那股极为强烈的亲切感,也让太虚生不出惩戒这个胆子颇大的后辈的心。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以太虚多年来的见识,觉得这眼前小辈,应该便是他日后的开山大弟子没跑了。

        只不过,收徒这种事,要让他先开口,岂不是凭白失了师威?

        看了一眼已是日落黄昏,马上便要归于暗夜的天色,太虚佯装要走,准备最后一试。

        天色已晚,他到底不适合久留大营之中,日子还久,这一次不成,留待日后也是无妨。

        左右他也不是太着急,不必急于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