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白莲劝言太虚得利

第四十七章:白莲劝言太虚得利

        一线生机?

        你这样一说我不就不慌了嘛!

        我就说嘛!只要家里师父不倒,外面谁人敢对我明目张胆的动刀兵!

        “前辈如此对我,怎能确定太虚一定会帮前辈脱困呢?”

        白莲说了好几次自己被困在不周山,太虚又不傻,几经思考后,便能确定,白莲所求之事,大体便是助她脱困没跑了。

        “道友若助白莲脱困,白莲愿意欠道友一个人情,日后只要不是违背白莲道途,危急生命的事情,白莲一定鼎力相助。”

        白莲虽说没有去过外界,可也知道找人帮忙一定是要有代价的。

        可惜,她以为已经很高的筹码,却是没有丝毫打动太虚的心。

        “前辈说笑了,晚辈才疏学浅,恐怕不能助前辈脱离此地。”

        太虚没有明着说筹码不够,只是怕白莲恼羞成怒与他不死不休罢了。

        可如今委婉的话,也不易于在告诉白莲,你的筹码不够,我不接受。

        这里却是不能怪太虚贪得无厌,属实是在白莲看来,自己一个大罗金仙一旦脱困的人情,对于一个太乙金仙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

        但这一切的前提下是太虚的老师不是老君。

        在有老君这个圣人大师兄做后台的情况下,区区大罗金仙的人情,对太虚来说无疑是非常廉价的。

        更何况,修为达到大罗金仙对太虚来说并不难,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罢了。

        只要有时间,他自己就是大罗金仙,到时候,一个大罗金仙的人情岂不是毫无作用。

        反而是助白莲脱困,一看便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要是就以这么廉价的代价答应了,他岂不是血亏。

        听闻太虚委婉的拒绝之言后,白莲于湖泊之中摇曳不停,沉默半响之后,太虚方才又听道白莲之言。

        “道友,你要双修的道侣不?”

        “前辈要想空手套白狼还请直说!”

        太虚听道白莲的话险些咬到了舌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头一次报价对他没有用,第二次报价更没有用,要不是他走不了,他真想一走了之,省的在这听白莲的虎狼之言。

        “阴阳合和,天人化生,这是玄门正法,道友为何拒绝?”

        对于太虚再次拒绝她,白莲有些不解,她曾在不周山山腰处听过一个大罗金仙修为的截教弟子与别人大谈这双修之道,深知这双修之法是三清玄门正法。

        所以,在太虚拒绝她时,她是极为不解的。

        按她的理解,一个大罗金仙级的道侣,纵然太虚是太清嫡传,可也是一大助力不是?

        为何要如此决绝的拒绝呢?

        “双修之道自然是玄门正法,晚辈对此深信不疑。

        可晚辈早已娶妻,却是不能在此答应前辈了。”

        太虚表面诚恳,可内里却是暗道今日之事绝对不能传出去。

        早前收两凰女与敖茜为妾侍时,从姬弃那里得到消息的岳父便派人给他送来了警告信。

        今日要是在将此间之事传出去,他不知道自己那个暴躁的老岳丈,会不会亲自提刀过来砍了他。

        要知道,作为大夏末代君王的岳丈,即使在他当任的时候失了国,可其到底曾经也还是人族最大王朝的天子,一身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那是做不了假的。

        岳丈打女婿,便犹如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这种事,只要不是打杀了他,老君是不会管的。

        想一想火云洞中历代积攒的诸多修为高深的先辈,他那岳丈便是人缘再差,可在火云洞这种不论人间旧事的地方,总会有些许同阶好友存在的。

        这么一想,太虚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暗道这件事自今日之后,绝对绝对不能外传,否则纵使性命无忧,可一顿毒打也是少不了的。

        太虚直接果断拒绝的话并没能惹恼白莲,反而还对太虚的作为有了一些小欣赏。

        静静沉默半响之后,只听白莲温声再次道:“既然道友不愿与白莲结为道侣,共参大道,白莲也没理强求。

        这样吧,白莲这里还有一朵九品白莲,是白莲所结的第一颗莲子所化,不知以此作为酬金,能否劳动道友帮忙?”

        “九品白莲!”

        闻听白莲之言,太虚眼前一亮。

        这九品白莲可是好东西啊!

        混沌青莲分化的诸多莲台,全都跟其一样,产莲子的速度慢的一匹。

        仅他自己的了解,从洪荒开辟到现在,各色莲台的莲子加在一起超没超过双手之数都有待考察。

        如今能得到一朵已经被培育成熟的九品白莲,还是十二品净世白莲的第一颗莲子所化,太虚心情无疑是非常亢奋的。

        “前辈没有说笑吧?这九品白莲的价值,想必前辈纵使身在不周,可也能听闻些许吧?”

        九品白莲的有多珍贵,太虚相信以白莲可以无声无息监听大罗金仙级别的截教仙人,还不被察觉来看,绝对是清清楚楚的。

        所以,未防自己听觉出错,太虚特意再次问了一句。

        “九品白莲的价值,白莲自然知道,可相比白莲脱困而言,自然是不值一提。”

        看见太虚终于意动,白莲紧绷的神经稍有缓解,一时之间心中比将要得宝的太虚都要高兴。

        湖底的东西已经快让她镇压不住了,如今,只要能让她脱离这里,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不然,她也是绝顶的先天魔神,何必说出下嫁太虚这个小辈的话语。

        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源于她无计可施罢了。

        毕竟,太虚本体太虚珠一直被其隐藏的很好,仅凭白莲目前的修为还是看不透的。

        而太虚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出身潜力,还够不着白莲这等先天神女的择偶要求。

        “既然如此,前辈可敢与太虚立下天道誓言!”

        能得到九品净世白莲的激动心情,已经是让太虚在不能思考其他。

        左右有老君这个后台在,一切困难都是可以解决的。

        是以,在确认白莲所说属实后,太虚生怕其言而无信,立刻要求两人立誓以保证二人之间的交易顺利进行。

        “好,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