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终别

第三十八章:终别

        “可这也不太对啊!若那敖钦真是惧怕我将来因为大凤等人对他不利,那他在奈何不了我的情况下,不是更应该将嫡女送到我这来吗?怎么还会只选一庶女送予我呢?”

        “师弟这却是不知龙王深意了,”

        玄都嘴角微翘,似乎是在嘲讽敖钦一般,道:“龙王所送之女,名为庶女,可为兄敢断言,其必定是其嫡女无疑。”

        “师兄为何敢这么肯定?”

        太虚看着玄都,等着他来解惑,他不知这大师兄,为何连龙女面都没见,便敢如此断言。

        “为兄敢断言,有三点。”

        面对太虚的询问,玄都度步思考几息后,便竖起一根手指道:“第一点,师弟太清唯二嫡传之一,人皇嫡系后裔的身份,值得敖钦将嫡女送给师弟做妾;

        第二点,敖钦本体为赤龙,早年未登大罗,收敛真灵之时,性格暴躁冲动,于内外树敌颇多,近些年来,南海龙族之中不服他之人越来越多,他需要找一个分量足够的外援,来帮他稳定龙宫;

        第三点,也是为兄敢断言龙女为嫡的一点,便是敖钦惧内,这么多年了,还从未听说过他敢于纳过妾,在他不敢欺瞒师弟从旁支选女的情况下,其女必为其正妻所生的嫡女。”

        “敖钦是南海龙王,四海龙族又向来好面子,所以,敖钦为了面上光鲜,便将嫡女说成庶女,即保留了颜面,又用嫡女做妾讨好我?”

        太虚将玄都还未说完的话补充完整,一时之间颇有点不敢相信。

        这敖钦作为一条天生火属的赤龙,竟然也能有如此之多的花花肠子,真的是让人不可思议。

        “是不是不相信这是一条赤龙能干的出来的?”

        “是有些,按说规则领悟越深,对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是越大的才对。”

        “这等你修为到了大罗金仙,便自会明白的。”

        姬弃见太虚已经全部想开后,颇为满意道:“时日也不早了,老祖我便先行回去了,日后路过火云洞,不要忘了回去看一眼。”

        “曾祖父慢走,孙儿得闲了一定去火云洞看望诸位先祖。”太虚躬身行礼道。

        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只要无灾无劫,便可说是与天地同寿,所以,像凡人那般百般挽留,大可不必。

        “嗯~,”姬弃点了点头,似是默认太虚所言,转头看向玄都道:“道友日后若路过火云洞,还请入洞一见,天皇惦念道友多时,必会大开宴席欢迎道友前来。”

        “若是有缘,必会前去叨扰,那时弃道友,可不要拦着贫道不让入内便好。”

        “哈哈哈!道友说笑了,贫道去也!”

        姬弃哈哈一笑,在一抬眼相看,那原本还有人的地方,除了一丝金光还有残留外,哪还有人的影子?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师弟,为兄便也先行告别了,待他日杀劫起时,便是你我师兄弟再见之日。”

        “师兄慢走,师弟便不远送了!”

        ……

        一个月后,岛外沧海之上。

        “两位贤弟,为兄所言之事万万要放在心上,这事关两位生死,可马虎不得啊!”

        沧海之上,太虚把着毕荣、东当两人的胳膊,言辞诚恳的劝说道。

        此时,距离姬弃、玄都离开已有一月,距毕荣等人从道韵之中醒来,也有十余天了。

        在一起喝酒畅言半个月后的今天,开府来贺宾客中最后的一批——毕荣、东当二人,也要离岛回家了。

        “放心,我的姬大将军,鸣条之战那等惨烈的地方我们都能活下来,如今不过是处在战场边缘打打酱油罢了,还能奈我等如何?”

        “你这糙汉,今时不同往日,怎可相提并论?”

        太虚给了一脸嬉笑的东当一拳,直打的这矮胖汉子跳脚大骂不断。

        不过,太虚与毕荣对其早已习惯,并不理会其的胡咧咧,兀自并排向前走着。

        “姬焚,你所说的劫数,真有那么可怕吗?”

        毕荣向来稳当,跟留守太虚泾河水府中的越巴极为相似,也是两人中对太虚所言最为上心的一人。

        “我只能说,这一劫数牵扯甚大,九州之内,海外散仙,三教弟子尽数在内。闹不好,洪荒都会有天地重开的风险。”

        苦于天道感应,有些话太虚并不能明说,否则,天谴降下,他几人谁也跑不了。

        况且,倘若洪荒未来的发展人尽皆知,那知道了一切的洪荒众仙,还会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依照固定好的剧本去上演那记忆中的一切吗?

        不会!

        这是肯定的,太虚在这里活了几百年,深刻的知道,洪荒众仙都将盘古视为一生最大的目标,那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心态,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屈服于既定命运的。

        所以,在言语有限的情况下,太虚只能不断的提醒毕荣、东当两人一再小心,要是事有不顺,便尽快往他烈火岛而来,说不定,他还能保两人性命,免了将来上天为兵为将受人驱使的命运。

        可惜,两人都是一国国师,抛不下红尘恩怨,不然,打一开始便躲在烈火岛之中,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姬焚,便送到这里吧!”

        毕荣、东当站在山门牌楼之下,颇有些伤感的看着太虚。

        这一别,在一相见,便不知是何时了。

        可在他们的家里,还有族人国民在等待着他们,还需他们快些回去以应防突变。

        尽管太虚所言劫数凶险万分,他们很可能会身陨其中,可那又如何?

        他二人乃人族诸侯之子,也是洪荒散仙一员,岂有未战先退之意?

        大劫又何妨,惹急了,他等纵使身单力薄,可也有敢叫日月重开的敢战决死之心!

        这一刻,看着毕荣、东当二人远去的背影,太虚好像又看到了当初夏都城门之下,三十六路大军出征之时的影像。

        ……

        “老爷,吃些水果吧?”

        “不用了,你们先下去吧,老爷我想一个人静静。”

        毕荣等人离去之后,太虚便与两女乘小船飘荡在五行湖三千里湖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