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龙王送‘宝’

第三十七章:龙王送‘宝’

        敖钦是南海地头蛇,与其交好对他百利而无一害,如今敖钦百般示好,他自然也要接着。

        况且,都说‘莫道龙王无宝贝’,他如今没了时刻伴身的生死压力,心情放松之下,也是对其颇为好奇。

        “哈哈哈!好说!好说!道友若来,些许吃食水酒,不过小事尔。”

        太虚的一番举措,让敖钦很是满意,如今右手抚过颔下龙须,心情极是美好,大感一番等待没有白费。

        忽地,敖钦心中一动,却是想见了前几日所见所闻。

        “前些时日见道友座下缺乏人手,恰好,小龙有一庶出女儿,若是跟人族年龄对比,恰好是二八之龄。

        左右,我那女儿天资愚钝,不通政务,让小龙好是头疼。

        如今道友缺乏人手,不若先将其收入门下。若是用的趁手,便让她在道友这里做个帮手,若是用之不惯,打发其回来,小龙在为她谋划便是。”

        说罢,敖钦也没等太虚闻听其言正兀自一脸愕然,还没反应过来。

        只是向着一旁的玄都、姬弃打了个招呼,便转身驾云而回南海龙宫去了。

        “哈哈,你小子,倒是艳福不浅,前有凰女喂果,后有龙女捧萧,真是好不自在啊!”

        眼见敖钦已走,太虚还是一脸茫然没有反应过来,玄都不禁上前拍了拍太虚,乐呵呵道。

        敖钦没有与他和姬弃多言交情,这在玄都意料之中,他与姬弃,洞府都在东方,平日里甚少踏足南海,按龙族的关系网来说,交好他二人,是东海龙族的事情,

        是以,敖钦只要不恶了他二人,其他的,一概不管反而是对他来说是最好。

        只是,看着敖钦临走之时的一句言语便将太虚整的一愣一愣的,玄都反而颇觉有趣。

        “小子,你在外怎么乱来老祖我管不着,可你必须得记住,你将来的血脉嫡系正统,只能是如贤儿、悦儿等纯血人族,否则,他日老祖我若听到你小子将血脉不纯的子嗣扶为嫡系,老祖我第一个不饶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眼见着玄都嘲笑,姬弃一本正经的说教,太虚感觉自己真的好冤枉。

        “我真的跟大凤、二凤没有丝毫逾越啊!龙王送女,我也没说要收啊!也不知这龙王怎么想的,尽然能将亲生女儿送与他人为俾。”

        “你若真的跟那两女没有丝毫逾越,可敢对天道发誓,自证清白?”

        “哈哈!”

        太虚尴尬一笑,见玄都一脸我相信你,你快些发誓自证清白的诚挚表情,太虚心里都快将其骂死了。

        果然,他的眼光一直都是雪亮的,这个道貌岸然的大师兄,果然是个蔫坏蔫坏的混蛋。

        “天道平日日理万机,些许小事,还是不必麻烦天道为好。”

        “呵呵,你小子,敢做不敢当,不就是收个侍妾么?这在我人族有何说不出去的?何必遮遮掩掩这般小家子气?”

        玄都论及跟脚也是人族,还是第一代先天人族,是女娲亲自捏出来的哪一批,如今自称人族,名正言顺正正好。

        “哈哈,这不是我看妖族大都遵循一夫一妻,不好意思被他们比下去吗?”

        太虚所言确实是真的,由于妖族立族之时,女娲、羲和等众多强势女神的存在,以及帝俊、伏羲等也是妖中君子,所以在妖族之中,一夫一妻即是制度也是常态。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妖族之中害群之马也不在少数,即使在妖族昌盛,文明大兴之时,一夫多妻也时有发生。

        到了现在,妖族没落,遵守一夫一妻制度的妖族也是在本能的驱使下,越发的不断减少了。

        “你小子,我等堂堂人族,自有风骨,何必去学那等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不过是收些侍妾而已,大可不必如此遮掩,只要不将其所生子嗣立为嫡系,便可了。”

        一旁姬弃见太虚还是一脸扭捏不愿承认,心中颇有些气愤,堂堂人族,怎能去学妖族?那样一来,岂不是跟禽兽等同了?

        一夫一妻多好?学学这等妖族优良制度不好吗?连这都比不上人家妖族,岂不是禽兽不如?

        这番话太虚没敢说出来,他自己所作所为就站不住脚,又如何去反驳姬弃、玄都两人的观点?

        站在前世的道德制高点去说?

        别闹了,哪有用‘前朝的剑去斩本朝的官’这样荒唐的道理。

        “还有,老祖我提醒你一句,那南海龙王送来的龙女,不论合不合你心意,都不要给人家送回去,知道了吗?”

        “这是为何?我欲与那敖钦交好,纵使他自己不在意庶女,可我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收下吧?

        这倘若日后那敖钦回过味了,反悔了,我不是因小失大,凭白恶了那地头蛇?”

        “你啊!怎么该明白的时候不明白,不该明白的时候却是对啥都门清?”

        姬弃看着太虚脸上的不解,心下大为摇头。

        说起来,太虚在他诸多子孙里,已经算是最为出色的一个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提供帮助。

        那么多子孙,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事分轻重缓急,只有帮助最出色的子孙更快成长起来,才能庇护更多的人安全成长。

        “你想想,你身为太清嫡传,立府在这南海之中,日后必将会是这南海举足轻重的一大势力。

        可你门下呢?

        那风麒麟与你有师徒之缘;两只火凰是你小子的贴身侍妾,这上古三族有两族在你身边都有纯血族人。

        如此一来,你让那敖钦如何去想?”

        太虚闻言,皱了皱眉,他之前是从未往这面想过,一来他收风奇等人都是机缘巧合下碰巧了的。

        二来,他的背景已经是很坚固牢靠了,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去借用麒麟、凤凰这两族的力量。

        可现如今听姬弃一番讲解,太虚却是知晓,自己之前想的确实是有些片面了。

        正如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

        换了谁,看着一方强人枕边人与弟子,都是与自己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这心里都得七上八下,胆颤心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