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太虚证道在线阅读 - 第一章:泾河风云起

第一章:泾河风云起

        “竖子,汝安敢如此!”

        一道怒喝声自泾河水底穿透而出,紧接着,一条身形略显虚幻的三爪金蛟破水而出,直奔天际而去。

        而泾河水面,原本河面平静好似凝固,如今亦是随着这一切而凭空向两岸掀起道道三米有余的水浪,不断拍打着岸边的一切。

        哗啦啦水声不断响起,只见自泾河中央从下而上升起一股直径约一米的水柱,水柱之上,更是站着一青年道装男子。

        只见这男子身高约莫一米八左右,头戴天青色鱼尾冠,身穿浅蓝大袖得罗,足踏分水步云履,手持银星拂尘,除了面容普通外,倒是一个有道全真的打扮。

        只是看男子此时一脸狰狞,且右手按着胸前衣襟上一片明显的血迹,便知他眼下,情况不是太好。

        “姬亶,你个不孝的混账东西!老祖我就是这么教你的?欺师灭祖,你个混账真是一样也不落,真是老祖我的好孙子……”

        朝着三爪金蛟远去的方向大声怒骂咆哮着好一会儿,姬焚依旧是难消此时心头积蓄的怒气。可纵是心头火在难消,他此时也只能有苦自吃,自生闷气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追过去杀了?

        那孙子是人王,真要是这么干了,火云洞诸位老祖第一个饶不了他。

        追过去揍一顿?

        揍倒是能揍,可他贵为豳国国师,兼任豳国护国第一大法师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让是让别人看到他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对自己的乃孙拳打脚踢,这又得让别人怎么说他?

        追过去骂一顿?

        呸!

        无能者才会狂吠,他又不是狗中哈士奇。

        他虽说几百年来混的不如意,丢了众多穿越先辈的面子,可到底也是穿越众之一,更是先天至宝幻灵珠转世而来,天定的主角。

        优雅,才应该是他如今身份的适配词。

        不过……

        “走你!”

        取下腰后挂着的一方盘有九条三爪金蛟的黄金大印,姬焚甩手向着远方金蛟飞走的方向丢去。

        “呼~”

        看着大印快速飞行的轨迹,姬焚长长的出了口气,眼前好像已经看到了快速飞行的大印砸到乃孙姬亶头上时的画面。

        两侧嘴角上扬,心情不禁好了很多。

        果然,对付熊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暴而治之。

        不过……

        姬焚再次看了一眼远处豳国首都,也是之前三爪金蛟飞行的方向,慕然怔了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是缓缓摇了摇头。

        终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祭起一道黄符打向早已飞的看不见影踪的大印。

        转身一甩袖袍,便随着哗啦啦的水声,重新随着水柱落入了水面,不见踪影。

        ……

        “礼毕!”

        随着一身穿法衣,双手向天托举一根龙头拐杖的白发长眉祭祀一身大喊,这场让姬亶担忧许久的祭祀法会终于是赶在麻烦到来之前结束了。

        如今,板上钉钉,就差最后一锤,便可功成了。

        不过,看了一眼远处气势汹汹,向着天坛疾驰而来的一群道士,姬亶知道,这最后一锤,能不能成功敲下,就看接下来的了。

        “君上!”

        众道士行至天坛近前,纷纷放缓脚步,至姬亶之前,行了一礼之后,方才有人上前质问。

        “敢问君上,君上今日所为,可是要弃我豳国而去?”

        众道士中,隐以一浓眉大眼,身形壮硕,头戴逍遥巾,身穿黑色鹤氅,不像道士,倒像武夫的中年男子为首。

        是以,众人刚一站定,中年男子便质问道。

        “哦?原巨,你今日领着这些人,就为此事而来?本君身为豳国国主,怎会弃我豳国百姓而去。”

        面对质问,姬亶好似早有准备,并不显慌乱,反倒一副成竹在胸之样,三十许的面容之上,尽显刚毅,没有丝毫没有妥协的迹象,这让下首站立的原巨,心中不禁打起了鼓。

        莫非,琅岐这小子框我?

        君上并不是要弃国而去?

        可这天坛之上还未撤去的种种迹象,也不太对啊。

        想到此,原巨指了指周围,问道:“君上,如今时节不对,还不到祭祀天地祖先之时,不知君上这是?”

        “祭告天地祖先,佑我豳国百姓,保佑我等迁移顺利,到达周原。”

        “什么?”

        听闻姬亶所言,众道士中顿时杂言纷飞,议论纷纷。

        “君上,你还说你不是要弃国而去?你如此做,可还对得起我豳国先辈!”

        道士之中,原巨第一个忍不住,直接怒喝道:“想我豳国,乃大夏诸国之一,自公刘建国至今,以享国运三百余载。

        东至子午岭,南至旬邑,西至关山,北至华池,地之大,物之博,遍数西北,也是繁华所在,天府之地。

        如今,君上你竟然想弃此宝地,东迁周原!

        君上,你,你可曾将我豳国百姓,放在心上!”

        怒发冲冠不足以形容此时的原巨,其本人长得便是五大三粗,面容粗犷。

        平时身穿道袍本就掩盖不了其粗犷的本质,如今发怒起来,眉眼怒张,不像人,倒像是一择人而嗜的吊睛白额虎。

        “哈哈哈!”

        面对原巨的愤怒质问,姬亶不怒反笑,这一笑,便是十来分钟。

        他自己尴不尴尬不知道,反正此时下首众道士,反而从刚开始的愤怒不解,变成了如今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

        可不是吗,正常人,谁人能连笑十余分,莫不是……

        环首四顾,众道士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相同的一点。

        莫不是,君上国事烦劳,以至于劳累成疾,失了心智?

        “你们啊你们,真的是活得久了,这惹人发笑的本事,也是越来越厉害了。”

        停止了笑声,也不管眼角那是不是因为剧烈大笑而流出的泪水。

        姬亶一步一步向前,来到原巨身前,虽身高只有一米七八,不如接近两米的原巨看起来威武。

        可此时,便是随便在路上拉来一个眼花的老汉,也能看出,两人论气势,绝对是姬亶完胜。

        不过这也好理解,姬亶上位至今,已有十余年。

        从孩童时便被姬焚带在身边教授帝王之学,且在少年之时便自其父先豳国国主绀的手上接过了国主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