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学霸女王马甲多在线阅读 - 第239章 难怪京城第一少那么宝贝她

第239章 难怪京城第一少那么宝贝她

        杜巧颜也有微博,粉丝两百多万。

        不知是哪个闲着蛋疼的网民,跑到杜巧颜微博下发言:

        “巧颜姐,你爷爷和季少爷爷是战友,你就看在两家的面子上,赶紧教教叶无双吧,别让她丢人现眼了。”

        杜巧颜看到留言,讥笑一声,打出来回复的字却礼貌和善:

        “抱歉,我要准备冬奥,冬奥结束还有一系列的赛事,爱莫能助。”

        叶无双的黑粉跟着回复:

        “杜小姐忙着为国争光,天天训练已经够累了,还要她去教一个无所事事的女人花滑?她配吗?/微笑。”

        逆反心理,让黑粉开始炒“盛宴cp”,即:季深和杜巧颜的组合。

        如果有人反驳,说季深和叶无双官宣了,这样不合适。

        黑粉一句话怼回去:

        我圈地自萌不行吗?我碍着谁了?你太平洋警察,管这么宽?我没有磕cp的自由吗?

        堵得人无话可说。

        -

        眨眼间,又过了半个月。

        “怪物”叶无双熟练掌握六种跳跃的三周跳。

        这下别说尤晴嫉妒了。

        教练戴青州也嫉妒了。

        “这找谁说理去?”戴青州无语:“好多女单练习十年,才能跳成这样,你一个月就从入门到精通跳跃了?”

        “倒也没有精通跳跃。”叶无双摇头,黑瞳平静无波。

        尤晴呵了一声:“你还谦虚起来了?”

        “没有,我的意思是,旋转我也精通了。”叶无双演示了几种旋转。

        花滑比赛的编舞,除了有跳跃要求,也有旋转要求。

        以叶无双个人而言,旋转比跳跃简单,她就自学了。

        尤晴和戴青州:“……”

        分明是装起来了!

        可恶!

        “从明天开始,你们去地下冰场训练吧。”戴青州忽然想到一件事。

        “怎么了?”叶无双不明白戴青州为何突然换地方。

        地下冰场很少会启用。

        “一是因为,你需要相对宽阔的地方,试着练习整套节目;二是因为……”尤晴语气一顿,耸了耸肩:

        “协会有两个不听话的女孩,偷拍你摔跤的视频上传网络,引起了不太友善的评论。”

        后者是重点。

        她和会长都训斥过两人,结果两人隔天就晒了个自拍。

        这自拍好巧不巧,背景是叶无双摔跤。

        两人还装无辜:我只是发个自拍,我怎么知道叶无双会摔跤,协会不允许成员自拍吗?

        大有一副,你敢限制我的自由,我就敢曝光你的霸道规矩,谁怕谁?

        两人天赋有限,未来不打算靠花滑吃饭,十分理直气壮。

        甚至巴不得戴青州真这么干,好让她们立个“不屈服”的人设——

        现在的网络就是这样,人设足够讨喜,就能赚钱。

        戴青州为了保护叶无双,只好启用地下冰场。

        “原来是这件事。”叶无双反应平淡,拧开矿泉水瓶子,仰头喝了一口。

        她知道那两个人一直在偷拍。

        她不在意。

        与其花费时间阻止或训斥她们,不如多练一次跳跃。

        时间太宝贵了。

        “她们心眼小,嫉妒你跟季少的关系,也嫉妒你天赋好。

        上传出去的视频,只有你的摔跤,别人不知道你是为了三周跳才摔跤的,以为你没天赋。”尤晴漂亮的丹凤眼一闪:

        “你或许可以发个声明,免得大家一直质疑和嘲笑你,反正我刷到那些评论的时候,气得够呛。”

        她想起自己当年落选国家花滑青训队时,也是被亲戚朋友这样嘲笑的。

        “不用生气。”叶无双拍拍尤晴的肩膀,声音清冷:

        “当你拥有足够的实力,那些质疑和嘲笑,会自己把路让开。”

        生气、委屈、不忿或难过,不能终止现状,只会让人陷入精神内耗。

        调节情绪,朝目标奔去就好。

        即便最后没有成功,也比那些只会冷嘲热讽的人强大。

        尤晴表情微微僵住。

        是了,她太执着曾经,把自己绊住了,夜夜难以入睡。

        她垂下眼帘,再睁眼时,眸光干净纯粹。

        “走,去地下冰场,我给演示一下我的节目。”她和叶无双离开。

        戴青州看着两人的背影,唇角上扬,眼神欣赏。

        能说出那样的话,这个叶无双,是个人物。

        难怪京城第一少那么宝贝她。

        “我真是好奇,当那些网友知道叶无双的花滑实力后,会露出怎样一副表情。”戴青州摸着下巴。

        -

        地下冰场。

        尤晴充当教练给叶无双讲解:

        “花滑单人正式比赛,分为两场。”

        “一场是短节目,英文简称sp,时长2分40秒,类似于初考,主要考验选手的基本功,得分靠后的选手会被淘汰。”

        “短节目硬性要求有一个2a以上的单跳,一个难步伐进入三周以上的单跳,一个二连跳,一个跳接旋转。

        以及有且仅有一次的换足联合旋转,和……”

        “没被淘汰的选手,接下来要比自由滑,英文简称fs。”

        “女单自由滑4分钟,要求必须有……”

        介绍完毕,尤晴滑进冰场,站立中间:“自由滑和短节目,都需要编舞,可以自己编,也可以找专业的人编。

        选手一般都找专业的人编,毕竟花滑不仅考验技巧,也考验美感,编舞不合格的话,会让整体感官下降。

        我就是花钱请国外一个教练编的。

        我短节目所选择的音乐伴奏,是肖邦的《夜曲》。”

        音响传出肖邦的《夜曲》。

        尤晴闭上眼,短暂的前奏结束过后,她睁开眼,往后一滑,体态纤美优雅,神情投入,有淡淡的忧伤。

        恰到好处的跳跃和旋转,令节目增分不少。

        “你的跳跃都在后半段。”叶无双发现这个问题。

        “是的,大部分选手考虑到体力的原因,会把跳跃放在前半段,我放后半段,理由是后半段跳跃,有个1.1的加分倍数。”尤晴喘息着挑眉:

        “我的短节目怎么样?”

        “美不胜收。”叶无双如实吐露自己的感官。

        那些跳跃、旋转、连续步,配上合适的曲子,出现在合适的节点,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她也曾在手机搜过全球知名花滑女单的视频。

        但现场看,是另外一种冲击。

        尤晴被夸得心发怒放,说道:

        “距离选送名额的比赛还有一个月,你是打算自己编,还是找人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