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狂姑爷在线阅读 - 第600章 谈判交锋

第600章 谈判交锋

        柳珪看着眼前的林丰,一时间有些恍惚。几年前他在临淄见到林丰的时候,当初的林丰很年轻,还是一介白衣,没有什么身份。如今的林丰,不仅是秦国的大军主帅,更是秦国的镇国公,权势赫赫。

        林丰坐在上方,便给他极大的压力。

        他深知这次的谈判,不容易。

        柳珪更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任务,他正色道:“林帅,齐国愿意做出赔偿。秦国释放陛下,我齐国给予粮食一百万石,钱财三十万两白银。只要秦国同意,立刻交割钱财。”

        “哈哈哈……”

        林丰听到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柳珪真是尽职啊。

        柳珪作为齐国的使臣来谈判,肯定知道齐国的底线。可是柳珪一开口,用这样的条件来试探,甚至这条件简直是侮辱人。

        一百万石粮食!

        三十万两银子!

        这算什么?

        柳珪作为使臣,他见林丰发笑,心中清楚林丰为什么发笑,他缓缓道:“林帅,其实我刚才提及的条件,已经是很大的诚意。陛下被擒,齐国内部有很高的呼声,要另立新君,不管陛下的死活。先前见到陛下,我是为了安抚陛下。所以朝廷为了能达成统一的意见,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儿。”

        柳珪有自己的打算。

        如果他一开口就说出自己的谈判底线,万一林丰狮子大开口呢?

        他要谈,也是一步步地谈,不可能一步到位。

        柳珪是齐国人,这一次齐国落败,肯定会签署丧权辱国的条约。他来负责谈判,即便遭受林丰的白眼,他也认了。如果遭受一点白眼,就能换来更好的条件,减少齐国的损失,他愿意承受。

        林丰双手撑在案桌上,身子微微前倾,正色道:“师兄,你要清楚一点,秦国和齐国的战事,到底是谁挑起的呢?究其根本,是田和安排人刺杀我。”

        “如果没有这一点,秦国不可能发兵。”

        “如今,田和落败了。”

        “你区区一点钱,连补偿我秦国出兵的损耗都办不到。甚至这一战下来,秦国的损失也是颇大。你的这点钱,连后勤补给都不够,更别说对将士的抚恤嘉奖等。”

        林丰叹息一声,说道:“这样的条件,我不可能同意。如果我同意了,秦国的将士不会答应,死去的数万亡灵更不会瞑目。至于秦国的君臣,也不会同意。”

        柳珪正色道:“林帅,你认为要什么样的条件,才同意谈和呢?”

        林丰轻轻一笑。

        柳珪这是要套话吗?

        一旦林丰主动提出条件,柳珪就可以借此评估一番,再看人下菜。

        林丰说道:“这一次是齐国战败,是齐国来侵犯我秦国。而且如今是齐国想把人换回去,自然是你齐国说条件。如果仅是刚才的条件,就不必提了。”

        柳珪心中叹息一声。

        难啊!

        换做另外的人,或许就直接先提出条件,他能顺势开始谈。

        或许,未必能提到割让土地上。

        柳珪打心底,不愿意割让齐国土地的。他沉默半晌,直接道:“林帅,我齐国愿意给予更多的补偿。三百万石粮食,以及一百万两白银。”

        “来人,送客!”

        林丰直接吩咐了下去。

        柳珪这样的谈,林丰没打算惯着,即便柳珪是他的师兄,林丰也不会任由柳珪搅和。

        这条件纯属敷衍。

        柳珪见士兵进入,连忙道:“林帅稍等,请等一下。”

        林丰摆了摆手,士兵退下后,林丰直接道:“师兄,你我之间虽然分属不同的立场,各为其主。但是我认为,你提出的条件,至少应该考虑一下是否合适,而不是一味地试探。”

        “如果师兄认为,你我是师兄弟,就一点点地试探,我认为大可不必,没有这样的必要去做。”

        “你是齐国人,我也是秦国人。”

        “你是齐国使臣,我也是秦国主帅,各自肩负使命。”

        林丰说道:“你要为齐国负责,我也要为秦国的无数人负责。”

        柳珪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林帅,我就直接透底。齐国的条件,赔偿一百万石粮食,三十万两白银。这一条件,是物质上的赔偿。另外,齐国愿意让出冀州魏郡,割让魏郡给秦国作为赔偿。”

        冀州本身是一片沃土,是昔日夏国比较富饶的地区。

        魏郡在冀州内,是很重要的一地。只是相比于割让整个冀州来说,如果用魏郡一地,再加上一点粮食和钱财,就可以换回田和,一切还是值得的。

        林丰心中明白了。

        齐国方面已经做好了割让冀州的准备,而且柳珪提及的只是割让一地。

        实际上,绝不止于此。

        林丰为什么一直让柳珪提条件,就是要看齐国方面,是否提及割让土地。如果齐国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出割地赔款,那么想要齐国割让冀州,就需要一定的拉锯谈判。

        如今在第一轮的谈判上,柳珪就提出齐国愿意割让一地,一切就明白了。

        林丰不再兜圈子,直接道:“师兄,你提及的条件,还是不行。罢了,你我是师兄弟,我懒得卖关子。我秦国的条件很简单,齐国赔偿三百万石粮食,一百万两白银,割让整个冀州。”

        “只要齐国答应,秦国愿意释放田和,达成两国的邦交。”

        “一句话,这一次的战争,完全是由于田和单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如果不是田和安排人刺杀我,挑衅秦国,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结果。”

        林丰说道:“这是秦国的条件。”

        柳珪叹息一声,说道:“师弟,你提及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割让整个冀州,一旦消息传回国内,会有无数人抨击。乃至于,会激起动荡的。师弟啊,我割让魏郡给你,已经是极限。”

        柳珪也开始打感情牌。

        没办法,不能不打感情牌,直接割让整个冀州,这样的条件太苛刻。

        林丰心中知道柳珪的意思,他不可能退让,便道:“我也知道师兄难办,可是割让冀州的条件,是太子亲自决定的。如果我放弃了条件,如何向太子交差呢?”

        “更进一步说,我如何向死去的秦国万千将士交代呢?我这里,也是没办法。否则,一旦我因私废公,恐怕激怒了太子,会引发更大的问题,请师兄见谅。”

        林丰说道:“师兄为难,但我也为难啊。”

        柳珪暗道林丰难缠。

        真是一丁点的退让都不愿意。

        柳珪也没有放弃,继续道:“师弟难办,我也是难办,那就这样吧,各退一步。冀州方面,我愿意大范围的割让。不过渤海郡、清河郡、河间郡这三地,要留下来给齐国。魏郡、赵郡、巨鹿郡以及冀州北部的所有地区,尽皆划给秦国,你意下如何?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