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狂姑爷在线阅读 - 第599章 师兄弟再见面

第599章 师兄弟再见面

        中军大帐内。

        赢玉乾一脸的笑容,又在和林丰下棋。

        林丰苦着脸,一脸无奈。他是不想和赢玉乾下棋的,因为赢玉乾是臭棋篓子,水平差还爱下棋。偏偏白策军、王烈等人,根本不下棋,导致赢玉乾只找他来下棋。

        即便林丰用尿遁以及各种理由,都是被抓回来。

        根本就躲不开。

        到最后,林丰就干脆放弃,听从安排了。

        两人正下棋的时候,营帐门帘撩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士兵撩起门帘进入,躬身道:“太子殿下,齐国使臣柳珪到了营地外求见。”

        赢玉乾眉头上扬,脸上多了一抹笑意。

        来得速度啊。

        还没过去几天,人就已经来到了军营外。

        赢玉乾看着棋盘上的局势,眼见即将落败,伸手一抹棋盘,搅和了棋子,微笑道:“林丰,柳珪来了。如果我没有记错,他是你的师兄。这个人,是否暂时晾着?”

        “没有必要搞什么下马威,没意义的。”

        林丰摇了摇头,他见赢玉乾搅和棋盘,反倒是松了口气。

        正巧,他都不想下棋了。

        林丰继续道:“岳父,柳珪这一次来,是有求于人。咱们晾着他,只会耽搁我们自己的时间。我们和他谈判的内容,其实很简单,达到我们的条件,就可以释放田和。”

        “如果能兵不血刃拿下冀州,自然是极好的。一旦齐国拒绝我们的条件,秦国不惜一战。虽说柳珪是我的师兄,可是公归公私归私,不能混淆在一起。”

        “如果混为一谈,岂不是公器私用。”

        平日里林丰和赢玉乾在一起,都是称呼岳父。

        这是私人的称呼。

        正式场合,自然是君臣关系的称呼。

        赢玉乾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倒是有些担心,齐国方面只给一定的代价,给不到我们的条件。”

        林丰轻笑起来,道:“岳父多心了。”

        赢玉乾道:“什么意思呢?”

        林丰解释道:“其实很简单,我们手握田和,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如果齐国方面,不同意我们的条件,那就再让黑冰台的人在临淄散播消息,说齐国执政的大臣没有谈判的诚意,宁愿放任皇帝在外面沦为阶下囚,也不愿意换回皇帝。”

        “冀州这个地方,齐国也是刚刚掌握,根基不深。”

        “齐国上下的百姓,对于冀州没有多少的认同感,也没有觉得这就是齐国的。在这一前提下,我们的条件,齐国人会愿意的。一旦齐国不同意,我们散播消息后,舆论哗然,执政的晏子初和田育,碍于名声挡不住舆论的抨击。”

        “皇帝不在,朝局本就风雨飘摇。他们如果还要拖延时间不同意,会有许多人抨击他们。”

        “他们不愿意,也得愿意。”

        “如今的田育和晏子初面临的压力,不仅是国内,还有我们秦国给予的压力。”

        林丰神色自信,笃定道:“所以谈判的条件,岳父不必担心。这一次的谈判,必定成功。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接管冀州后,如何接管的问题。”

        赢玉乾微笑道:“我已经传书回去,一方面向父皇禀报此战的战果,另一方面请父皇安排大批官员来前线,准备去接管齐国割让的城池。”

        “书信中,我暂时没有提及齐国到底能割让多少土地,只是让父皇多安排一些治理地方的人。大体的人员构架,至少是一个州的刺史,以及诸多郡太守。”

        赢玉乾说道:“有这些人抵达冀州,足以保证运转。”

        “岳父英明!”

        林丰脸上露出了笑容。

        有赢玉乾的安排,事情就好办了。谈判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即便谈判完成,齐国也还需要一定时间安排。

        如今,有充足的缓冲时间。

        赢玉乾说道:“谈判的事,你来负责,让人把柳珪带到你的营帐中即可。”

        “喏!!”

        林丰直接就回答。

        涉及到的谈判,不是什么难事。

        他起身离开中军大帐,回到自己的帅帐,安排人把柳珪带进来。

        柳珪先前在营地门口等了一会儿,他认为可能会被晾着,好在时间不长,就有人来带着他进入。只是进入营帐中,柳珪见接见自己的人竟是林丰,心中很是惊讶。

        怎么是林丰呢?

        他已经了解清楚,秦军坐镇的人,是大秦太子赢玉乾,林丰只是军中主帅而已。

        要接见他,该是秦国太子。

        柳珪虽说是林丰的师兄,可是打心底,他对林丰竟有些发怵。

        事已至此,柳珪不得不上前行礼,躬身道:“齐国使臣柳珪,拜见林帅。”

        林丰微笑道:“师兄不必多礼,坐。”

        柳珪内心稍稍放松,他直接道:“林帅,我代表齐国来出使,希望换回齐国陛下。只是在此之前,我希望见一见我齐国的陛下,恳请林帅准许。”

        他仍是以林帅称呼。

        毕竟林丰是秦军的主帅,而且这是公事,不是私人事情。

        林丰点头道:“我给师兄安排一番。来人,把田和带过来。”

        林丰吩咐了下去。

        柳珪连忙道:“林帅,可否让我单独和陛下说出呢?”

        林丰眼眸微眯着,带着一丝审视,缓缓道:“我让师兄见田和,已经是破例。正常情况下,顶多让你远远的看一看田和,知道他生死无忧,没有被虐待,就是顶天的安排。可是我直接让人把田和带过来,已经仁至义尽了。”

        柳珪讪讪一笑,道谢道:“是我让林帅为难了。”

        林丰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柳珪的确是他的师兄,有兄弟情谊。可是,涉及到秦国的利益,林丰不可能因私废公,让柳珪单独见田和。

        这是不可能准许的。

        一切,当以秦国的利益为先。

        这是一个林丰必须要遵守的准绳,不能破例。

        柳珪不再说话,静静的等待,时间不长,田和被带进来。田和衣衫有些凌乱,头发都乱糟糟的。他看到柳珪的瞬间,登时眼前一亮,兴奋道:“柳卿,你来了,是要迎接朕回国吗?”

        “琅琊王和丞相安排臣出使,和秦国谈判,会换回陛下的。”

        柳珪正色道:“陛下,或许时间会比较长一点。但是,请陛下务必保重身体。”

        “好,好,好。”

        田和脸上满是激动神色。

        他知道了国内的情况,也就松一口气。这段时间田和吃不好睡不好,更担心田育和晏子初会另立新君。万一田育和晏子初要扶立另外的人,田和根本没办法阻拦。

        田育是琅琊王。

        晏子初是丞相。

        两个人都是先帝安排辅政的重臣,在齐国都是有极高的威望。如果两人铁了心不管田和,即便田和提拔了许多心腹起来,这些人也不是两人的对手。

        如今,田和再无顾虑。

        林丰吩咐道:“既然都安心了,就到此为止。来人,把田和带回去。”

        “喏!”

        士兵上前,带着田和就下去。

        “柳卿,一切辛苦你了。”

        田和走出大帐时,都还有声音传进来。

        柳珪深吸口气,稳住心神,正色道:“林帅,在下代表齐国来出使,希望秦国释放陛下。”

        林丰问道:“师兄,我秦国是礼仪之邦,没打算扣押田和,也愿意释放田和。但是,齐国的条件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