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狂姑爷在线阅读 - 第598章 底线

第598章 底线

        齐国帝都,临淄。

        琅琊王府。

        田育在这一段时间,反倒颇有些紧张。关于康妃患病的消息,已经通过康妃宫中的太监去传话。而且他运作的,仅仅是让康妃患病。至于通知田和,那是康妃宫中的太监自发进行,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一次的事,只有田育和晏子初知道,没有更多的人知悉。

        书房中,田育正在翻看监察司最新传回的消息。之前没有晏飞传回的消息,田育半点不担心,也不怎么关注前线的战事。因为有晏飞在,田育就可以不管。

        然而田和去了前线捣乱,局势就不一样。

        情况,更是复杂。

        一旦田和处处掣肘,甚至会导致这一战溃败。

        这是田育担心的,甚至田育更觉得这些年下来,齐国因为连续的强盛而过于忘乎所以,皇帝也过于浮躁。这样的局面,对齐国是相当不利的。

        所以田育在这期间对前线的战事,一直很关注。

        在田育翻看资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大厅外传来,监察司的副统领林吉舟进入。

        林吉舟神色慌张,高声道:“王爷,大事不好了。”

        田育皱眉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吉舟高声道:“前线大军溃败,陛下被擒,晏飞、孙有道战死,以至于全军覆没。”

        轰!!

        田育脑中仿佛炸了一般,脑子晕乎乎的,眼前更是一片空白。

        好半晌,田育的视线才恢复,整个人都有一种漂浮的感觉。他干瘦的手撑在案桌上,面颊严肃而冷峻,眼神锐利无匹,沉声道:“林吉舟,此事当真?”

        “绝对是真。”

        林吉舟无比的慌张,迅速解释道:“前线负责打探消息的监察司哨探,已经传回确切的消息。之所以这一战落败,不是因为贪功冒进,也不是因为晏飞将军指挥失误,是因为陛下擅自从前线撤离。”

        “据军中逃出来的禁军士兵说,因为康妃患病,康妃宫中的太监擅自离开去前线,把消息告诉了陛下。以至于,陛下心急如焚,直接从军中离开。”

        “哪里知道陛下撤离,却被秦军的哨探发现了行踪。以至于秦军方面,派遣一支大军包围了陛下,更采取围点打援的策略,要算计我们。”

        “晏飞将军得到消息,迅速驰援。”

        “因为秦军不断地派兵进攻陛下所在的禁军队伍,双方展开大战。”

        “在双方不断投入兵力厮杀时,孙有道将军带人去秦军营地偷袭,却是遭到埋伏,以至于孙将军战死。而且秦军方面,也安排人袭击我们的营地。”

        “孙将军被杀,我们的营地被攻破,所有秦军汇聚在前线战场,晏飞将军挡不住了,以至于我军兵败如山倒。”

        “当时,晏将军为了让陛下能迅速撤回,亲自带人殿后,为陛下拖延时间。”

        “最终,晏将军当场身死。”

        “我齐国将士,无数人赴死。陛下带着人撤离,撤了很远的距离,却遭到林丰穷追不舍的追击。林丰死死追了一天多的时间,最终陛下被擒拿,所有军队溃败,逃出来的人是极少数。”

        林吉舟神色带着一丝的惶恐。

        田和是齐国的皇帝,是整个齐国的根本。如今田和出了差池,齐国必然是动荡不休。

        田育神色僵住。

        这一战,竟是因为田和撤退导致的。而田和之所以会撤回来,是因为他的算计。他为了让田和不掣肘晏飞,所以运作了这一事情。

        这一刻,田育内心无比自责。

        如果不是因为他安排人使得康妃患病,前线皇帝虽说会掣肘晏飞,可是至少不会大溃败。

        林吉舟见田育恍惚,只是认为田育是忧心前线的战事,他连忙道:“王爷,局势危机,必须立刻做出应对。可以想象到,一旦消息在临淄城内传开,肯定会引发动荡的。”

        “来人,请晏丞相来议事。”

        田育很快吩咐下去。

        局势动荡,必须要晏子初全力配合。唯有如此,才能稳住齐国朝中的局势。只是侍从刚往外走,就已经有侍从进入,迅速禀报道:“王爷,晏丞相求见。”

        “快请。”

        田育迅速吩咐一声。

        “老夫已经来了。”

        晏子初的声音传入,他迈着匆忙的步子,进入书房中,吩咐道:“所有人退下,本相和王爷有事情商议。”

        “都退下吧。”

        田育跟着吩咐了一声。

        他知道晏子初肯定也得到了消息,心急如焚才会直接安排,他没有计较晏子初主动安排的事情。

        两人在书房中相对而坐,晏子初道:“王爷,老夫刚得到坊间传出的消息,齐国大军在前线溃败,晏飞、孙有道战死,陛下沦为阶下囚,大军被斩杀七万多人,被俘虏了一万多人,监察司是否得到消息?”

        田育点了点头,叹息道:“本王也是刚刚得到监察司的消息。”

        “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晏子初如今还有些懵,前线局势一直很稳定。即便皇帝掣肘晏飞,也不至于突然就溃败。

        这情况太突兀。

        田育没有兜圈子,直接说了大体的情况,当晏子初听完,也是彻底懵了。

        前线溃败,竟是皇帝造成的。

        换言之,这是他和田育联袂决断安排的结果。

        这是他们造成的吗?

        晏子初尴尬无比,沉默了半晌,才缓缓道:“咱们费尽心机地谋划,希望陛下不掣肘晏飞。最终,却是阴差阳错导致了这一战的落败。王爷,我们两个老家伙操劳半生,成了齐国的罪人啊。”

        田育大袖一拂,断然道:“丞相,我们有原因,前线也有原因,陛下也有原因,不是所有的责任都在我们这里。而且现在,不是论罪的时候。”

        “道理,自然是这个道理。”

        晏子初叹息一声,道:“只夫这心中,实在堵得慌。费尽了心力,最终换来的结果,却是弄巧成拙。”

        田育说道:“谁不难受呢?可是难受,无济于事。现在要做的,是解决当下的困境,解决如今面临的麻烦。唯有解决了这些,才会使得齐国稳定。另外,陛下被生擒,沦为阶下囚,咱们必须换回陛下。”

        晏子初正色道:“要换回陛下,恐怕要付出大代价。这一次秦国获得胜利,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敲诈勒索的机会。尤其林丰在前线,这个人很难缠,他肯定会刁难。”

        田育思忖一番,说道:“这一点,本王也清楚,只是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当下的关键,一方面是稳住朝政,另一方面是派遣使臣去前线换回陛下。”

        “依我看,先宣布陛下被生擒的消息,让所有人知道,再安排太子监国。你我两人,仍是共同辅政。最后,再派遣使臣去前线谈判。”

        “太子监国,保证了齐国的法统和稳定,没有人会提出异议。即便有,也能镇压。如果陛下实在回不来,就扶持太子登基继位,我齐国和秦国抗衡到底,死战不休。”

        “如果陛下回来,陛下作为太子的父亲,他直接主持大局,一切平稳过渡。”

        “这时候,必须稳定朝局。”

        “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必须要制止,否则容易生变。所以禁军方面,全面接管皇城的防守。城外驻军,也必须随时掌控。至于城内的兵器府库,必须牢牢掌控在手中。”

        “否则,一旦其余的藩王有什么心思,那就难以预料。”

        田育眼神锐利,说道:“这一次,必须军队、朝政同时管控。等陛下回来后,你我两人告老还乡便是,各自退下来,也算是对我们的惩罚了。”

        晏子初点头,心中松了口气,赞同道:“王爷的安排,老夫没有任何意见。”

        他其实也有一丝的担心,万一田和被擒拿,田育有其他的心思呢?

        田育也是皇室宗亲,而且田育的权柄和威望都很大。

        听完田育的话,晏子初再无任何的担心,他开口道:“王爷,如今要派遣使臣前往出使,谁去最合适呢?”

        “让柳珪去。”

        田育直接作出了决断。

        晏子初一听,眼前一亮,赞许道:“柳珪和林丰师出同门,的确更好谈判。虽说林丰不讲情面,可是我齐国会给予好处,总归是能谈一谈的。只是王爷认为,秦国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呢?”

        田育沉默下来,思考了许久,开口道:“秦国发兵来进攻,不可能单纯讨要一点粮食和钱财。我认为,秦国最基本的条件,都会让齐国割让城池。”

        晏子初面色陡变,沉声道:“一旦割让疆域,那就丧权辱国了。”

        田育道:“没办法啊。”

        晏子初想了想,开口道:“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我建议割让冀州的地区。毕竟,这不是齐国传统意义上的版图,把这些割让出去,朝野上下还能接受。”

        田育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最后的底线是割让冀州。当然,最好能少割让一些冀州的地方。至于钱、粮,林丰真的要强求,答应也没什么,齐国也能给钱。最好的结果,是赔偿一点钱粮;次一点的结果,割让一部分冀州。最坏的结果,则是割让整个冀州,再赔偿钱粮。”

        晏子初道:“老夫会把这一安排,告诉柳珪,让他斟酌洽谈。”

        田育点了点头道:“去吧,你安排后,我们联手稳定朝政。现在的关键,就是朝政和国内不能乱。一旦乱了阵脚,更会被人趁虚而入。说不定秦国方面,就是等着咱们内乱。”

        “的确是。”

        晏子初也是再度点头。

        他急匆匆离开琅琊王府,回到丞相署衙,便安排人通知了柳珪来。

        柳珪脸上,一脸的忧愁,很显然也是听到了前线的风声,知道前线大军溃败的消息。

        柳珪行礼道:“卑职,拜见丞相。”

        晏子初沉声问道:“前线落败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吗?”

        柳珪回答道:“卑职得到的消息,都是坊间传闻。甚至坊间的消息,已经是愈演愈烈,无数人都在议论。只是卑职不知道,消息是否属实?”

        晏子初喟然叹息一声,说道:“消息属实,老夫已经和琅琊王会面,谈了这一事情。”

        柳珪正色道:“如何处置呢?”

        晏子初直接道:“朝廷会立刻安排,以太子监国。虽说太子年幼,可是有了监国的人,就有了法统的继承人。另外,你作为使臣,前往和秦国谈判。谈判的底线,大致是……”

        先前田育和晏子初洽谈的条件,晏子初再度阐述了一遍。

        大体情况说完,晏子初道:“柳珪,陛下是齐国的主心骨,不能出任何的问题。所以,必须把陛下换回来。如果秦国还要狮子大开口,齐国便和秦国一战。我齐国愿意给予最大的诚意,可是,齐国也不惧一战。真要是开战,齐国奉陪到底。”

        “喏!”

        柳珪郑重回答。

        他得了晏子初的话,大致就有了底气,知道该怎么办。

        诚然,柳珪也知道林丰一向是公事公办,不好谈判。他这一趟的出使并不容易,但总归要去试一试。

        “去吧。”

        晏子初摆了摆手。

        柳珪揖了一礼,就躬身退下,回到家中更换了衣衫,就急匆匆的离去。

        柳珪也忧心前线的局势,更担心皇帝的安全。所以这一次出使,他不是乘坐马车赶路,而是骑马赶路,以最快的速度行进。好在如今进入初夏时节,到了晚上依旧不怎么寒冷,换做大冬天的赶路,根本无法一直前进。

        柳珪一路疾驰,最终来到前线,来到大峰口的秦国大营外面。他抖了抖衣袍,一脸严肃,昂着头看向营地门口的士兵,直接吩咐道:“齐国使臣柳珪,特来拜见,请立刻通报。”

        “等着。”

        士兵得了柳珪的话,吩咐了一声就转身去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