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蜀汉我做主在线阅读 - 第777章 为刘兰芝撑腰,整治恶婆焦母

第777章 为刘兰芝撑腰,整治恶婆焦母

        乔玄祭日诸事,办得风光。

        皖城百姓见证了这一幕,心头也是震憾不已。

        刘封这个大汉秦王,似乎与孙策、周瑜、孙权这些曾经统治庐江郡的豪强不一样,在索取税赋的同时,还对庐江人颇有亲近感。

        “殿下,还记得老朽不,    当年守皖城,老朽给殿下递过水。”一个走路抖抖颤颤的褐服老吏,来到刘封的队伍前面,鼓起勇气喊道。

        他这一叫喊,顿时激荡起了众人的信心,这些皖城百姓在看到刘封没有训斥的意思后,    也跟在后面围拢起来。

        皖城这个地方,    刘封前面来过两回,这是第三次到来。

        不过,前两次的遭遇都不甚美好,但那和皖城普通的百姓无关,正如刚才老人家所说,在刘封守城之时,这些皖城百姓还是给了刘封很大的帮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皖城百姓的这一份支持,刘封不能相忘。

        “老人家,这是庐江郡新任的焦太守,接下来,庐江就由他来治理,你们有什么事情,可到太守府找他。”

        刘封一边说着,一边和焦仲卿一起,来到刚才说话的老吏面前。

        “三叔公,是你吗?我是仲卿,焦家的二郎?”焦仲卿见到老吏,    忽然神情激动起来。

        皖城焦氏,算是当地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族群。

        焦仲卿当年能当上皖城太守府小吏,    这焦三叔帮了大忙。

        “二郎,真是二郎,焦家二郎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对了,你夫人焦刘氏还好吧,有没有一起回来?”

        焦三叔欣慰的拍了拍焦仲卿的手,语声哽咽的问道。

        焦仲卿和刘兰芝当年之事,闹得沸沸腾腾,对于焦母的做法,焦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比如焦家这位三叔,则很不认可焦母要拆散焦刘姻缘的决定。

        “三叔公,兰芝刚才陪着两位夫人在祭陵,一会儿就回来,她现在是秦王府的女长史,地位可比我要高得多。”

        焦仲卿摇头苦笑一声道,刘兰芝在秦王府后宅多年,深得诸夫人的喜爱,    他要是敢对她不好,    那不用刘封吩咐,孙尚香等诸位夫人,就能把他焦仲卿给训斥了。

        焦仲卿回归皖城任太守,这个消息如同雨后春笋般,迅速的传遍皖城大小街巷。

        城乐,焦宅。

        焦母老了,只能柱拐蹒跚而行的她,经历了大儿早夭,二儿离家的苦楚之后,不复当年恶婆婆的凶悍样子。

        “焦家大人,你家二郎成了太守,你接下来可要享福了。”有乡邻听到这個消息,连忙来向焦母贺喜。

        “二郎,二郎他回来了?他怎么不来见我?”焦母闻言心中一喜,但很快,她就沉默了下来。

        焦仲卿既然是太守,要是认她这个母亲的话,第一时间会来见他,但现在,她在门口站立已经大半天了,但却一个人影也没见到。

        当初焦母逼迫焦仲卿、刘兰芝和离,除了不喜刘兰芝的性子外,还有看不上刘家的嫌贫爱富心理,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焦仲卿对刘兰芝用情甚深,竟然也跟着想要投河自尽。

        四周乡邻对焦母的蛮横早就不耐,这会儿见焦母心急如焚,也没有几个上前劝说的,反倒一个个的远远的站着,等着看一场好戏。

        正在焦母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之时,一队汉军队伍已经从长街的另一头向焦宅而来,焦仲卿神情期许的跑在前面,荣归故里,再次见到亲人的喜悦浮现于脸上。

        在他的身后,刘兰芝坐在一辆锦布围幔的马车里,脸色苍白,心情却颇是低落,自家这位夫君是什么性子,她再清楚不过。

        重感情,耳根子软,又有些老好人的作风。

        要是回到焦宅,再见到焦母,母子之情一叙,那她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母亲,儿.....儿不孝,未能长久侍奉在身前,让母亲受苦了。”焦仲卿远远看到焦母站在门口,心底深处积攒的孝心一下子涌了上来。

        “吾儿.....。”焦母见到焦仲卿一身官服锦袍,气度不凡的模样,心中欢喜异常,她最怕的就是儿子不理她,现在看来,二郎还是认她的,这让焦母的底气又足了几分。

        母子两人相认,自是一番泣泪,焦母拉着焦仲卿的手,不停的抚摸着,心情分外的激动,她临到老了,终于等到了焦家复兴的这一天。

        “大人,兰芝她......。”

        焦仲卿见到母亲高兴,便想要说一说刘兰芝的事情,两人当初和离之后,虽然在刘封的主持下复婚,但这一件事,并没有和焦母说起过。

        “二郎,你现在是太守了,刘氏不过是一个寒门女子,休了也就休了,到时候,娘在皖城帮你找几个容貌好的,性子和软的.....。”

        焦母笑了一声,信心十足的说道。

        焦仲卿还认她这个母亲,那就一切都好。

        她现在的身份是太守的母亲,比之前要更加的风光,焦仲卿要娶续妻的事情只要一放出来,那来说媒的人还不是要踏破门槛。

        “大人,我和兰芝这些年一直在一起,从不曾和离,所以......。”焦仲卿听到焦母这么一说,心头不由一紧,刚才在路上,他就一直在劝说刘兰芝大度一些,不要和母亲计较,但现在看来,焦母这一头也不好劝说。

        焦母脸色一黑,她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这二郎怎么还不开窍,非要和刘家女鬼混在一起。

        焦宅门口。

        本来喜悦的重逢场面,也随着焦氏母子说话而冷场起来。

        在门口的不远处,刘兰芝端端正正的坐在锦车里面,身边是同为秦王府女史的蔡襄,两人远远的看着焦氏母子说话,心情也颇是不安。

        刘、蔡两女在一起共事,感情处得不错,这一次蔡襄陪来,也是受了刘封的指令,要给刘兰芝撑一撑腰,以免焦仲卿这个大孝子又心软让刘兰芝受委屈。

        “姐姐,等会就是焦太守来请,你也不要下车,殿下早就交待了,这一次,一定让你在焦母面前直起腰来。”

        蔡襄是襄阳大族蔡氏出身,在士族气度方面比刘兰芝要有底气得多,对付焦母这等小门小户的乞婆,她的身份一亮出来,就能把焦母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