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真地仙之祖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管教紫墨

第一百零九章 管教紫墨

        见到说话总是说一半,故弄玄虚的鸿钧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人,太一无奈,只能转头看向镇元子。

        “先到内混沌里证道混元,完成最后的蜕变。巩固一番后再到五庄观找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水比洪荒深不知多少倍。”镇元子朝太一微微摇头后,叮嘱道。

        闻言,太一神色严肃地点点头,看了眼伏羲和女娲后,迫不及待地离开,前往内混沌,去摘取苦求多年的混元道果。

        “师傅,那圣位在弟子手中,不知如何处理?”紫墨见太一证道之事已经结束,上前一步,朝镇元子问道。

        镇元子闻言一怔,余光瞥见旁边两只耳朵差点竖起来的女娲,一挥袖袍,满脸不耐烦地对紫墨说道:“这点小事,休得烦我!”

        紫墨莫名其妙地看着甩下一句话后,急不可耐闪身离开的镇元子,这背影怎么看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

        伏羲则无语地作扶额状,这似曾相识的情形与当初在紫霄宫时,鸿钧躲避镇元子和女娲时如出一辙。

        “紫墨师侄!”女娲的声音从紫墨背后传来。

        “女娲师叔,不知有何吩咐?”紫墨连忙转身朝女娲行揖礼道。

        “这是极品先天灵宝八棱剑,师叔以此来换取你手中的圣位。”女娲见镇元子不想插手圣位之事,而且紫墨看起来蠢萌可爱,说起话来也毫不客气,看起来是和紫墨商量,但说出的语气却是不可置疑。

        “不用~~~”伏羲脸色大变,刚想拉住女娲拒绝道,就被一道禁锢之力封住元神,无法动弹。

        紫墨扫了眼像石头一样动也不动的伏羲,抬头眯着双眼看着女娲,声音不急不缓,“如果弟子不愿意呢?”

        “那师叔就替镇元子好好教导一下他的弟子!”女娲神色一滞,随即微笑起来,满目柔光仿若溶溶月华,声音轻缓柔和。但是周身散发正圣人的威压,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紫墨脸色一变,声音也变得阴沉,“师叔慎言,在紫墨心中,无人能代替弟子师傅。”

        对于这个曾经摘取自己身上的小葫芦,让自己差点身死道消的女娲,紫墨心中的怨恨可不少。

        如果不是看在师傅镇元子的份上,早就将她封印到无量量劫了。

        现在竟然还倚老卖老,说替镇元子管教自己,新仇旧恨一同涌上紫墨的心头。

        不过,玄门大弟子的身份让紫墨咬着牙将这口怒气硬生生地吞下去。一甩袖袍,破开女娲的圣人威压,转身破开空间通道。

        看到紫墨视圣人威压为无物,女娲神色一怔,接着瞬间发应过来,玉手如闪电般伸出,朝紫墨后背抓去。

        紫墨嘴角扬起不屑的讥笑,似乎早就料到女娲的动作,抬起右拳往后一扬。

        “滚!”轻声喝道。

        同时一个如无形的空气炮后发先至,在女娲毫无所觉,依然保持抓手的姿势中,狠狠地轰击到女娲的腹中。

        “砰”,声势如炸雷,女娲弓着身体如煮熟的龙虾一样,急速倒飞向本源空间深处。

        “紫墨,手下留情!”失去禁锢之力的伏羲再次恢复行动,立马朝紫墨喊道。

        不用伏羲多言,紫墨也不会再去攻击女娲,杀又杀不了,打下去只会浪费自己时间。

        “轰隆隆~~~”,下一息,从本源空间深处传来阵阵沉闷的雷响。

        无缘无故闯进本源空间,哪怕圣人也得承受都天神雷的轰击。

        紫墨淡漠地扫了眼远处,转头平静地对伏羲道:“劳烦师叔告诉女娲一声,若有下次,弟子必定将其封印。到时可不像上次那样,有师傅帮忙,将她解救出来。”

        伏羲担忧地看向空间深处,无言地点点头。

        半天后,女娲的身影才缓缓出现在伏羲面前。头发衣服干净整齐,皮肤光滑细腻,如果不是气息有点虚浮、脸色稍微苍白,说女娲刚从里面踏青回来也无不可。

        “先回紫霄宫吧,量劫结束后,我也要转世重修。趁这段时间,得好好准备一下。”伏羲没有揭开女娲的伤疤,若无其事地说了下接下来的行程。

        “你早知道紫墨的实力?刚才并是不劝阻我别伤到紫墨。”女娲怔怔地看着原来紫墨所站的地方。

        “嗯,他手中的圣位就是从三清那里抢来的。”伏羲直接将三清拉下水,让女娲心里好受一些,世界上在紫墨手中吃亏的并非只有她一人。

        “怎么可能,三清手中可是有三件先天至宝,而且通天手里的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女娲脸色一变,之前的强作镇定顿时荡然无存。

        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此时伏羲心中无限感慨,“混沌钟现在已经在紫墨手里,太极图、盘古幡和诛仙剑因为是鸿钧老师赐下的才免去一劫,不过也被紫墨用来换取南方离地焰光旗和中央戊土杏黄旗了。”

        女娲忽然想起在紫霄宫时,镇元子问鸿钧是否让紫墨归还混沌钟给三清。难怪他放心地将紫墨扔在本源空间,自己一个人跑掉。

        又被镇元子摆一道,女娲此时对于镇元子可是恨得牙痒痒的,等下次见面时,一定要连本带息给讨回来。

        “走,先去妖族所在的兽界!”女娲目光坚定地说道。

        闻言,伏羲脸色一变,语气急促地说道:“你不是被禁闭的吗?这样做鸿钧老师会不会......”

        女娲一摆手,打断伏羲的话语:“圣位可还有一个尚未出世,难道你想转世后被镇元子拉着到混沌里溜一圈。”

        还有一个原因女娲没有说出来,再禁闭下去,恐怕镇元子的道童清风、明月都能骑到她头上拉屎拉尿了。

        说完,不容伏羲拒绝,直接大手一挥,将他收进袖里空间,一跨步离开本源空间。

        另一边,刚回到洪荒的镇元子看到了不可思议和惭愧无地的一幕,明月居然在啃太一吃剩下的残羹冷炙。

        什么时候自己门下居然堕落到这种田地,每一位地道成员不说人手一件先天灵宝,达到小康水平,但至少也功法、资源不缺,脱离了贫困标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