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超凶猛在线阅读 - 第671章 慕修寒的怒火

第671章 慕修寒的怒火

        在夏沫沫的怂勇下,黄姚挑了几套很不错的睡衣,心想着,得找个机会穿一下,一行三人,走累了就挑了一家餐厅吃喝了一顿,夏小宝坐在旁边,难得的可以拿夏沫沫的手机玩点游戏,小脸一片认真专注。

        天色微暗时,黄姚决定回去了,于是,在商场大门口和夏沫沫母子道了别。

        黄姚是拦了一辆车回去的,因为她没有开车过来,夏沫沫想送她,被她拒绝了,她想一个人独处一会儿。

        坐在出租车内,抬头仰望四周高楼大厦,灯火明亮辉煌,一派的兴兴向荣。

        看着这繁华的景色,黄姚才更加觉的自己渺小,其实,自从父亲和大哥不在了,黄姚独自一人并没有远行多少城市,就算去玩过,也是那种比较落后的,这会儿,黄姚竟觉的自己有点不太适应这样快节奏的大都市生活了。

        手机响了,黄姚低头看了一眼,是聂译权,发了一条短信询问她到哪了。

        黄姚也不识路,问了司机,才知道还要三十多分钟才能到达,她立即回复了过去。

        “我等你。”聂译权给她发过来三个字。

        黄姚的心,瞬间暖洋洋的,在这微冷的夜晚,有人在等待,这种心情,真的前所未有的好。

        到达目的地,黄姚下了车,付了钱,转身就要去找聂译权所说的那条街道。

        就在这时,一束车灯照过来,照亮了她前行的路,黄姚一回头,就看到聂译权的身影从车上下来,站在车门旁,慵懒的朝她招了一下手。

        黄姚嘴角一扬,飞快的跑向了他,聂译权看着她手里只提了两个袋子,俊容微愕。

        “我还以为你肯定会是大包小包提回来,特意开了车帮你载东西,没想到,你竟然只拎了两个袋子。”聂译权轻笑着说。

        “我不习惯花钱。”黄姚嘿嘿的笑了一声。

        聂译权在她挺俏的鼻尖处轻轻的刮了一下:“好吧,这是优良品德,值得赞赏。”

        黄姚其实也不是不习惯花钱,她只是不习惯花他的钱罢了。

        坐进了车内,暖意袭来,逛了一下午的黄姚,终于喘了一口气。

        聂译权启动了车子,朝着他的家驶去。

        十多分钟后,车子停下,黄姚一抬眸,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家了。

        聂译权熄了火,把玩着车钥匙,跟在她的身后,见黄姚呆站在门口,他伸手打开了门:“别发呆了,进去吧。”

        黄姚踏入后,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能在某个时刻里,她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归宿。

        客厅里没有开灯,聂译权伸手打开灯后,印入了黄姚面前时,是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香气袭来,黄姚美眸一片惊喜。

        “你什么时候买的?”黄姚不由的走过去闻了闻,浓浓的花香,很迷人。

        聂译权俊脸胀的有些红,他低声道:“就下午回来的时候,让李清清帮我订了一束,我知道你们女人都挺喜欢收到花的,是吗?”

        黄姚压住内心的感动,转身笑望着男人:“是,女人天生就比较浪漫。”

        聂译权看到她上扬的唇角,禁不住的靠了过来,长臂将她轻轻搂住:“姚姚,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我们一起在这里好好生活。”

        黄姚伏在他的胸膛处,温柔的点头:“嗯,我终于也算有个正式的家了。”

        “在外吃过晚饭了吗?”聂译权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快八点半了,他其实也没吃什么。

        “吃过了。”黄姚点了点头:“我跟嫂子一下午都在吃各种好吃的,我现在已经吃不下东西了,你呢?”

        “我还没吃。”聂译权微笑了一声:“我以为你晚上会回来吃,就没有让李清清准备了。”

        “那你要吃什么?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黄姚立即心疼的问。

        聂译权摇头:“当然没有了,我们才刚回来,李清清只是下午过来收拾打扫了一下。”

        “那怎么办?这里可以叫外卖吗?”黄姚又问。

        聂译权点点头:“叫是可以叫,但怕是送不进来。”

        “那要不,我陪你出去吃点什么吧。”黄姚知道聂译权是从来不乱吃零食的,也就只会吃点水果,所以,一日三餐对于他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他又是一个男人,食量也比女人大,不吃东西,胃会受不了。

        聂译权看着她心疼自己的眼神,他突然想起什么:“我看一下厨房有没有泡面吧。”

        “啊?”黄姚一愣。

        聂译权立即转身去厨房找,没想到,还真的让他找到了一桶。

        “我妹妹喜欢吃这些东西,有时候,她会让李清清帮她准备一些。”聂译权利落的打开,烧水。

        黄姚突然觉的聂译权的妹妹看着挺清冷成熟的,但骨子里,还是有小女生的心思。

        聂译权泡面的动作也是一气呵成,等到他端到桌前时,抬眸看向黄姚:“要不要再吃一点。”

        黄姚摇头:“不用了,我真的吃不下了,我先上楼洗澡吧。”

        聂译权点头:“行,你去吧,我吃完就去书房看会文件。”

        黄姚知道他一回来就忙个没停,也就他年轻,身体好,不然,还真扛住。

        黄姚上了楼后,就把买的睡衣拿出来洗,洗完后,她又不敢晒出去,总感觉不太体面,黄姚咬了咬唇,只好把内衣放到了靠后面的生活阳台上去晒,这里后面全是树木,可以遮挡,而不是放到阳台上晒,会让路过的人看到。

        黄姚苦笑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心思还是变了的,以前总喜欢大放厥词,说不管爱上谁,嫁给什么人,她一定要做自己,不为任何人改变。

        直到她真正的身处其中时,才猛的发现,爱情,真的会令人改变,收敛,自省,最后,生活习惯也会跟所爱的人越来越相似,思想也会渐渐的被形象。

        看来,以后人前说话不能太随意了,也不能太绝对,不然,打脸会很快。

        黄姚洗完澡后,看了一眼书房的灯火,这会儿,他肯定在忙着工作的事,她还是不能去打扰他,于是,她回到房间,把手机放置在桌面上,伸手取来了旁边书架上的一本书看。

        没事多看书,修身养性,还能增加见识,黄姚看了眼那两大排书架上的书,如果有机会,她还真的想看看他曾经看过的书,希望拉近披此的距离。

        入夜,慕家。

        慕修寒今天晚上并没有准时回家,他向夏沫沫交代了一声,说可能今晚要住在公司,因为有急事要处理。

        夏沫沫也不干涉他,只让他注意休息,就带着儿子先睡下了。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她都睡的不安稳,何琳的事,成为了她的心病。

        她其实一直希望何琳能入梦来找她,可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也梦不到何琳。

        慕氏集团。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有一层的灯火还是通明的。

        伴随着车声的熄灭,慕迟轩恐惧的瑟瑟发抖。

        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真正的见识过慕修寒的怒火了。

        自从之前在慕家,他差点成为慕家继承人时,他对慕修寒各种冷嘲热讽,换回来是一次比一次的难堪,后来,慕老爷子死后,慕修寒就几乎凉着慕迟轩父子,有时候过年过节,他也不允许他们从国外回来团聚。

        可今天,慕迟轩又捅了慕修寒的怒焰。

        总裁办公室,无人的走廊,令脚步声和喘息声都加倍的回声着,打击着人们的心跳。

        “不要,我不想见他,他一定要整死我的,我不见他,你们放开我。”慕迟轩越是临近,他越是恐惧的不得安生,仿佛这就是他人生的终点,他很害怕。

        “慕迟轩,你也该成长了,别光长身体,不长脑子。”王辰冷酷的看着他,却依旧让人架着他,敲响了慕修寒的办公室大门。

        伴随着一声“进来。”慕迟轩的恐惧,也释放到最大。

        门打开,诺大的空间感,令人无比的压仰,慕迟轩就这样被扔进去了,下一秒,门在他的身后关上。

        慕迟轩一抬头,就看到一抹修拨的身躯,立在落地窗前,窗外是无尽的黑暗,清冷的灯火,映着他缓慢转过来的脸庞,犹如索命的地狱撒旦。

        “啊……”慕迟轩害怕的不断的往后退去,摇着头,开始认错:“大哥,我错了,大哥,你再放我一马吧,我以后再也不会乱来了,我以后一定规规矩矩的做个人。”

        慕修寒一言不发,却带给人死亡般的压迫感,他只是抬脚,一步步的朝他逼近。

        “大哥,求你了,看在爷爷的份上,你再饶我一次吧,你答应过爷爷的,他说让你不要赶尽杀绝的。”慕迟轩害怕的哭了起来,这会儿,他觉的,搬出死去的爷爷来挡枪,才是最有生还的机会。

        慕修寒居高临下的睨着他,就像在看一件死物一样,冷嘲道:“果然,老爷子死了,也得替你的无知买单,如果人死了,真的有灵,那他怎么不保佑你事事顺利,不被我发现呢?”

        慕迟轩后背一阵阵的冷颤,的确,爷爷为什么不保佑他呢?

        他在天上有灵,应该打击的人是慕修寒,助他成功啊。

        “大哥,是,我很无知,我贪婪,我不是人,我活该,这一次,我真的错了。”慕迟轩无力的跪坐在地板上,终于明白,自己贪婪无知的下场有多可怕了。

        “你知道你把我公司研发多年的心血给毁了吗?你知道我有多少对手在虎视耽耽着我的产品吗?那几台样机里面装的都是九号芯片,那是我从未对外公开的最新科技,现在,因为你,他们可能已经被人拿走了,你这个混蛋。”慕修寒直接一脚狠狠踹在了慕迟轩的肩膀上:“就为了那几千万,你就把我公司的心血全部出卖,你何止是无知,你简直就是愚蠢,如果你拿着几台样机来威胁我,我给你的钱也不止上亿。”

        慕修寒是真的很愤怒,觉的把慕迟轩千刀万刮也不为过了。

        慕迟轩这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他颤抖了起来:“九……九号芯片?那几台样机里面,有这个东西吗?”

        慕迟轩是知道九号芯片的价值的,所以,这会儿,他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

        “那……那可不可以把那些样机追回来?我可以帮你,我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慕迟轩开始想要为自己的行为付诸一点行动力了。

        慕修寒冰冷的看着他:“我当然要把样机全部找回来,可我刚找回来的两台,里面的芯片已经不见了,那些人才不需要什么样机,他们要的就是芯片。”

        “啊?”慕迟轩又发出了一声恐叫,那帮混蛋,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大哥,我真不知道里面有芯片啊,我以为就是摆在展示台上让人观看的一些不太重要的样品。”慕迟轩颤抖着说。

        慕修寒冷酷的讥讽:“你当然不知道,你连公司的核心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慕迟轩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板上,伸手捂住了脸,哭出了声来:“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犯下天大的错了,我知道你这一次一定不会放过我了。”

        慕修寒看到他这哭的蠢样,真的还想再痛扁他一顿,可也知道他也是太无知被人利用了,打他也于事无补,眼下,他必须赶紧把被人窃走的芯片找回来,一旦被坏人利用,或者被人复制研发,他公司的市值,只怕要大大缩水了,慕修寒好不容易建立的云天集团,更是会面临巨大的危机挑战。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回芯片。

        可慕迟轩这个废物是被人利用了,那些人的行踪都是成谜,想要找到他们,真的不容易。

        “我不管你是不是认识到自己的错,你进去待几年吧,我这几年,不想再看到你。”慕修寒冷酷无情的开口。

        慕迟轩慌急的抬头:“大哥,我想帮你找回芯片,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关进去?”

        “不行,你这一次一定要进去,你不关进去,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掐死你。”慕修寒的声音,冷寒彻骨,命运好像一直在跟他开玩笑,他这些年,几乎都没有过几天平静的日子,现在,好不容易找回了妻子儿子,还有个小生命要出生,他的公司又将面临危机,既然命运弄他,他偏要逆天改命,绝不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