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登堂入室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要不,还是请龙虎山的张天师来看看吧?”宋积云忧心地道,“张天师的医术你是知道的,要我们江西,他老人要是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她举例道:“当年淮王府的老太妃不就是和大伯母一样吗?好生生地和小辈们说着话,突然就昏倒了。瞧了很多大夫都没瞧好,    一直昏迷不醒。后来没办法了,请了张天师下山。张天师一针扎下去,人就清醒了。”

        宋桃苦笑:“你知道人家是淮王府的老太妃啊?我们家怎么能和淮王府的老太妃比呢?妹妹到底还是年纪太轻,不知道张天师的拜帖有多金贵。

        “那张天师可是给达官显贵看病的,不要说江西了,就是放眼四海,张天师的医术也是数一数二的。前任张天师,    还曾进京给皇上看过病呢?”

        她还苦口婆心地劝宋积云:“我知道你们家有张张天师的拜帖。可那是二叔父留给你们救命的帖子。我若是用了,那我成什么了?”

        “既然是救命的帖子,当然得用在救命的时候。”宋积云道,“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大伯母就这样躺着吧?”

        她还道:“何况张天师有济达天下之意,要不然报恩寺的师傅们不会每天都免费给我们施药了。只要用得其所,不管是张天师,还是先父,都会觉得值得的。”

        两人说着话,大太太却急得不行。

        宋积云能一直坐在这里,她却不能一直躺在这里啊!

        特别正房还有个得继续喂药的宋大良。

        她顾不得看女儿的想法,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

        “大太太!”众人都惊喜地围了过来。

        大太太既然装了就得装到底。

        “我这是怎么了?”她被丫鬟们扶起来靠坐在床头的大迎枕上,    虚弱地道,“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事了,没事了!”宋积云安慰着她,示意丫鬟把装着汤药的碗递给她,    一副要给大太太喂药的样子,“人醒了就好!”

        宋桃却中途截了那碗药,    道:“我来喂母亲喝药。”

        宋积云暗中挑了挑眉。

        她上敬父母,下护妹妹,可没有给别人当孝子的意思。

        宋桃怕什么?

        宋桃已一面给大太太喂药,一面若有所指地对大太太道:“大夫说您只是太疲惫了,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大太太一愣,随后面露恍然之色,忙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肯定听大夫的,好好休息。”

        然后还生怕宋积云不走似的,歉意地对宋积云道:“我精神不济,就不招待你了。让你桃姐姐陪你喝茶吃点心。”

        宋积云闻言,施施然起身,笑道:“那我就先走了。等过几天得了闲,我再来看您。”

        宋桃母女神色大定。

        特别是大太太,忙唤了宋桃送宋积云。

        宋积云就问宋桃和大太太:“之前听宋老爷说你们家的窑厂过两日开张,这开张的日子还是定在两日后吗?”

        宋桃暗暗戒备,道:“怎么了?”

        宋积云笑道:“我来之前正准备去十一太爷那里,准备商量你们家窑厂开张送恭贺的事。如若改期,    你到时候记得给我送个信。”

        宋桃道:“不改期!”

        说完,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笃定,立刻道:“大夫说了,我爹今天晚上不醒,明天早也肯定会醒过来。这日子是请了高僧算出来的,我爹肯定不会改期的。”

        宋积云笑着点头,道:“那好!我去十一太爷的那里的时候,跟他老人家说一声。”

        “好!”宋桃送了宋积云出门。

        转过身来却看见大太太正焦虑地在厢房里走来走去。

        看见宋桃,她立刻像看到了救命的稻草般朝她奔来,拉着她的手道:“怎么办?你爹不能这样继续躺下去了,他得醒过来,得把窑厂办起来!”

        宋桃看她这样子,眸中闪过些许的嫌弃,回头却温声对屋里服侍的丫鬟婆子道:“你们都退下去吧!我和太太有话要说。”

        屋里的丫鬟婆子们都感觉到了异样。

        从前大太太有什么要紧的事,只会和出了阁的大小姐商量。

        可没人表现出来,都悄声退了下去。

        宋桃见屋里没人了,这才压低了声音喝斥着大太太:“伱慌什么慌?不是说了沉住气吗?她宋积云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有什么好怕的!”

        大太太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她惴惴地道:“不是!你刚才也听到了!她就是来夺我们家窑厂的。”

        宋桃眸光幽沉,道:“你放心,不管她打什么主意,我都不会让她得逞的。你只管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她的话显然没有能安慰到大太太。

        大太太团团转道:“你爹一日不醒,窑厂就一日不能开工。我可是照你说的,把我的体己银子都给了你爹,他这窑厂要是不成,天宝可怎么办?他还那么小,还要读书、娶妻,你爹把银子都败光了怎么办?”

        宋桃只觉得胸口如压着块大石头般堵得慌。

        为什么宋积云要做点事,她们家就能全出动的支持她!

        她闭了闭眼睛,沉声道:“不会的!您相信我!我不会让我们家窑厂倒下去的。”

        大太太提了裙子,自话自说地就要往宋大良住着的正屋去:“不行!不行!我不能让宋积云谋了我的家产,开张的时候还是得让你爹主持。”

        并后悔道:“我就不应该听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话,说什么让你抛头露面主持家里的开张仪式。你毕竟是个姑娘家!等你爹醒过来了,肯定要打死我们的。”

        宋桃胸口的那块大石再也压不住她满腔的烦躁。

        “娘!”她一把抓住了大太太的肩膀,“宋积云都能成,我为什么不能成?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就相信我一次!”

        大太太被镇住。

        她被女儿如乌云翻滚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半晌才磕磕巴巴地道:“可是,可是宋积云他们家没有儿子,我们家,我们家有天宝,有儿子啊!”

        宋桃抓住母亲肩膀的手无力地慢慢滑落。

        神色也一点点的冷下来,染上了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