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直播鉴宝,这很有判头!在线阅读 - 第219章 眼睛

第219章 眼睛

        第219章    眼睛

        “秦医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张鉴脸上带着笑容,他看向了秦医生。

        此时秦医生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下来,他宛如变了一个人。

        “你的问题问完了,但是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镜片中能看到他阴沉着的脸庞。

        “呵呵,秦医生,您想问什么问题?”

        张鉴笑了一下道。

        他的样子就如同一个很害怕的孩子。

        “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栋楼里,还有,你这次应该不是来问我这个问题的吧?一个人再无聊也不可能会跑这么远问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说,你究竟在寻找什么。”

        秦医生说着他站了起来。

        “秦医生,我实话告诉你,我就是来看病的不管你信不信,当然,你威胁我也没事,我可以当做听不见。”

        “倒是你,秦医生,你是在装疯吧,你根本不是精神病?”

        张鉴冷冷开口,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医生就如同一只饿狼。

        张鉴之所以这样认为还是他觉得这一切太虚假了一些。

        一个精神病人能有钥匙自己出门?一个精神病人会喝咖啡?一个精神病人,他会和自己说这么多?

        张鉴以为,这家伙就是在装病!

        “哼,精神病?我可没说过有精神病,这只是你的胡思乱想而已,你已经生病了,你有幻想症,你需要治疗”

        他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只针管。

        里面好像还有一些液体,这是安眠药。

        下一刻他一针头直接扎了过去。

        秦医生,一个没有练过的家伙,他向早有防备的张鉴偷袭,这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只见张鉴身影一闪,同时一脚化作影子。

        “碰!”

        只不过一下,秦医生直接被踢飞了数米。

        他吐了口血死死的盯着张鉴。

        “你会功夫”

        他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会一点,怎么,还想要对我动手吗?”

        张鉴走了过去,他索性也不装了,既然两人都撕破了脸,那再虚伪下去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一脚把针管踩碎,液体流了一地。

        “不!这是我的药!”

        他大吼一声,但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张鉴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走了过去。

        “来说说吧,你为什么要装精神病?你的目的是什么。”

        张鉴蹲了下来,他的眼睛盯着秦医生。

        “我没有装病,我根本没有病,你见过有病的人会去研究室?”

        秦医生用力开口,嘴里牙齿因为激烈的震动而碎了几颗。

        “哼,那些医生可都和我说了,你是一个精神病人,十年前就已经患病了,说说吧,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十年前?”

        秦医生喃喃着,猛然间他的脸上一变,脸上开始变得苍白了起来,同时一股阴冷出现,脸色再次有了一些变化。

        “这股感觉。。”

        张鉴眉头微蹙,他没有带蜡烛啊。

        摸了摸裤衩子,这里面也没有,上次去钟楼时蜡烛用完了。

        “淦,这种感觉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吧?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

        张鉴心中一颤。

        紧接着秦医生再次抬起了头,他的身子居然也站了起来好像有了力气似的。

        他的眼睛充满血丝,眼睛瞪得大大的。

        “叽里呱啦。。”

        他嘴里说了半天张鉴没有听懂。

        “说,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你有什么病吗?我可以帮你治病。。”

        他的嘴里的话语逐渐清晰,张鉴脸色微变。

        此时秦医生早就是变了一个人,这个人木讷,但是很有力气!

        “你不是秦医生!”

        张鉴开口。

        “秦医生?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威胁,你是谁!”

        这家伙的神智好像好了一点,居然嘴里不再嘟囔而是改成了说话。

        “没想到你居然还能说话,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鉴宝师,倒是你,你不是秦医生,你究竟是谁?”

        “为什么在秦医生身上”

        “我?你不需要知道,因为你,马上就要和我们永远在一起了。”

        他说着嘴角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一闪身,秦医生直接朝着张鉴就是一个爪子过来。

        张鉴连忙往后移,同时无极谭腿不断提出。

        无数腿影出现,那些腿影和秦医生的爪子不断交打,周围发出碰碰的声音。

        一阵疼痛传来。

        张鉴发现自己的鞋居然被抓破了,更骇人的是,他的脚开始流血。

        “他nn的老子还治不了你了。”

        张鉴猛的收起脚,一拳轰出,张鉴这一拳可是汇集了全部力气,而且还是在对方不经意间挥出的,张鉴很有信心一拳命中!

        “碰!”

        果然,爪子刚刚袭来,张鉴一拳已经打了下去,这一拳正好比爪子快了零点一秒。

        嗷!

        一声惨叫,秦医生倒在了地上,他的脸有些微微变形,但是还算是能看。

        脸上肿了一大片,他捂着脸瞪着张鉴。

        “说说吧,为什么这么想要和我动手?”

        张鉴再次蹲了下来,不过此时秦医生已经算是动也动不了了。

        他牙齿也已经掉了好几颗。

        “因为你身上有气,很重。”

        他颤巍巍的开口。

        气分为多种,生人身上的气,死人身上最后留下的气怨气,还有经常锻炼人留下的气阳气,张鉴一听他估计应该是看上自己的阳气了。

        “这家伙又不是鬼,要那个干什么。”

        张鉴想着,心中猛的冒出了一个想法。

        他不是鬼,但是墙上的那些眼睛呢?那些眼睛在他还在门外时就在盯着他,现在好像还在。

        张鉴吧目光微移,他发现那些眼睛好像还在看自己时刻都没有转移似的,那股感觉也在墙上发现的。

        “嘶。”

        吸了一口气,张鉴总算知道之前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了。

        勉强让自己稳定下来。

        “最后一个问题,你手腕上的玫瑰图案是什么,你为什么有这个。”

        张鉴问到,他决定得赶紧离开这里。

        “唔。”

        张鉴刚刚说完秦医生直接趴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张鉴皱了皱眉头,他没有犹豫,直接走出了这间屋子。

        这个秦医生很奇怪。

        一路倒是畅通无阻,张鉴快速下电梯。

        “先生,请您慢点小心碰到病人!”

        张鉴大步走着,一边的护士开口提醒。

        “对了,五楼里有一个病人现在需要救助。”

        张鉴猛的开口。

        “什么!五楼?哪里可是禁区,不可能有人进去的,您就别开玩笑了。”

        小护士笑着摇了摇头一脸不相信。

        “真的,不信你可以去看看,要是有人出事你能担得起吗?”

        张鉴说完她犹豫了。

        当她看到张鉴手上的鲜血,小护士脸色一变快步跑了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