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章 陈永仁一闪即隐的邪恶本性

第二章 陈永仁一闪即隐的邪恶本性

        韩老板点了点头,非常坦然的说道:“其中一位港岛警察曾经跟我合作过,他是个非常有能力的警察。另外那个国际刑警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他却是我一位老朋友推荐的,据说他的能力也非常强。

        我相信有了他们两人的帮助,再加上你们fbi和洛杉矶警察,肯定能更有把握的我女儿救出来。我希望詹姆斯警官你能理解,毕竟这关系到我女儿的生命安全。”

        詹姆斯·卡特微微皱了皱眉,和罗华伦一样,他也不希望出现其他的警察来参与这件案子,这种行为说白了,就是在质疑和不信任他们洛杉矶警察的能力。

        不过,考虑到韩老板的能量,以及他对女儿的关心,詹姆斯·卡特也没再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希望他们的能力不要令我失望。”

        “当然,他们明天上午就到了,詹姆斯警官你到时候可以和他们好好聊聊。”

        ......

        “呼,坐飞机,真的太爽了!”

        早上8点,晨练完的陈永仁心满意足的走出卫生间。

        同时,陈永仁还对跟在身后走出卫生间的女工作人员说道:“希望我下次从飞机返回港岛的时候,还能遇见你。”

        “我也一样,陈sir。自从看了很多关于陈sir你的新闻报道后,对于陈sir你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我可是非常的佩服。”

        陈永仁笑着轻轻捏了捏女人可爱的鼻子:“那么现在呢,会不会更加的佩服?”

        “当然。”感受着全身上下的疼痛,想到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的激烈运动,女人连连点头,朝陈永仁抛了一个媚眼:“对于陈sir你的能力,我实在是太佩服了。”

        “哈哈哈哈,你真是个小可爱。”对于女人的回答,陈永仁分外满意。

        走回座位上,看着还在沉睡中的李层龙,陈永仁也没叫醒他,而是躺好,也闭上了眼睛。

        还有2个多小时的路程,他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这时,李层龙悄悄睁开眼睛,看着消失在机舱中的女工作人员的背影,对于身边这位四处留情的陈永仁,李层龙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一刻,李层龙想到了陈永仁在新闻道中说的:“我只是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李层龙暗暗点了点头,大丈夫,果然当如是也。

        休息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再加上陈永仁经过一晚上和清晨的运动,也的确是有些累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飞机已经停止了飞行。

        “你醒了,陈sir,我还打算叫醒你的。我们下机吧,洛杉矶国际机场到了。”

        洛杉矶国际机场,简称“lax”,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洛杉矶市,西切斯特街区。

        东北距洛杉矶市中心19千米,其西部起降带逼近太平洋海岸的沙滩,为4f级国际机场,是美国的门户型国际航空枢纽

        看着窗外广阔无边的太平洋,看着在太阳的照射下碧波荡漾的海平面,陈永仁长长地伸出双手,同时打了个哈尔:“哈,走吧,睡了一觉,腰没那么酸了。”

        正好过来打算与陈永仁告别的女工作人员听了这话,想到二人间的疯狂,脸色不由一阵红晕。

        不过很快,在专业的职业素养下,女工作人员很快控制了心中的羞涩,朝陈永仁和李层龙微微欢迎:“欢迎两位乘坐本趟航班,祝你们旅途愉快。”

        “愉快,我很愉快。”陈永仁朝女人挤了挤眼,然后提起行李朝机舱外走去。

        看着这对狗男女,李层龙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心里疯狂吐槽着。你们当然愉快了,但是老子不愉快啊。都是坐头等舱,为什么老子却没这样的福利。

        这一刻,李层龙甚至打算毁掉自己保持多年的沉默寡言的老实人人设。

        陈永仁可不知道身后李层龙的各种心思,提上裤子不认女人的他也懒得再理会身后女工作人员的笑容。

        走下机舱,踩着脚下结实的水泥路面,看着头顶上一望无云的碧蓝天空,听着传入耳边的阵阵起飞声和降落声,感受着洛杉矶上午有些火热的空气和扑面而来的海风,闻着海风中传达出的来自太平洋的海腥问候,陈永仁扔下手中行李,缓缓张开双手,微微闭上眼睛。

        这一刻,从这些立体的感知中,陈永仁闻到了掩藏在其中,让他特别喜欢、特别兴奋的味道:“没错,宝贝,就是这个感觉,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感觉。美国,我果然来到了。”

        站在陈永仁身边的李层龙看着陈永仁这个反应,听着对方说出的这番奇怪的话,有些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层龙可不觉得陈永仁是个崇洋媚外的家伙,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是李层龙却感受到了对方发自骨子里的一种骄傲。

        那种骄傲,不来自于外界的一切因素,只源自于对方对于自身的认识和肯定。

        想到这里,李层龙也不遮遮掩掩,立刻问道:“陈sir,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看起来这么开心?”

        陈永仁听了,扭头看向李层龙,脸上露出极其温和的笑容。

        然而,当李层龙看到陈永仁此时的笑容时,身体却是一个激灵。

        西服下,李层龙本来因为洛杉矶逐渐升温的天气而张开的毛孔,瞬间紧紧缩成一个个小点。

        不仅如此,李层龙身上汗毛也一根根的竖了起来。紧接着,李层龙的额头、后背、手心、脚心……等部位都开始不停的渗出冷汗。

        与此同时,李层龙的手也本能的伸到腰间,撩开腰间衣服,手已经碰触到冰冷的格洛克。

        看李层龙快速的动作,似乎下一刻,他就要拔枪对准面前这个让他恐惧到极点的男人。

        是的,恐惧,李层龙毫不羞耻的承认了。这一刻,他感到非常的恐惧,他突然非常害怕眼前的陈永仁。

        因为,虽然陈永仁脸上的笑容很温和,甚至比洛杉矶上午10点的太阳还要温暖。

        但是,李层龙却从陈永仁的眼神中,看到了对方在港岛从来没有展示过的癫狂眼神。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癫狂、凶戾、嗜血、毁灭、残暴、狰狞、冰寒……

        李层龙当警察这么多年,和各种各样的罪犯打过交道,所以他很轻易从陈永仁这位年轻警司的眼神中读出了这些内涵。

        也正是这样负面或者说邪恶到了极点的眼神,才让李层龙突然有了这样过激的反应。

        李层龙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些丧心病狂、穷凶极恶到极点的罪犯才有的眼神,为什么会出现在陈永仁的眼睛里。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么多情绪,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的眼神中。

        更让李层龙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陈永仁此时邪恶的眼神,会和他本身阳光般的外表散发出的气质,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看起来,就仿佛这两个完全相反的东西本来就是来自于同一个源头,所以显得无比自然。

        就仿佛,面前这个阳光到极点,仿佛一个天使的帅气年轻人本该就有这样的笑容,也本该就有这样邪恶的眼神。

        随意的看了李层龙搭在腰间格洛克的手掌,感受着对方僵硬的表情和肌肉,陈永仁缓缓抬头,看着头顶上那轮明亮的太阳,柔声说道:“因为,快乐美利坚,枪战每一天。所以,我是如此的热爱这一片土地。

        你知道嘛,阿龙,这是一个连空气中都蕴含着生铁、火药、鲜血与尸体味道的土地。

        你说,这样的一片土地,我怎么会不爱它,怎么会不兴奋呢?!”

        说到这里,陈永仁咧开嘴角,露出腥红的牙齿。

        然后,他伸出腥红的舌头,轻轻田了田湿润的嘴唇,脸上的笑容和眼神中射出一抹渴望到极点的贪婪。

        在港岛,因为所谓的罪恶清除系统,因为自己的身份,陈永仁只能当一个惩奸除恶的好差佬。

        但是,在这里,陈永仁不会再顾忌所谓的身份,不会再顾忌所谓的罪犯与市民的区别。

        来到这一片土地,陈永仁只想杀人,尽情的杀人。他要好好品尝鲜血的味道,感受那股浓郁到极点的血腥味。

        他要,处处皆是地狱;

        他要,血染美利坚;

        他要,横尸美利坚。

        “这个疯子,这个神经病,这个杀人狂。他妈的,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样的家伙派到美国来当国际刑警,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

        看着陈永仁的表情,听着对方有些癫狂和贪婪的声音,想着陈永仁刚才说的这么番话,再想到陈永仁在港岛时对那些罪犯的所作所为以及陈永仁的身手,李层龙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如果有可能的话,李层龙真想现在就给上头打电话,告诉他们陈永仁现在的想法。李层龙一定要他们立刻想办法让陈永仁回到港岛,把他心中那头很显然被关押多年的恶魔给重新封印起来。

        但是很显然,李层龙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提陈永仁离开时闹出来的那个新闻大阵仗,单是李层龙偶尔听说到的上层间的争斗,李层龙就知道,短时间内,陈永仁是不可能回到港岛去的。

        不过很快,当李层龙听着耳朵中不时响起的鸟语,看着这些人或者苍白、或者黝黑的皮肤时,他突然意识到,这关他什么事。

        这里是美国,是洛杉矶,这里99%的人跟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里的纳税人也没有给他发工资。

        他的亲人、朋友基本上都在港岛,给他发工资的纳税人也都是港岛市民。

        想到这里,李层龙突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呼,我真傻,差点成为圣父了。”

        看着仍然张开双手,在太阳的照耀下仰望碧蓝的天空,就仿佛天使降临人间一般,其实骨子里是个恶魔的陈永仁,李层龙的手从冰冷的格洛克上收了回去。

        然后,李层龙擦了擦额头上停止冒出的冷汗。

        想明白这些事情后,心情放松之下,李层龙身上各处的冷汗已经逐渐消失,原本恐慌担忧的心情也消失不见。

        “闹吧,杀吧,使劲折腾吧,关我屁事。反正,这片土地大部分人的祖先都是当年被流放此地的罪犯,而且还是杀了过亿原著民的嗜血罪犯。”李层龙轻轻念叨着这些事情,脸上僵硬的表情也重新松驰下来,看向陈永仁的目光也变的有些期待。

        可惜苏扬的案子结束后,他就要返回港岛了,否则李层龙真想好好在这片土地多呆上一些日子。

        陈永仁的控制力很好,还不等李层龙想通一切的时候,他眼神中那些各种复杂到极点的邪恶眼神便已经消失不见。

        陈永仁脸上温和到极致的表情收敛了不少,重新恢复了那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最近电影看的有点多,好不容易来到这个孕育了好莱坞的城市,一时间有些演技大爆发了。”

        陈永仁也不管李层龙信还是不住,歉意的给了一个解释后,便提着行李走向出机口:“走吧,别让韩先生派来的司机等久了。”

        看着陈永仁挺拔的背影,李层龙不屑地撇了撇嘴:“真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子啊,那么好骗。”

        不过李层龙现在已经不在乎陈永仁打算怎么做了,对于对方的欺骗,也懒得计较。

        二人刚从出机口走出来,便看到了一个高高举着牌子的华人男子。

        “欢迎陈永仁,李层龙!”

        看着牌子上的红色大字,陈永仁和李层龙笑着走了过去:“你好,我们就是陈永仁和李层龙。”

        在陈永仁和李层龙朝男人走过去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注意到了两人。

        他先是掏出手机,看了手机中的两张照片后,然后收起手机,朝两人笑着点了点头:“陈sir,李sir,你们好,我是韩先生的司机龙涛贾。请跟我来,车就停在外面。”

        “好的。”

        说话间,三人上了停在世界路的一辆黑色奔驰。

        汽车刚启动,车内很快响起了一阵欢快而甜美的女歌声:“哦,当你每个夜晚从旁边走过;

        风度翩翩,谈吐迷人;

        我心里就有种纷乱;

        宝贝,我如此喜欢你;

        亲爱的,但愿你能知道;

        我心里飘过的所有事情;

        它是如此的甜蜜;

        幻想,宝贝;

        当我闭上我的眼睛;

        你过来把我带走;

        一次又一次;

        在我的梦中;

        它是如此的甜蜜;

        欢天喜地的景象;

        悄悄地;

        溜进我的心里;

        我的心跳也在加快;

        ……”

        似乎注意到身后两人投过来的奇怪眼神,司机也意识到这个时候放这种听上去欢快的歌曲有些不太合适,连忙准备关掉音乐:“不好意思,我习惯了。这是苏扬平时最喜欢的歌,她每次坐车去上学的时候,都喜欢跟着唱。”

        “不、不、不,别关,我觉得这歌很不错。对了,这首歌叫什么名字?”陈永仁连忙阻止了司机的动作。

        “歌名叫幻想,唱歌的人叫玛丽亚。她虽然才20多岁,但是在美国很有名,被称为流行天后。”司机解释道。

        感受着歌曲中r&b音乐与嘻哈音乐结合的欢快节奏,听着歌词中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后,每次看到他都会开始幻想自己跟他谈恋爱的故事。

        陈永仁双手轻轻握拳放在胸前,身子也开始跟着左右摇摆起来,嘴里同时跟着唱道:“……

        当我闭上我的眼睛;

        你过来把我带走;

        一次又一次;

        在我的梦中;

        它是如此的甜蜜;

        欢天喜地的景象;

        悄悄地;

        溜进我的心里;

        我的心跳也在加快;

        当你把我带走;

        一次又一次;

        它是如此的甜蜜;

        幻想,宝贝;

        ……”

        不得不说,这首歌的节奏的确很有感染力。原本上车后开始担忧苏扬下落和处境的李层龙,也跟着左右摇摆起身体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跟着唱歌的陈永仁突然对李层龙说道:“阿龙,我发现,这首歌里面说的他和我很像啊。”

        本来还享受着这首歌曲欢快节奏的李层龙听了这话,突然想到飞机上那个才认识陈永仁没多久,就和他去卫生间鬼混的漂亮女工作人员。

        想到这个,李层龙顿时觉得车里的歌不美了。

        不过很快,李层龙突然意识到什么,转头认真打量着身边的陈永仁。

        “……一次又一次;

        在我的梦中;

        它是如此的甜蜜;

        甜蜜,甜蜜幻想,宝贝;

        ……”

        听着陈永仁很一般的唱歌声,看着对方脸上欢快的笑容,李层龙怎么都无法把身旁这个看上去非常阳光温暖的年轻人,和刚才机场里那个眼神中散发着各种负面情绪的邪恶年轻人联系在一起。

        然后,李层龙又想到了陈永仁离开港岛前,在新闻发布会上高大上的圣父表演,也只能无奈摇头:“唉,难怪他能升到警司,我却一直升不上去。除了解决案子的能力有差距外,这种演技,我这辈子都很难有了。”

        陈永仁可无心理会李层龙的心思,他一边左右摇摆着身体唱着歌,一边掏出手机,开始通过网络查找玛丽亚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