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章 FBI与LAPD

第一章 FBI与LAPD

        陈永仁很清楚一个道理: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古代很多将军之所以不得善终,只不过是因为敌人和土匪都死了。既然如此,要将军还有何用。

        有些将军很聪明,早已看明白这点。所以到死的那一天,敌人和土匪也始终存在。

        通过这些敌人、土匪,以及百姓的不断死亡,大家才会明白将军是如此的重要。

        正是看明白了这个道理,靠着这个手段,他们才能一直被大家重视,从而得到善终。

        陈永仁,现在就是要给港岛的江湖势力和暗中的罪犯松松绑。

        陈永仁要告诉他们,他要离开港岛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你们就好好放肆吧。

        只有更多的鲜血与尸体,才能让大家知道他陈永仁的价值。

        当然了,如果这个过程中能死一些与陈永仁一直作对的家伙,那就更好了。

        乐慧贞记者出身,当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否则陈永仁也不可能把永乐传媒交给她来管理。

        听了陈永仁的话后,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嗯,接下来的时间,记得保护好自己。我已经联系了源仁安保,会加大对你的保护。我相信有这些精锐的保护,你的安全不会出什么问题。”

        “放心吧,我向来都很注意自己的安全。”对于陈永仁的关心和安排,乐慧贞很满意。

        挂断乐慧贞的电话,陈永仁想了想,决定给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莱莉打一通电话。

        电话很快便被对方接通:“你好,陈sir。”

        “莱莉小姐,你的伤养的怎么样,我今晚就要去美国了。”

        “谢谢陈sir的关心,等我伤养好后也要回纽约了。”

        “这么急,不再继续学习了吗?”

        “该学的也差不多了,更重要的是,马上就是我丈夫和女儿遇害的5周年。”

        听着手机中的咬牙切齿,感受着莱莉对敌人的仇恨,陈永仁点了点头:“给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既然选择了复仇,那就一定要杀干净,想想你那个无辜被杀的孩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建议。”

        “不客气,祝你好运,或许,我们说不定能在纽约相遇。”

        “希望如此。”

        ......

        晚上7点,港岛国际机场。

        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走完升迁流程和调任流程后,陈永仁提着一个白色行李终于进入了国际机场。

        然后,陈永仁就看到了朝他招手的李层龙:“陈sir,这里。”

        看着前方那个一脸笑容的李层龙,陈永仁也笑着朝对方走了过去,便走还边仔细观察对方。

        与何家安介绍的一样,李层龙长的很普通,头发长,脑袋大,脸型大,鼻子也大,除此之外,毫无特色。

        李层龙穿了一身宽松的黑色西装和黑色衬衫,脖子上系了一条红色领带,脚下是一双黑色皮鞋,手中提着一个黑色行李。

        怎么看,李层龙都不像一个精明能干的重案组督察。

        不过,当李层龙朝陈永仁走过来时,陈永仁却从对方的外八字步伐中察觉到了一种力量,以及练家子特有的敏捷。

        陈永仁在打量李层龙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着陈永仁。

        和李层龙稍显严肃刻板的穿着不同,陈永仁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袖,下身是一条七分蓝色牛仔裤,脚下是一双白色帆布鞋。

        再配合着陈永仁脸上那阳光灿烂的笑容,任谁都无法把他和那个双手沾满鲜血的陈警司扯在一起,只会以为这是个生活富裕悠闲、未经世事的富家公子哥。

        与此同时,李层龙还注意到,一些漂亮姑娘经过陈永仁身边时,会不时打量陈永仁几眼。

        不仅如此,李层龙还看到,陈永仁这家伙竟然也不时朝几个漂亮姑娘挤了挤眼。

        想到今天看到的新闻现场采访,对于这位陈sir的艳遇,李层龙想不佩服都不行。

        和几个美女做出嘟嘴的动作后,陈永仁这才对李层龙说道:“走吧,阿龙,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登机,有什么事情飞机上再说。”

        陈永仁订的是头等舱,这样方便交流。

        事实也证明陈永仁的选择非常正确,头等舱很安静,没有几个人。

        “先生,你们好,需要帮你们放行李吗?”一个穿了蓝色制服的男人笑着走了过来。

        “不用了,谢谢。”

        陈永仁和李层龙摇了摇头,在过道左边的位置坐下。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制服和黑色裙子的漂亮女人端着托盘走了过来:“两位先生,你们好,请问要来点饮料吗?”

        “谢谢,给我来杯快乐肥宅水。”扫过对方高高耸起的白色制服和娇媚的容颜,陈永仁笑着点了点头。

        李层龙也说道:“谢谢,给我来杯苏打水就行。”

        “好的,两位先生慢用,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女工作人员和陈永仁的目光悄悄对视了一下,然后端着托盘离开了。

        看着女人左摇右摆的摇曳腰肢,闻着女人留在空气中的玫瑰芳香,感受着口中快乐肥宅水的刺激。陈永仁突然觉得,他有必要重新享受一次在飞机上跳舞的感觉了。

        不过在之前,他得先聊聊正事。

        想到这里,陈永仁看向坐在窗边的李层龙:“阿龙,你对那位韩老板了解多少?他好像非常信任你啊,竟然点名要你去美国救出他的女儿。对了,他女儿叫什么名字?”

        “韩苏扬,”想到那个喜欢习武的小姑娘,李层龙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不过很快,想到小姑娘现在的处境,李层龙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不见:“当年我还在o记的时候,负责与韩先生沟通,协调抓捕中岛犯罪团伙首脑的任务。”

        “不过可惜的是,”李层龙摇了摇头:“虽然我们破坏了中岛犯罪团队的行动,却只抓到几个小喽喽,还是让中岛那家伙逃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他的消息。

        不过也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和韩先生的关系很不错,那个苏扬也跟我练了一段时间的武术。”

        “原来是这样啊。”陈永仁点了点头。

        “陈sir,到了洛杉矶后我们应该怎么行动?”李层龙很担心苏扬的安危,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一下飞机,就开始寻找对方的下落。

        不过李层龙也知道,虽然陈永仁现在调到了国际刑警,但是具体的行动肯定得听陈永仁的指挥。

        而且,李层龙对洛杉矶也不熟悉,想要马上有所行动也无从下手。

        “不急,等到了洛杉矶后,我们先听听那位韩先生怎么说。虽然那位韩先生不相信美国警察,但是我们还是要和这些本地警察好好交流,需要他们的合作。”

        飞机上,二人一边聊着接下来的安排,一边讲述以往接手过的案子,关系倒也很快熟络了起来。

        这个过程中,之前的女工作人员不时过来询问陈永仁需要什么,陈永仁的目光也不时和对方发生着碰撞。

        就在陈永仁坐着飞机升上天空,快速飞离港岛的时候,暗中一直关注陈永仁行踪的各方敌对势力也终于松了口气。

        “太好了,这位大爷终于走了。”

        “通知下面的人,接下来的时间不要乱动,另外再安排人盯住机场以及各个码头。如果发现陈永仁的出现,立刻汇报上来。”

        “如果三天内没有发现陈永仁在港岛出现,那就准备开始行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要发大财。”

        “……”

        随着各方势力大佬的一个个命令发下去,港岛隐隐有了乱起来的势头。

        同一时间,洛杉矶市,查韦斯大道,韩先生的别墅一楼大厅中,fbi负责这件案子的罗华伦探长也在和神色憔悴的韩先生低声交谈着。

        罗华伦40岁左右,体型偏瘦。穿着合身的深蓝色西服和浅蓝色衬衫,脖子上系了一根带有红色斑点的黑色领带,看上去很是严肃。

        罗华伦指着身旁一个肥胖的秃头中年男人说道:“韩先生,这是怀特探员,具体的行动会由他来负责。”

        怀特穿着一件轻灰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和红色领带,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精明能干的fbi探员。

        扫过怀特那肥硕的肚子,韩大老板暗暗摇了摇头。他的选择果然没错,这家伙怎么看,都不能和李层龙相比。

        介绍完怀特后,罗华伦继续说道:“韩先生,我知道你很难过,也很着急,但是你完全没有必要邀请港岛的警察参与进这件案子中。

        请你相信我们fbi的能力。对于这起恶性的绑架孩童事情,我们已经派出了洛杉矶分部最优秀的fbi探员,一定会把令千金救回来的。”

        “最优秀,”韩大老板心里重复着这三个字,再次扫过怀特的大肚子,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不信任,非常诚恳的看着两人:“我当然相信你们fbi的能力,不过,我请来的这两位警察也是精英。他们一位是国际刑警的警司,一位是重案组的精锐警察。

        我相信有他们的帮助,这件案子肯定能更快解决。对了,他们已经搭飞机过来了,我想,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就应该到了。”

        看着对方坚决的态度,罗华伦和怀特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满。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跟他们玩先斩后奏的把戏。明摆着的,对方显然并不相信他们fbi的能力,这让他们很是不爽。

        只不过对方在洛杉矶经商多年,在本地华人和商会中很有能量,就算二人心里有不满,也不好发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黑人男子戴着一个和他肤色相当的黑色墨镜,走进了别墅大厅。

        看着忙碌中的众人,迎着看过来的众多目光,黑人男子摘下墨镜,叫住了一个经过身边的fbi工作人员:“嗨,哥们,给我马上准备一副耳机。”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尖锐,说话的语气有些急促,就好像饶舌一样。

        不等对方回答,黑人男子又看向另一个坐在凳子上,不停敲击着电脑键盘忙碌的工作人员:“你好,朋友,请问有什么最新的线索?我想知道,最近都有哪些人与韩先生以及他的家人有过来往,我要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以及详细资料。”

        看着这个一出场就开始指手划脚的黑人男子,看着对方那张熟悉的脸蛋,罗华伦微微眯起了眼睛:“詹姆斯·卡特,竟然是你。我还真没有想到,洛杉矶警局尽然把你派来了?”

        詹姆斯·卡特来的路上,就已经从上司的口中,知道这起案子的fbi负责人是曾经打过交道的罗华伦。

        所以进入别墅后,詹姆斯·卡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和韩先生坐在一起的罗华伦。

        正是因为注意到对方的存在,詹姆斯·卡特才会一进来就做出这个姿态。

        他要告诉所有人,这里是洛杉矶,是他们洛杉矶警察的地盘。就算你们是fbi,也得给我乖乖呆着。

        听着侧方后罗华伦那熟悉的声音,詹姆斯·卡特扭头,朝着对方微微一笑,露出与黑色皮肤迥然不同的白皙牙齿:“没办法啊,韩先生的生意做的这么大,他的女儿被绑架了,我们洛杉矶警局当然要全力以赴。这不,我本来还在纽约那边休假,上司一个电话,就把我叫回洛杉矶来了。”

        说到这里,詹姆斯·卡特走到一直盯着他打量的韩老板身边,伸出了黑黝黝的大手:“你好,韩先生,我是詹姆斯·卡特,洛杉矶警探,这件案子由我接手了。请相信我,我肯定能把你的女儿从那些混蛋手中救出来。”

        “谢谢。”对于詹姆斯·卡特的名字,韩老板也是听说过的。知道这是个能力很不错的警探,不过,对方惹祸的本事同样也很有名。

        让这种人来负责自己女儿的案子,韩老板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看着行事如此嚣张的詹姆斯·卡特,怀特有些不爽了。他也多少听说过对方与罗华伦曾经的冲突,知道对方曾经拒绝了罗华伦的招揽。

        只是怀特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当着他们fbi的面来抢他们的案子:“詹姆斯·卡特警官,我们fbi已经接手了这起案子。所以,我们认为并不需要你们洛杉矶警察参与进来。”

        当然了,还有句话怀特想说却没说,那就是他们也不需要所谓的港岛警察和国际刑警。

        看着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詹姆斯·卡特,或者说以对方黝黑的肤色,即使发生了变化,罗华伦也看不出来:“詹姆斯,我说过了,你过去解决案子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你是个非常出色的警察。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fbi,我很乐意让你和我们一起负责这起案子。”

        对于罗华伦的招揽,詹姆斯·卡特不屑地撇了撇嘴:“想要我加入你们fbi,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们能把那个该死的fbi徽章拿出来,然后成功塞进你们的辟眼里,那我就加入你们fbi。

        否则的话,那就请你闭嘴。我是光荣伟大的洛杉矶警察,而不是该死的fbi。”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

        “有本事你再说一句!”

        “该死的lapd!”

        “……”

        詹姆斯·卡特的声音不小,而且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掩饰自己的声音,所以大厅内的很多fbi探员都听到了。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洛杉矶警探竟敢如此当众羞辱他们fbi。

        看着一而再、再而三拒绝自己,并且还如此羞辱自己fbi身份的詹姆斯·卡特,罗华伦真是恨不得一拳打烂对方的满口白牙。

        不理会众多fbi愤怒的心情,詹姆斯·卡特朝有些惊愕的韩先生点了点头:“韩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在最短的时间把你女儿,对了,她叫苏扬对吧。

        我一定会把苏扬救出来的,我已经安排我的同事和线人前去打听消息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谢、谢谢。”不管是否该相信这个很擅长惹祸的詹姆斯·卡特,听了他的话和安排后,韩先生还是连连点头表示感谢。

        罗华伦尽管心里很是不满,却也知道,他们fbi休想把洛杉矶警察从这件案子中踢走。

        想到这里,罗华伦突然想到了之前韩老板对他说出的安排:“詹姆斯,既然你这么能干,这么有把握。那你最好快点行动,别等到港岛警察和国际刑警到了后,你还没有把案子搞定。”

        “港岛警察,国际刑警,什么意思?”詹姆斯·卡特有些诧异地看着罗华伦,不明白怎么又冒出来这么两方势力,他的上司可没有在电话中告诉他这件事情啊。

        怀特明白上司这是打算故意给这个嚣张的詹姆斯·卡特添堵,于是在一旁笑着附和道:“韩先生为了尽快把案子解决,救出她的女儿苏扬,特意联系了港岛的警察和国际刑警。他们明天上午就到,詹姆斯你这么能干,相信肯定会和他们很有共同语言。”

        “韩先生,这是真的吗?”詹姆斯·卡特看向韩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