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太子在线阅读 - 第776章 南戎巫师

第776章 南戎巫师

        所有人目光纷纷移向人群中那说话之人,但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持一把玉扇,显得不伦不类,摇摇晃晃走出人群。

        刚才那句话,便是从他口中说出。

        秦震天神情变得难看起来,楚墨脸色同样变得冷漠,来人,贬低秦国,捧杀他楚墨,这人,是谁?他似乎与他并未结仇吧!

        “这老头是谁啊。”

        华天龙面露不悦,他怎么听不出来,这老头是借楚墨来踩秦震天!

        “南戎巫师,无名无姓,曾经跟随王战天的风流人物,活了百年的老怪物,为人阴险狡诈,手段卑鄙,令很多正道势力所不齿。”

        黑和尚似乎认识,看着那南戎巫师,对着众人小声解释起来。

        “说来也巧,这南戎巫师来自楚家,不过是个私生子,被楚家所遗弃,后来他的聪明才智被王战天看中,成为南戎巫师,一飞冲天。”

        无名望向那南戎巫师,露出几许感慨,他入佛那几年,便从佛的口中听过关于南戎巫师的传说,那日,佛让他从南戎巫师身上悟出道理,他最终悟出,心能改变人!

        “楚家?”

        楚墨微微一愣,他没想到那南戎巫师竟然是出自楚家,他有点隐隐明白,为何南戎巫师会针对他了,因为他也姓楚!

        “楚家旁支后裔,与你们楚国先祖有渊源,具体的我不知道,不过这南戎巫师,极不好对付,你要小心点。”

        细想了一下,无名对着楚墨提醒起来,很多事情并非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那南戎巫师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怕是有些能耐的。

        何况,他对楚家的仇恨,是透着骨子里的。

        “多谢前辈提醒。”

        楚墨点头,这个南戎巫师,他算是记住了。

        “哦?秦国没落?”

        秦震天并未纠结捧杀楚墨踩低他,而是事关秦国威望,岂容他人随意践踏?更何况,这人口中之意,他不如秦国国师?

        “秦国因何而战天下?秦太子如今难道都忘了吗?”

        南戎巫师摇着手中玉扇,一头白发显得格外瞩目,只见他哈哈大笑,便朝着台阶之上走来。

        “巫师!”

        王莽对着南戎巫师微微躬身,略显尊敬,南戎巫师则是很享受的对着王莽罢了罢手,随后更是目露随意,目光移向秦震天身上。

        秦震天眉头紧皱,面露不悦,秦国因为而战天下,这句话,岂能从南戎人的口中说出?

        “秦国先祖当年逐鹿天下,立下誓言,佑万民,创大朝!然先祖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另人惋惜,但先祖的宏愿一直留存至今。”

        “你,当年先祖手下败将,也敢妄议秦国因何战天下?”

        冷笑一声,秦震天昂首挺胸,语气十分霸道,问他秦国先祖因何而战天下?他也配?秦国如今虽然大不如前,但是并非那些阿猫阿狗所能议论的。

        这句话像是刺中了南戎巫师的内心,使得南戎巫师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极为难看,就连那王莽同样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虽说他之前故意出言侮辱挑衅秦震天,但这也是迫使秦震天发怒朝自己出手,仅此而已,谁承想,现在的局面,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好胆,你可知就算当今的秦皇在此,也不敢这般对我狂言。”

        南戎巫师冷漠地扫向秦震天,目光透着几分不屑与恼怒。

        “若是秦皇在此,你胆敢说些刚才那些话?南戎?南戎没有王战天,算什么东西?曾经给秦国提鞋都不配!”

        只听另外一道雄浑霸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凭空响起,所有人顺着声音源头望去,但见秦国国师踏步而来,在他身后,跟着一名小女孩,女孩手持荷花叶挡雨,在她肩膀趴着一条懒洋洋的黑蛇,看起来跟她显得格格不入。

        但是女孩给人的危险,却是无独有偶,只因她是巫神!

        “嗯?”

        当看到秦国国师那一刻,南戎巫师的眸子一皱,眼神露出几许异样与惊诧。

        “老不死的,你竟然还没死。”

        秦国国师朝着亲震天的方向边走去,边说道:

        “你都未死,我怎能死?只是没想到,你这老东西沉寂这么多年,现在竟然又跑出来作妖,上一次给南戎的教训,难道忘了吗?”

        闻言,在场所有人纷纷露出一抹惊奇,上一次?难道南戎与秦国之间,皆有冤仇?

        若真是这样的话,这也不难解释为何王莽缕缕出言针对秦国,甚至不惜在今日场面,直接对秦国发难!

        南戎巫师若有所思的看向秦国国师,只是他的目光落在那小女孩身上,久久不能移开。

        “敢问阁下可是巫神大人?”

        他对曾经的巫神印象极为深刻,毕竟号称人屠,坑杀无数强者,包括南戎在内,巫神从来不手下留情。

        然先秦皇崩逝,巫神隐世,自那之后,无人见过巫神,只是最近听闻巫神重新现世,还换了一副容貌。

        虽未见过现世的巫神,但他凭直觉,便知道便面这名小女孩,非同凡响。那戾气与煞气游走在她的全身,成为黑蛇的养分。

        “你知我?”

        巫神略微诧异,她似乎对南戎巫师从无印象。

        “巫神大名,天下何人不知,既有巫神在,秦国安矣。”

        南戎巫师似乎想起什么,连忙恭敬改口,再无刚才那嚣张态度。

        这转变的态度让众人微微一愣,这还是刚才那嚣张的南戎巫师?即便是楚墨几人也不禁好笑起来。

        “二皇子,还不快给秦太子道歉。”

        南戎巫师转头望向王莽,雷厉风行,这让王莽错愕不已,道歉?

        “巫师,你的心,向着谁?”

        王莽惊愕地看着南戎巫师,口吻带着几分质问。

        “自然是南戎,若非巫师,恐怕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南戎巫师还并未说话,但从人群中,又走出来一名年轻男子,年轻男子身后跟着两名老者,一名浑身赤白,一名浑身赤黑,手中各自带着一个鬼头幡,看起来十分诡异。

        “做人呐,一定要学会知足!白相,你们两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