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魔眼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七章

第八百四七章

        小萝莉在点评自己和发小的各自优势,燕行面无表情,内心就一个字——服,一个大写的服。

        他也学过编程,可与柳某人相比,他的悟性确实差了一点,同样的知识,他能理解,而柳某人不仅能理解还能举一反三。

        就如,他在学防身技能方面,他学什么也是一遍就会,还能举一反三,而柳某人的接受能力不及他。

        他的武力值高,柳某人是网络技术高,他们哥俩一文一武,有时候正好互补。

        小萝莉没把自己批评的一无是处,还说自己学武能力高,燕行心里美滋滋的,小萝莉总算发现了他最大的闪光点了。

        柳少感慨了一下下,本着打铁趁热的精神,缠着小萝莉请他教拳法,择日不如撞日,小萝莉她老忙了,错过了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柳哥,你决定了?”乐韵追问了一句。

        “当然,哥的信誉还是很好的,不管将来是我有孩子还是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我都带来给你掌眼,你觉得可以传授给他们,哥再传授他们拳法,你觉得不合适,哥就将它带到棺材里。”

        柳大少平日阳光开朗,看着像没个正经,在大事上正事上可不糊涂,也知道古武门派最讲究传承,他的拳法来自小萝莉,就算他不拜师,与小萝莉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自然要遵守小萝莉的规矩。

        “行,趁着我还没正式研究我的东西,抓紧时间教你两个半天就差不多了。柳哥,你得有心理准备,在教技能的时候我可是非常严格的,连教我弟弟我都不手软,你也不例外。”

        “放心,哥没问题的,严师出高徒这道理哥一直都是懂得的。”柳少瞬间精神焕发,学习时就得有学习的样子,要求苛刻,才能精益求精。

        “柳哥好样的。走起,去宽敞一点的地方,蓝帅哥和傅哥有兴趣也可以学学,只要不外传就行。”

        “好!”蓝三傅哥激动的两眼冒星光,蹦起来就冲到了柳队身后。

        小萝莉叫了蓝三和傅哥,只略过了自己,燕行心里颇不是滋味,默默地跟上,小萝莉没说不让他看,他看看应该没关系吧?

        乐同学带着帅哥们到了作坊将近南端房屋的前方比较宽阔的草坪上,让帅哥们先看,她演示一遍。

        她放慢了速度,将拳法的一招一式给耍了一遍,再来第二遍,第二遍边示范边讲解每个动作的要领。

        柳少蓝三傅哥眼睛都瞪成了斗鸡眼,小萝莉演示第二遍时也一字排开,依葫芦画瓢地照着比划。

        燕行强忍着跟着比划的学习之心。

        乐善卢克本来回了“同心轩”做功课,远远地看到姐姐在教帅哥们学武,也悄悄地跑到作坊屋檐下旁观,也边看边学。

        乐同学教了几招,走到两个好学的小朋友身边,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你们俩个小机灵鬼,当心贪多嚼烂,等你们学会了我教的那套功夫,掌握了力道的决窍后再教你们学这个。”

        “好哒,我听姐姐的。”乖巧可爱的乐善宝宝立马点头。

        “我听您的。我和乐善回去作业啦。”卢克眼睛亮亮的,拉起小先生离开。

        有卢克和弟弟在身边,乐韵自然放心,回头查验帅哥们的学习成果,再继续教学。

        柳大少学过咏春拳,有一定基础,而且,他本身也适合学拳,他学得很快,不说举一反三,教一遍就会学个七七八八,教两遍基本会。

        蓝三和傅哥学得略慢一点,乐同学以柳帅哥的学习进度教学,待柳帅哥学会了以后让他教蓝三和傅哥,如此一来,蓝三傅哥有人监督学习,也能提高柳帅哥对拳法的熟练程度和感悟。

        身兼重任的柳大帅哥,深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很大,更加卖力,半天下来,他学会了三分之一,当然是指招式,其中的奥妙自然需要慢慢揣摸,不可能一日而就。

        柳少激动得容光焕发,照这种节奏,他正好能赶在小萝莉忙正事之前学会罗氏拳!

        蓝三帅哥也留了下来,他送小狗到乐园原本顺带要等晚上团队里送一些机器和特制材料来了明天帮缷完了材料再回去,本来就要住一晚,要学拳法自然要多留几天了。

        古修们人在嫏嬛福地内,一心一意修炼,没谁关心燕少几人留在乐园做什么,他们除了一日三餐,其他时间除了打坐还是打坐。

        当天夜晚的子夜过后,燕少队里的帅哥们开着一队货车抵达了乐园后门,蓝三去给打门,将能开进乐园的车全拉进园,有两辆大辆进不了乐园,停在门外。

        当司机的帅哥们去了外院的客厅打地铺,早上起床收拾了一下便加早班缷货,缷了部分货再吃早饭。

        因作坊那边要缷载东西,乐同学上午带了弟弟和卢克去了四季院教学。

        燕少等人吃了饭就去缷货,他们忙得热火朝天时,一支老军工组成的安装小队也到了。

        燕行带着人先搬医学仪器,那些仪器有几样是小萝莉从海外采购来的,其中就有千目医学显微镜,海外进口的仪器通过航远和空远发货到了香江市或首都,他们去帮提货回来,然后和国产的一批仪器一起送来乐园。

        这也是最后送至的一批仪器和材料,大部分仪器与材料于6、7月送份至,大型的机械仪器也全部安装到位,只有一些世界最顶尖的医学仪器因有的需从第三方渠道转运,运输慢,才拖到8月到货。

        老军工们有丰富的安装经验,而仪器大部分是整体,基本没什么难度,何况小娘也有室内安装图纸,列好了哪件仪器安装在哪,他们只需照着图纸来就行。

        燕少带着一群“搬运工”,忙了整整半天才将全部物品缷载下来、归置于作坊,安装工上午也将仪器全部安装到位,在乐园吃了午饭,随车队回去。

        小萝莉上午教弟弟和卢克学习,下午教帅哥们学拳,晚上抓紧时画图纸。

        燕少留在乐园,上午处理工作,下午跑去偷师学拳,晚上回到客房悄咪咪地演练。

        古修们恨得分分秒秒呆在嫏嬛福地深造,然,时间不待人,一转眼儿就到8月7日。

        7日白天古修们一如既往的修炼不休,晚饭后回了东院,各家的家主或族老代表去九德堂拜访了小姑娘,提前向主人辞行。

        他们在东院修炼了七天,心满意足,明天将启程返乡。

        乐小同学并没有客套的假意挽留,将自己为各家预排来乐园修炼的表拿出来,给众家主或族老代表们过目。

        她在7月末也向古修们解释了因地球灵气匮乏,乐园的聚灵阵需要时间才能稳定,乐园要闭月几年,期间不会正式接待江湖人士。

        因为众家免费来帮工,自然要给与优待,在乐园闭月养护时间,每年上半年的4、5、6月各匀出半个月接待古修家族。

        宣少、华少、吉少和周带着各家青年承担了厨房工作,最为辛苦,徵花派承担了主要的木工活,阿玉坊主还是总工,这五家工作量最大,给他们多安排了一期修炼时间。

        五家也排在最先,安排在2024年的4、5、6月,待他们那一轮之后,各古修家族依他们家族做工时间总数的多少排顺序。

        阿玉坊主身为总指挥,什么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哪家几人搬砖,几人做木工活,做了几天工,什么都记得明明白白。

        乐同学安排各家到乐园修炼的顺序也以阿玉坊主的记录册为准,以各家做工多少天来论,非常公平。

        古修家簇家主与族老们自然只有感动的份,原本以为要等聚灵阵完全稳定了才能来乐园做客,没想到小姑娘给他们开了后门,更加欢喜。

        古修们静坐一夜,8号清晨结束打坐,离开东院,回去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物品,有开车的来家族先将行李搬上了自家车上。

        因古修们辞行,早上乐同学准备了一顿药膳为大家饯行。

        吃了早饭,修士们告辞,当然宣、华、吉、周家管厨的青年和徵花派暂时留在后面,他们还有些余活要处理,观音殿也先没离开。

        乐同学请了观音殿的众人帮自己将赠送古修家族的礼物扛到了西大门外一字排开,与客人道别时再送份礼物:各家一只巴掌大的小盒子和四坛酒。

        向主人辞别的众人,不用看小盒子也知道必定是药丸子,再三推辞,他们是真心来帮做小工的,小姑娘给他们安排了修炼时间,他们已经占了大便宜,哪能再收礼物。

        最终客人推辞不过,收了礼,一一告辞。

        有车的古修家自己开车,没车的人家安排人手打车,特意保护运送酒坛回家乡,各家走远了一些才查看小盒子里的礼物,赫然大惊,小姑娘赠送了碧云丹、小洗经伐髓丹和除尘丹。

        各家查看了礼物,也明白丹药不是小姑娘给的工钱,是还了他们的人情。

        他们帮小姑娘做工,不收工钱,是人情,小姑娘给他们安排修炼时间,以此抵工钱,再赠送一份丹药自然也就还了人情。

        明白了小姑娘的潜意思,各家非常有无骨气的收下了礼物,碧云丹太难得了,就算小姑娘愿意帮谁家制药,也得自家收集得到药材,古修家族也不敢说自己家能收集齐炼制碧云丹所需的药材。

        送走了古修大部队,宣家主华家主吉家主周家主也带着帮做小工的族人告辞。

        乐韵同样没有挽留,一家一份礼物,她帮华家雕刻的那块匾也交给华家主一行人带回去。

        阿玉坊主和同门众人之后也辞去,乐小同学大手一挥,赠送了阿玉前辈十坛酒。

        自己家比别家多了四坛酒,阿玉坊主笑得见牙不见眼,笑咪咪地将酒给搬上车,话别时要上车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着小丫头的衣襟像抓小鸡崽似的提了提。

        “小丫头,记得偶尔想想本老,敢不想本老,以后见你一次就拎你一次。”

        某老得意洋洋的,观音殿众人和宣华周吉四家青年们:“!”

        被老鹰捉小鸡似的提着的乐韵,并没有气极败坏,温吞吞地翻了个白眼:“阿玉前辈,原本,我想着我南疆的植物园大门也是比较讲究的,想请你过去坐镇,专程负责帮我安装大门和小侧门,你老这么看我不顺眼,总爱拎我挂腊肉,那就算了。”

        “啊?”前一秒还因为成功抓到了小丫头而得意洋洋的阿玉坊主,表情瞬间龟裂。

        他的手像遭了火烫似的,赶紧松开,将小丫头放好站稳,满脸堆满了笑容:“小丫头啊,本老跟你闹着玩儿呢,你小孩子不计我老人过,要不,我让你拎回来?”

        徵花派的众人默默地撇开脸去,这没法看啊。

        宣华吉周家的青年们和观音殿的众人瞅着阿郝老笑,不作不死,郝老招惹小姑娘没哪次能讨到好,偏他还常作,这不,现世报又来了。

        乐韵整整衣领,云淡风轻地退了一步:“我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阿玉前辈,您老和各位前辈慢走。”

        “唉,小丫头,你送送我老人家吧,咱们再说几句体己话。”阿玉坊主不肯走了。

        “同性的长辈与晚辈之间,或者同性别的姐妹或哥们之间才有体己话,我跟您老不是同门,年龄也差太远,性别也不同,没啥体己话可说的,前辈慢走,不送了啊。”

        乐韵脚下一滑,一飘就飘走,没让阿玉坊前逮着。

        “小气巴啦的小丫头。”小丫头不好骗,阿玉坊主哼哼两声,不跟小丫头闹了,自己追上了同门们。

        “郝老,下次见着小美女可别再老鹰抓小鸡啦,要不然,你以后再来乐园,估计连一口酒都尝不到。”

        宣少与小伙伴们送客,还冲回头来的郝老挥了挥小爪子。

        “切,臭小子,哪天让本老抓到你的小辫子,非得揍得你的小屁股桃花朵朵开。”阿玉坊主有点小郁结,臭小子敢调侃自己,以为他是轩辕无殇的重孙他就不敢动手是不是!

        “前辈,我是男孩子,不留长发,不扎辫子。”宣少笑得更欢了,郝前辈每次都在小美女手里吃瘪,看他吃瘪的样子,让人感觉好爽。

        臭小子们滑不溜丢的,阿玉坊主不跟小后生们计较,自己上了车,还探出身冲着小丫头挤眉弄眼的笑:“本老有事,不跟你小子胡扯。小丫头,咱们改时见呀。”

        他留下一句有深意的话,缩头,关门,一气呵成。

        徵花派没自己开车来首都,他们的车是提前包下来的出租车,司机们等人员全上了车,发动车子,踏上行程。

        吉少目送车子进入大道,与东来西往的车辆一起远去,不解地问:“小美女,感觉郝老他话里有话的样子。”

        “人老成精,他是只老人精,会钻空子,就算我不请他,他知道我南疆的植物园要装门,转头就会自己去南疆,我10月份要去南疆看一种药植有没成熟,到时自然就和我见面了。”

        乐韵哪有猜不到阿玉坊主在想什么,为了好酒,他必定会去南疆,莫说没人拦他,就算有人拦也拦他不住。

        吉少:“……”这年头,老前辈的心眼也多得像筛子,玩不过啊玩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