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在线阅读 - 第2165章 不能再死人了!

第2165章 不能再死人了!

        李亚林想到这里,愈发觉得那个年轻人的身上,似乎有些秘密。

        他觉得,一个人无论是狂,还是强,都得有足够的底气,所以,他想弄清楚,那个年轻人为什么有底气跟费学斌正面对线。

        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突破点。

        不过,他现在最犯愁的,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合理的接触到那个年轻人。

        毕竟,如果一个人的贸然接近没有足够合理的理由,那他一定会怀疑对方接近自己的动机。

        对聪明人来说,一旦察觉到不对劲,立刻就会做出应对措施,让对方找不到任何突破点。

        就在他为这件事情犯愁的时候,安崇丘忽然打来电话。

        李亚林没做任何犹豫,便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安崇丘开门见山的问道:“老李,你那边昨天晚上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其实,安崇丘昨天一晚上也没怎么睡觉,脑子里一直在想,顾秋怡到底是从哪里得知了老爷子病危的消息。

        不过,他毕竟昨天跟李亚林说过,不想去调查顾秋怡,所以现在也不好意思直接跟李亚林询问,只能含糊的问了一句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李亚林与安崇丘多年好兄弟,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兄弟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便直接回答道:“我让人从肯尼迪机场反向溯源了一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当时咱们在唐人街吃烧鹅的时候,这个顾秋怡也在那里。”

        “什么?!”安崇丘无比惊讶的问道:“她也在店里?不可能啊,当时店里头除了老板和他的伙计之外,只有咱们两个人吧?”

        李亚林道:“你可能没注意,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咱们当时进店的时候刚好有两个人在咱们前脚上了楼,两个人里边儿有一个就是顾秋怡。”

        安崇丘脱口道:“我去……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这也就是说,顾小姐并不是从其他人那里得到了老爷子病危的消息,她是直接从我这里听到的……”

        “对。”李亚林讪笑一声,道:“这事儿看起来好像是我想多了,我昨天还以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论,但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当时你说老爷子病重、急匆匆的赶去机场之后,我没多大会儿也走了,我走了之后顾秋怡的车也离开了唐人街,跟你的方向一致,肯定是直接从那儿去了机场,这也就能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她能你前后脚到洛杉矶。”

        安崇丘感叹:“看来老爷子真的是福大命大……那天如果咱们两个没去吃烧鹅的话,老爷子肯定也过不了这道坎儿了……”

        “是的。”李亚林感叹道:“说起来这个顾小姐也确实情深义重,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立刻就火速去了洛杉矶,看来她之所以会去洛杉矶,不是登门拜访,而是为了救老爷子才去的。”

        安崇丘无比感慨的说道:“我是真没想到,事情的隐情竟然会是这样……如此说来,我们安家欠顾小姐的恩情就更大了……”

        李亚林嗯了一声,但很快又有些疑惑的嘀咕道:“崇丘,有个事儿我没想明白,我说出来你可别介意啊。”

        安崇丘便道:“你说就是。”

        李亚林道:“你看,既然这个顾小姐身上有能救老爷子的药,而且她也知道你当时就在楼下,那你说她为什么不直接把药给你呢?”

        说着,李亚林又道:“而且你看啊,她不是在你走后就立刻追上去了,她是一直等到我走了才出来,这就感觉好像是故意要躲着你。”

        “这个……”安崇丘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道:“你说她没直接把药给我,很可能是怕我不相信吧?我要是不相信她的药,会不会收是一个问题,收了会不会给老爷子吃,又是一个问题。”

        李亚林叹了口气,说道:“或许吧,可是我总觉得,这些事情里,没有一件事儿,是逻辑完全通顺的。”

        安崇丘便道:“行了,那你也不要太多疑了,我刚才收到新闻推送,费家的新闻发言人对外宣布,费家要在早上八点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全网同步直播,估计是那个新上任的小姑娘要出手力挽狂澜了。”

        李亚林讪笑道:“力挽狂澜……这个烂摊子,我看换了谁都收拾不好。”

        安崇丘道:“这个时候如果壮士断腕,还是有机会的,就看这个小姑娘有没有这个魄力了。”

        李亚林笑道:“那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姑娘到底有多大能耐!她要是能力挽狂澜、尽量把民愤缓和一些,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不然的话,我他妈真是要愁死了……”

        说着,李亚林感慨道:“死了个费浩洋,死了个乔飞云,还牵出了几十个被残害的年轻女孩,这么多人命案子,真是把我们纽约警察的脸,踩在水泥地上疯狂摩擦……”

        安崇丘道:“好在那些年轻女孩不是在纽约失踪的,这个你们还能给自己开脱一下。”

        说着,安崇丘提醒道:“不过老李,你得想办法先把局面稳住,不能让事态再往下走了。”

        “是。”李亚林开口道:“我一会就跟他们开个晨会,一个态度要明确,纽约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因为这件事死人了。”

        话音刚落,一名下属不敲门便推门而入,惊慌失措的说道:“探长,出大事了!”

        李亚林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声剧痛无比。

        他觉得自己神经已经足够大条的了,可没想到还是被‘出大事了’这四个字,折磨成了神经衰弱。

        这四个字,自己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每一次听完,神经都要饱受摧残与刺激。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道:“又他妈出什么大事儿了?!”

        下属慌乱的说道:“有人在哈德逊河的入海口发现十几具浮尸,每一具尸体身上都绑着浮筒,身上还用铁链跟沉在水底的铅块拴着,凶手故意让他们浮在距离水面不到一米的位置,清晨有船看到水里有一群东西晃来晃去,还以为是什么大型鱼类,到跟前才发现全是死人……”

        “我草!”李亚林腾的一下站起来,脱口道:“怎么会死这么多人?!死者身份确定了吗?!”

        “确定了。”下属无比紧张的说道:“距离最近的分局已经派人过去了,经过对现场的初步勘察,可以确定死者几乎全是纽约有头有脸的人物以及大家族的公子哥……”

        “这其中有罗斯柴尔德旁系家族的继承人、还有哈德森家族的长子……布兰特家族那个英国贵族出身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