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行从养猪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附加条件?

第四十章 附加条件?

        江河很是郁闷。

        李梦蝶实在是固执得可怕,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江河都有些后悔,当时为何要在李梦蝶面前展露那以气御敌的手段,也不至于如此麻烦。

        他也算是明白了。

        李阳天,应该也是信了李梦蝶的话,认为他应该是一名养气境,所以才会如此反问他。

        “我若是养气境,又何必费那么多周折来和王爷费这些口舌?”江河苦笑,“我若说的有假,以我所掌握的手段,为何不先将自己的境界提升?”

        江河看向李梦蝶:“小郡主,我若是养气境,又何必向你解释那么多?”

        “又怎么差点被你打死?”

        李梦蝶神色微微一滞,目光闪烁,犹豫了起来。

        李阳天也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才看向江河,开口道:“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条件却要改一改。”

        江河眉头微周,低吟片刻,“王爷有何想法?”

        “你所说的条件不变,但还要加上一条。”李阳天看着江河,“那便是你娶梦蝶为妻,成为我郡王府的女婿。”

        “……”

        江河傻眼了。

        一旁的李梦蝶也愣住了。

        就连李锐神色也是变得古怪了起来。

        “王爷,此事我不能答应。”江河没有多想便直接拒绝道。

        开玩笑,江河早就已经受不了李梦蝶了,若不是之前李阳天威逼利诱之下,他更不可能将李梦蝶带到自己身边。

        娶她?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可不想再做一次短命鬼。

        “怎么?莫非你看不上梦蝶?”李阳天神色微冷。

        一旁的李梦蝶也急了了,一跺脚,看着江河,质问道:“江河,本郡主哪里配不上你了?”

        说完,李梦蝶脸色也顿时一红,看向李阳天,急道:“爹爹,我才不要嫁给他。”

        “你们两个,年纪相差不多,江河又是我这些年来,见过的最优秀的年轻人,配上你绰绰有余。”李阳天看了眼李梦蝶,随后又看向江河,“给本王个理由。”

        “小郡主身份尊贵,我不过一乞儿出身,论身份,便已经不妥。”江河解释道。

        “本王并不介意。”李阳天淡淡道。

        “小郡主如今年龄还小,我也没有娶妻的心思。”江河再次摇头,“而且我和小郡主性格也不相同。”

        “并且我们之间也没有感情基础。”

        “感情可以培养。”李阳天不以为意道。

        江河嘴角微微一抽,李阳天这摆明了是想用这个法子让他成为郡王府的人,目的自然便是他那能够培养出蕴含本源之气的家畜手段。

        “我还是不能答应。”江河再次摇头,“王爷若是执意,那么我只好放弃和王爷合作。”

        “你不怕我杀了你?”李阳天看着江河。

        江河微微一笑,“王爷不会的。”

        “王爷若想杀我,不必等到现在。”

        “你当真不愿意娶梦蝶?”李阳天又问道。

        江河再次摇头,“不娶。”

        “我想小郡主也不会同意。”

        “本郡主自然不会同意。”李梦蝶一脸幽怨的看了眼李阳天,同时等了眼江河,“就算你没有对爹爹有所图谋,本郡主也看不上你。”

        “不过……”

        李梦蝶话音一转,看向李阳天,“爹爹,就算他同意,我也不会同意,但我可以拜他为先生。”

        “爹爹觉得如何?”

        “先生?”李阳天古怪的看了眼江河。

        江河嘴角再次一抽,看着李梦蝶,一阵无语。

        这丫头,难道还不死心?

        只是娶李梦蝶为妻的事情可以拒绝,若是李阳天真的同意李梦蝶拜他为先生,他又要如何拒绝?

        何为先生,自然是有一技之长,能够教授他人。

        就算江河可以确定他没有什么可以教李梦蝶的,但李阳天随便编个理由,也能够让他哑口无言。

        如,跟他一起养猪放牛?

        没有任何毛病。

        但就算如此,江河还是硬着头皮道:“王爷,我不过才刚刚修行,小郡主却依旧是凝骨境,我由如何做得了她的先生?”

        但李阳天却好似没有听到江河的话,只是思索片刻后道:“倒也不是不可以。”

        “就算梦蝶这丫头境界比你高,但涉世未深,能够跟你学的东西很多。”

        “难不成,你还要拒绝?”李阳天神色再次冷了下来。

        江河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么?

        他为什么非要来找李阳天?

        为什么要让李梦蝶撞到那么多事情?

        江河肠子都悔青了。

        李梦蝶则是一脸得意,那样子,显然是有着其他想法。

        李锐见江河没有回答,又碰了碰江河,低声道“江河兄弟,这应该是王爷最大的让步了。”

        “你若再不答应……”

        李锐欲言又止,江河心中会议。

        李阳天虽然表面和善好说话,但若是接二连三的拒绝李梦蝶,李阳天这般疼爱他的这个小女儿,也不会高兴。

        也就是说,很难拒绝了。

        江河一阵牙疼。

        拒绝看来是拒绝不了了。

        但就这么答应的话,江河又对自己未来的日子感觉到了那么一丝恐惧。

        李梦蝶心思繁多,变脸之快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日后恐怕真的要睡觉都不安稳了。

        “王爷,小郡主若真要拜我为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江河犹豫了一下,正色道:“我希望王爷可以不干涉我对小郡主的管教。”

        “从她拜我为先生起,便要一切听从我的安排。”

        “你胆子很大。”李阳天看着江河。

        江河心中苦笑,却没有回答。

        相比于将事情说清楚,摆在明面上,他更担心李梦蝶那随时可能放在他脖子上的剑。

        之前李梦蝶要杀她的场景如今仍历历在目。

        “但若她拜你为先生,自然也该听你的。”李阳天看向李梦蝶,“梦蝶,还不拜见先生。”

        李梦蝶一听,顿时一改之前的不悦,笑着朝江河微微一拜,“梦蝶见过先生。”

        江河对于李梦蝶的转变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微微点头,随后便又看向李阳天。

        “既然我也已经答应了王爷的条件了,那王爷是否也该和我谈一谈买卖了?”江河看着李阳天。

        李阳天也没犹豫,爽朗一笑,随后道:“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