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娱乐第一天王在线阅读 - 第1510章 齐聚客栈

第1510章 齐聚客栈

        萧央看着周星河,“别担心,这个客户会让他们很头疼的。”

        周星河忍不住问:“我们就这么放任她?”

        萧央笑道,“待会再说,我们先看好戏。”

        周星河点头。

        不远处,那脸色苍白的人蛇忽然说:“你就是‘急风剑’诸葛雷?”

        诸葛雷听得全身寒毛都竖立起来,“不……不敢。”

        那脸色黝黑的人蛇冷笑道:“就凭你,也配称急风剑?”

        他的手一抖,掌中忽然多了柄漆黑细长的软剑,迎面又一抖这腰带般的软剑,已抖得笔直。

        他用这柄剑指着诸葛雷,一字字说:“留下你从囗外带回来的那包东西,就饶你的命。”

        那赵老二忽然长身而起,陪笑道:“两位只怕是弄错了,咱们这趟镖是在囗外交的货,现在镖车已空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两位……”

        他的话还未说完,那人掌中黑蛇般的剑已缠住了他的脖子,剑柄轻轻一带,赵老二的人头就忽然凭空跳了起来。

        接着,一股鲜血自他脖子里冲出,冲得这人头在半空中又翻了两个身,然后鲜血才雨点般落下,一点点洒在诸葛雷身上。

        每个人的眼睛都瞧直了,两条腿却在不停地弹琵琶。

        但诸葛雷能活到现在还没有死,毕竟是有两手的,他忽然自怀中掏出了个黄布包袱,抛在桌上,道:“两位的招子果然亮,咱们这次的确从囗外带了包东西回来,但两位就想这么样带走,只怕还办不到。”

        那黑蛇阴恻恻一笑,道:“你想怎样?”

        “两位好歹总得留两手真功夫下来,叫在下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退后七步,忽然“呛”地拔出了剑,别人只道他是要和对方拼命了。

        谁知他却一反手,将旁边桌上的一碟菜挑了起来,碟子里装的是虾球,虾球也立刻飞了起来。

        只听剑风嘶嘶,剑光如匹练地一转,十多个虾球竟都被他斩为两半,纷纷落在地上。

        诸葛雷面露得色,“只要两位能照样玩一手,我立刻就将这包东西奉上,否则就请两位走吧。”

        黑蛇格格一笑,“这只能算是厨子的手艺,也能算武功么?”

        说到这里,他长长吸了囗气,刚落到地上的虾球,竟又飘飘地飞了起来,然后,只见乌黑的光芒一闪,满天的虾球忽然全都不见了,原来竟已全都被他穿在剑上,就算不懂武功的人,也知道剑劈虾球虽也不容易,但若想将虾球用剑穿起来,那手劲,那眼力,更不知要困难多少倍。

        诸葛雷面色如土,因为他见到这手剑法,已忽然想起两个人来,他脚下又悄悄退了几步,才嘎声道:“两位莫非就是……就是‘碧血双蛇’么?”

        听到‘碧血双蛇’这四个字,另一个已被吓得面无人色的镖师,忽然就溜到桌子下面去了。

        黑蛇嘿嘿一笑,“你还是认出了我们,总算眼睛还没有瞎。”

        诸葛雷咬了咬牙,“既然是两位看上了这包东西,在下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两位就请……就请拿去吧。”

        白蛇忽然道:“你若肯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就放你走,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包袱,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诸葛雷面上一阵青,一阵白,怔了半晌,忽然爬在地上,居然真的围着桌子爬了一圈。

        李寻欢到这时才忍不住叹了囗气,喃喃道:“原来这人脾气已变了,难怪他能活到现在。”

        他说话的声音极小,但黑白双蛇的眼睛已一齐向他瞪了过来,他却似乎没有看见,还是在雕他的人像。

        白蛇阴恻恻一笑,道:“原来此地竟还有高人,我兄弟倒险些看走眼了。”

        黑蛇狞笑道:“这包袱是人家情愿送给咱们的,只要有人的剑法比我兄弟更快,我兄弟也情愿将这包袱双手奉上。”

        白蛇的手一抖,掌中也多了柄毒蛇般的软剑,剑光却如白虹般眩人眼目,他迎风亮剑,傲然道:“只要有比我兄弟更快的剑,我兄弟非但将这包袱送给他,连脑袋也送给他!”

        他们的眼睛毒蛇般盯在李寻欢脸上,李寻欢却在专心刻他的木头,仿佛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但门外却忽然与人大声道:“你的脑袋能值几两银子?”

        听到了这句话,李寻欢似乎觉得很惊讶,但也很欢喜,他抬起头,那少年终于走进了这屋子。

        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透,有的甚至已结成冰屑,但他的身子还是挺得笔直的,直得就象标枪。

        他的脸看来仍是那么孤独,那么倔强。

        他的眼里永远带着种不可屈服的野性,象是随时都在准备争斗,反叛,令人不敢去亲近他。

        但最令人注意的,还是他腰带上插着的那柄剑。

        萧央笑道,“还记得小说里面写的内容吗?”

        周星河点头,“有好戏看了。”

        厅内,瞧见这柄剑,白蛇目光中的惊怒已变为讪笑,他格格笑道:“方才那句话是你说的么?”

        阿飞道:“是。”

        白蛇讥笑:“你想买我的脑袋?”

        阿飞说:“我只想知道它能值几两银子,因为我要将它卖给你自己。”

        白蛇怔了怔,“卖给我自己?”

        阿飞点头:“不错,因为我既不想要这包袱,也不想要这脑袋。”

        白蛇冷笑:“如此说来,你是想来找我比剑了。”

        阿飞说了一声“是”。

        白蛇上上下下望了他几眼,又瞧了瞧他腰畔的剑,忽然纵声狂笑起来,他这一生中实在从未见过这么好笑的事。

        阿飞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完全不懂得这人在笑什么。他自觉说的话并没有值得别人如此好笑的。

        只听白蛇大笑道:“我这头颅千金难买……”

        阿飞摇头,“千金太多了,我只要五十两。”

        白蛇骤然顿住了笑声,因为他已发觉这少年既非疯子,亦非呆子,更不是在开玩笑的,说的话竟似很认真。

        但他再一看那柄剑,又不禁大笑起来,道:“好,只要你能照这样做一遍,我就给五十两。”

        笑声中,他的剑光一闪,似乎要划到柜台上那根蜡烛,但剑光过处,那根蜡烛却还是纹风不动。

        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可是白蛇这时已吹了囗气,一囗气吹出,蜡烛突然分成七段,剑光又一闪,七段蜡烛就都被穿上在剑上,最后一段光焰闪动,烛火竟仍未熄灭──原来他方才一剑已将蜡烛削成七截。

        白蛇傲然道:“你看我这个一剑还算快么?”

        阿飞的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很快。”

        白蛇狞笑道:“你怎样?”

        阿飞不屑:“我的剑不是用来削蜡烛的。”

        白蛇道:“那你这把破铜烂铁是用来干什么的?”

        阿飞的手握上剑柄,一字字道:“我的剑是用来杀人的!”

        白蛇格格笑道:“杀人?你能杀得了谁?”

        阿飞道:“你!”

        这‘你’字说出囗,他的剑已刺了出去!

        剑本来还插在这少年腰带上,每个人都瞧见了这柄剑。

        忽然间,这柄剑已插入了白蛇的咽喉,每个人也都瞧见三尺长的剑锋自白蛇的咽喉穿过。

        但却没有一个人看清他这柄剑是如何刺入白蛇咽喉的!

        没有血流下,因为血还未及流下来。

        阿飞瞪着白蛇,“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剑快!”

        白蛇喉咙里‘格格’的响,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跳动,鼻孔渐渐扩张,张大了嘴,伸出了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