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55 县太爷的刀

55 县太爷的刀

        一言不合便拔刀,杀了察合之后,在场所有人都傻掉了,这可是察合大人啊!跺跺脚海州城都能震三震的人物,就这么被杀了?

        没等他们从噩梦中惊醒,两排少年已齐举水火棍,状若标枪般向前突刺,口中齐声喝道:“杀!”

        “嘭嘭嘭!”

        大部反应不及,被捣中面庞喉咙,当场放翻,不过也有三两好手,弯腰闪身,躲过了雷霆一击,并立刻拔出弯刀,作似反击!

        “我来!”

        一直闲着的李全,猛的拔出苗准的腰刀,嘴里还小声道:“反正你也用不上!”

        说完,一招力劈华山,对着一个北硕护卫当头砍下!

        壮护卫避无可避,只得抬刀拦截,怎奈他实在低估了苗准此刀的强悍,只听“当!”“噗呲”两声连响,弯刀从中被砍断,半边脸也随之掉落!

        李全溅了一身血,却越战越酣,长刀入手沉重,正合已意,而且如此锋利,简直就是虎入羊群,几个护卫没有一合之敌,腾挪跃动间,仅一人就砍杀大半!

        两排护卫捣中对手后,立即扔掉水火棍,甩枪下肩,拔出刺刀卡上,而后,三人一组,对着爬起的护卫就刺了过去!

        这些护卫也是身手敏捷,“当当”两下磕开两把,可第三支到底没能躲过,腿上被扎出一个三角形口子!

        鲜血狂喷而出,这个护卫眼看不妙,躲到一旁想捂住,可这口子实在怪异,任凭他如何用力,就是止不住,眼中登时露出绝望的神情,口中狂嚎倒地!

        原以为能呼叫同伴,四下一扫,才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动脉破碎,眼看着没了气息!

        赵虎拍了拍手:“好了,这下干净清爽,徐知县,我替你除掉了这个嚣张跋扈的察合,就不请我坐坐?”

        满场的杀戮、四溅的鲜血,吓得徐知县和师爷早就躲到案底,闻言抖抖索索钻出:“你,你究竟是何人,你犯上大事了!唉,我该如何是好啊?”

        赵虎轻蔑地扫了他一眼:“胆子都吓破了,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说完,坐到知县大案后,一把抓起几根火签扔下:“朱同,你让你手下去把六部内跟察合勾结的小吏给我抓来,至于你,带着李都头他们去抄了察合的老窝!”

        “啊?我们?抓人?抄家?大人,这……”

        “放心,县衙外有人把守,他们一个都逃不掉,倒是察合家得注意点,只要投降,一概不杀!”

        朱同捡起火签,带着两排人出门,而县衙院子里,此‘刻却已纷乱无比!

        察合大闹二堂,吃瓜群众自然是那几个攀附他的小吏,眼见到赵虎一言不合就砍头,吓得裤子都湿了,当下也不管后面的争斗,拼了老命就往外窜!

        “刷刷!”

        角门被砍杀两个,另外三人立即转身跑向前面大门,其中一个脚下拌倒,再抬头时,却发现前面两人被一刺刀捅进心窝,眼见着连连抽搐,再不可能成活!

        滴血的刺刀无情逼来,这个小吏顿时磕头如捣蒜:“别,别杀我,我招,我招,察合所有的庄园田地铺子,都是我帮他写的文书,我这就全都拿出来,只要不杀我就成!”

        二堂内,赵虎让师爷去叫人打扫卫生,又让秀儿沏上两杯茶,这才招呼惊魂未定的徐知县坐下。

        “徐大人,你我同朝为官,恕我直言,你看这大金朝还有救吗?”

        “大金朝?唉,都是那些贪官污吏把水搅浑了,若要是遇到明主……”

        赵虎敲响茶几:“还没醒呢?放眼全天下,有几个汉人说话算得数的?再说,这天下可是我们汉人的天下,女真人不过是趁我中原薄弱而得手,再看看北边,他们被鞑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君臣只知抱头痛哭,可有办法回天?”

        接着又敲了一记猛钟:“难道你堂堂一个汉人,就想一辈子仰望金人鼻息,从没有过自己的想法吗?醒醒吧,我的徐大县令!”

        徐知县被说得满面羞愧,汗流浃背:“我,可我就一文弱书生,大金再无能,瘦死骆驼比马大,你让我如何是好?”

        赵虎坦然道:“没让你去做杀头造反之事,我现在已经被封为梁山公,下辖三县,多个海州也没啥大不了的,上面的事我来摆平,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去我的学堂,当一辈子教书先生,不愁吃穿,也会给你介绍内室,另外一条就是先帮我管好海州,同时培养出一批人才,以后,将有更大的地盘需要你管理,不知你有没有这个信心和能力!”

        “有没有第三……?算我没说,你让我好好想想!”

        “嗯,我出去安排一些事情,回来给我答案!”

        说完赵虎起身出门,发现宋师爷已经叫人把一地的尸体拖走,此时正费力的清洗地面。

        拍了拍老宋的肩膀:“嗯,干得不错,去跟你老爷商量商量,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宋师爷呆呆看着赵虎出门,赶紧小跑进屋,发现徐知县正双手抱着脑袋,一愁莫展。

        等徐海鸣徐知县道明情况,宋师爷低吼道:“我的大老爷啊,这事不明摆着吗?还用纠结?”

        “你要是去当了教书匠,倒是一辈子吃喝不愁,可也就是个教书匠了,老爷你想想,他堂堂一个知县,偷偷跑来海州不说,色目大商更是说杀就杀,难道真不怕上面怪罪?”

        “你的意思,他上面有人?”

        “嗯,刚得到的消息,正是最受圣恩的王大人!”

        “你是说那个不学无……不,那个王守信?我的天呐,这个赵,不,李县令烧得好准一柱香啊!”

        “算了,那是人家机缘巧合,再说,那个姓李的早就死了,现在我等需要仰仗的,正是这位赵虎赵大人,你再仔细想想,他姓啥?”

        “姓赵!莫非?”

        “对啊!”

        老宋猛的击掌道:“从龙之功就在眼前,你还在思前想后,这么多年书白读了?”

        沉默半刻,徐知县终于狠下心来:“反正杀了察合也没有退路了,与其默默无闻一辈子,不如干他个轰轰烈烈!”

        “好!这才是有担当的男子汉!”

        门外响起击掌声,赵虎微笑走进,宋师爷已低头作礼:“拜见主上!”

        赵虎摆摆手道:“都是自己人了,不必客气,既然徐知县已弃暗投明,那么我们就商谈一下以后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