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50 海州行

50 海州行

        钟有财被叫到县衙时,内心着实忐忑不安,灭门的州府没见过,这个色目县令确已经破过两个大户人家了,而且还是根深蒂固的,人家不但破完没事,反而还被封了公!

        原本以为李知县叫自己过来会狠宰一刀,没想到人家和颜悦色的在拉家长:“钟老先生别来无恙乎?”

        “无恙、无恙,尚能吃得睡得。”

        “哦?晚上不做噩梦吗?我之前听说那个顾半城,在被抄家前有半个月都没睡好,哦,钟老先生向来造福桑梓,自然不可能睡不着了,哈哈!”

        老钟的胡子不停抖动,这是捧我还是摔我啊?老朽年迈体衰,麻烦你挑重点好么?这心肝太脆,可经不住刺激啊!

        “哦,是这样的,最近上头下了命令,让你我赶紧兴修水利,可惜这城北大部分田地都在你的名下,本官不好勉强啊!”

        老头捋着胡须,小眼睛珠子咕噜噜滚了几下,立即笑道:“李大人说笑了,修水利可谓利国利民、造福后代的好事,小人哪有拦着的道理?”

        “可惜人工不足……”

        “小的在城北还有不少佃户!”

        “那就立个文书?”

        “正有此意!”

        好嘛,两个人打着机锋,心里各自乐开了花,一个心道:免费为自己开河挖渠,那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好事,这货选了城北,自然是想做点政绩给上面看,可实惠却是自己的,何乐而不为?

        赵虎也在心里冷笑,签吧签吧,等河挖出来,哭的地方都给你找好了!

        县里做事的团队如今异常庞大,办事效率也被逼得飞快,没几天,就召集了足够的人工,安排好所有事项,五条河流一起动工,场面也足够壮观!

        可老钟看着看着就心里不舒服了,这挖河怎么不按常理来?五条河流就如一把扇子,从县城向北展开,这要是遇到兵灾,自己不正好首当其冲?

        不行不行,得赶紧找李知县,让他改道,至少得把钟家保护起来!

        可一打听又犯了难,李知县外出办事,也不知何时能回。

        有心想找茬,被张师爷拿着文书喷了个满脸水雾!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手为何那么欠啊?也不细看就匆匆签了,现在想改都没有余地了啊!算了,先回去自己挖条小河,把庄子拦起来吧!没想到张师爷在他临走时又叮嘱了一句:“钟老员外慢走,对了,县里的河流开挖,都需要备案,千万不能私自动工啊!”

        “老………老朽就挖条渠,挖渠、渠、渠!”

        钟老头的表情包绝对丰富,可惜赵虎他们一行是看不到了,此次是从码头上船,直接穿过大湖来到薛城,二十多人从码头上岸后,眼珠子就转不过来了。

        得益于水运便利,这里成了赵村商品的集散地,坐落在最佳位置的恒源商行门口,来往的客商看起来不多,其实每一个在当地跺跺脚都能摇动几下!

        这当中,又以色目人居多,一个个腆着大肚子,身后随从当中,不乏身材火爆的色目美女,别看他们身价不菲,可到了里面照样立即堆起笑脸,为的就是能早点提到货物,毕竟没人跟银子过不去!

        这年头,习惯了骄奢淫逸的金国上层女眷,攀比的风气越发浓重,她们才不管什么朝廷大事,一心只想着把下面孝敬上来的金银给花出去!

        朝廷规定必须用纸钞又怎样?人家恒源的货就是牛,拿着现钱都要排队!

        现在贵族女子,要是不挎只样式新颖的小羊皮包,包里没瓶香水,那都不好意思出门!

        至于喜欢攀比的,你有香水,我就要买玻璃瓶的,你有玻璃香水又怎么样?老娘有小镜子!

        偏偏这小镜子据说是从南洋进过来的,商行每个月只有百十面,许多人拿着钱排队,只盼人家能收了定金,把自己给排上,至于官府,想叫人家收纸钞,喝…蓷!老娘在你脸上挠十一条血印子!

        没有打扰忙得不可开交的王朝,赵虎带着队伍来到矿区,这里同样人头攒动,听说恒源商行需要焦炭,也让本地许多商家找到了财路,这不,炼焦的,制蜂窝煤的,打造煤炉的店家不知几,而且生意还特兴隆!

        小会计抱怨道:“老爷,这么大的生意就放了出去,少挣好多钱呢!”

        赵虎轻笑道:“世上的生意哪能一家赚得完?而且这个蜂窝煤放出去,今年冬天可少冻死好多人呢,利民之事,可不能光顾挣钱!”

        秀儿满眼都是小星星,老爷就是老爷,还这么年轻有为,那么大,都想叫爸爸!

        生意很是火热,可矿工们就不堪入目了,衣着褴褛,满脸黑灰,辛苦的劳碌只能换得温饱,至于出了事故,连个烧埋银都不会给!

        “嗯,这些商人心太黑了,回头得告诉妙真,把他们抓起来后也尝尝矿工的痛苦,至于他们挣的钱嘛,正好拿来改善矿工条件!”

        看着不舒服,匆匆掠过之后,就带着大家离开薛城,一路往南赶去,说起来有点不信,从恒源商行开出的信件比县里的路引还好用,一听说是恒源商行的,沿途的酒肆客栈比见到官府的人还要巴结,谁不知恒源商行有钱啊,连官府都派人保护,生怕失了这个金主,一旦惹怒了人家,手眼通天的色目大商能把自己撕成碎片!

        连日的阴风呼啸,只在昨晚下了一层薄薄的轻雪,甚至连枯草都没盖住,宛若深闺怨妇做足了准备,结果牛皮吹破天的家伙……哼!哼!

        难得开了太阳,一行二十多骑索性换上了衙役装束,话说这些官府衣衫一亮,沿途还真没几个有胆子的敢来剪径,毕竟他们最不想惹的就是公人!

        人群分为三组,最前面探路的是两个侦查员,中间陪着赵虎的,除了沈建成和小秘书外,还有十几个精干少年,殿后的五人更是精选。

        这二十三人当中,有瞄准的全队成员,他们都是优中选优,经过大量子弹喂下,现在的枪法,绝对能让敌人胆寒!

        人数更少的一队,是赵虎从所有人当中选拔的亲卫队,他们不但枪法准确,对地形、陷阱、爆炸物、冷兵器格斗,更是下足了苦功!

        这些其实并不算多大能耐,赵虎这一路可有教会了好多东西,等他们夜下摸银的功夫学成,敌人连自己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前面出现一个地形异常危险所在,不用赵虎下令,后面就分出四人,钻进灌木丛中,立即甩掉身上的公服,露出与枯草基本相同色的短打,快速往山上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