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49 分地

49 分地

        今年的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大河封冻,两岸白茫茫一片,寒风卷着雪粒,打得脸皮刺骨的疼痛!

        一队队行人从西北旖旎而来,他们都是为躲兵灾过来逃难的人群,可怕的红袄军,攻破城寨之后,不但俘去了领导班子,连衙役兵丁也一并抓走,县城没了主心骨,红袄又把粮食分了个一干二净,这让许多未被波及的中小地主惶惶不可终日,赶紧带着全族之人来投沛县,一是因为有运河阻隔,二来附近只有李大人可以抗击红袄,不投他投谁?

        河上有薄冰,黑村长嫌渡船太麻烦,索性建了两道浮桥,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群时,内心对老师是说不出的敬佩,多好的机会啊,不管来多少乡族,到这里就被打乱重排,以后,每个村子,每个长,可没有什么族长了,声音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从学堂出去的少年村长!

        一踏上地面,所有人的心就从嗓子眼掉了下来,这大路也太平整了,简直就是用一块块大石铺就而成,上面没有一丝积雪,路边红砖红瓦的房屋更让人羡慕不已,整条街都是砖墙瓦盖,这赵家庄得是多富裕啊?

        富不富裕暂且不提,一人一碗热腾腾的肉浇饭却是特别实在,大碗的杂粮饭,上面浇一勺实实在在的红烧兔肉,光这卖相就让人垂涎欲滴,一个个吃完之后,收碗的村民连碗都不想洗,实在是太干净了!

        两边的商铺都关着门,一是因为这些难民并不是村民的理想客户,二是人手实在太少,只好把大家抽调过来帮忙。

        若大的水泥广场上,一簇簇,一团团人群都以同乡、同族聚集在一丝,等候别人安排。

        村民拿着铁皮喇叭,不停向每一支队伍介绍李大人治下的规矩:不得随地便溺、不得偷窃、不得打架斗殴,违者要服苦役,看好自家小孩,如有走散,一律到招领处认领等等!

        接下来,人群被分成男女两队,统统赶进浴室,首先是把长发解开,在放着药水的木桶里泡一泡!

        “哎呀,怎么这么多虱子?我常洗头的啊!”

        “这药水真好,连虮子都干掉了,上面一层白花花的!”

        “速度快点,后面还有人等着呢,把脏水倒掉再冲干净,然后把你们的字服放到那个铁皮柜子里,我要开蒸汽了!”

        衣服蒸过之后又放暖气片上烤着,人群则在热水龙头下面洗澡,大冬天的能洗澡那是再美不过的事情,要是水不太烫就更好了!

        洗过澡,再拿起烤干的衣服穿上,顿时感觉浑身轻松不少,一个个红光满面的在外面集中,有些破落户的衣衫实在褴褛,还发了件棉袄!

        可别以为里面填的是棉花,那个精贵着呢,这些棉袄布眼可没那么密,蒸过的鸭毛鹅毛时不时冒出头来,刺得浑身不舒服,但却足够暖和啦!

        “凡是七岁以上、十七岁以下的,不管男女,都要进学堂上学?还有这等好事?哎呀,可惜我家小子成了婚……”

        “我家闺女十五,都许了婆家了,这可咋办?什么?不进学堂就全家赶走?这,这是哪门子道理?”

        议论的,吵闹的,吼叫的,不一而足,可不管如何闹腾,就是没有一个离开,这些人精明着呢,大冬天能吃到肉,还能洗到热水澡,放眼天下也找不到这么太平的地方,何况人家也说了,女子学到知识,哪怕以后会管账也是好事,谁家不想出人头地呢?

        这不,随着小孩被领走,大家心头都有点失落,等把他们重新分配,带往另外一个县乡安顿时,也没啥怨言,毕竟在乱世苟活,能有一处安身之地已是不易,岂能计较太多?

        一下子安排这么多家庭可是个大工程,学堂里自然没有那么多学生去当村长,而且也担任不了,只有把原先当过里正的这些人提拔出来,至于会不会作威作福?人都不认识,想出头还早,到时大不了再给他们换个地方!

        县城里的上下人等都被分派出去,李知县上任以来,都一直没交点任务,如果这事再干不好,说不得还真要像黄老邪那般给个冷板凳坐坐!

        忙归忙,但效果却立杆见影,毕竟只需把人分到某个村庄,然后再根据人数多少分配房屋田地,得益于红袄军的清扫太快,每家的用具都是现成的,只管住人就是了!

        这人啊,一旦干净之后,再也见不得脏,这不,趁着刚开的太阳,立即进行大扫除,还不忘请衙门里的人告诉自家小孩这里的住址,那些公人自然点头答应。

        在赵虎的潜移默化下,这些六部民事的公人已经收手不少,但这回他们还是得了不少好处,两个条件差不多的人家,分上下田时自然有人会送礼。

        不过这事赵虎也管不过来,毕竟一个村一个村的安排,他也没那么多可用之人,水至清则无鱼,只得提前告诫一番,让他们别太黑,毕竟这个活动还要持续好长一段时间的。

        县丞主薄等人痛并快乐着,红袄这次真狠啊,一次头清掉两个县,好在治安有少年城管队管着,青皮一个不见,相当于接手了两个完整的县,什么大地主土豪被弄得一干二净,他们名下居然掌握了八成土地,这些都得重新造册分配,好在县里的田册还在,只管让手下按人头分地就成。

        李知县这个甩手掌柜,一点都不同情他们,人手你们自己去找,我治下不再有大地主,只管每人三十亩地,吃相不要太难看,告到我这里就给你换工作!

        乱,乱成一团,烦,烦得要死,一边在苦苦哀求,尽量把亲朋好友往近了靠,一边又有强行规定,同村不得超过三户同乡,那些大户人家的房屋工具该怎么分,破落户没人肯住该咋办?一帮人忙得脚不沾地,可效率也不是一般的高,以往一年都搞不定的事,楞是在年前就大致完成了!

        他们忙,赵虎也在忙,这一阵时间,他把北边跑了个遍,又带着几个学生,重新画出地图,嗯,下面就要和钟家谈谈,今冬开挖水利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