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47 太公钓鱼法

47 太公钓鱼法

        赵虎拿掉假发和大鼻子后,黄老邪看得格外顺眼,仔细思量一番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才说得通,这才说得通啊!”

        “何以见得?”

        “试想你要真是一个色目人,怎么除了那些收留的女子,其他人一个不见,所用之人全都是汉人,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再有,我偷偷观察了一下赵家庄,发现了许多惊天动地的新事物,这要是献给大金,加官进爵那是肯定的,可你偏偏藏着掖着,说明所图甚大啊!”

        赵虎眯起了眼睛:“那你可看好我的前途吗?”

        黄老邪猛得拜倒:“统军司谋克黄金发拜见主上,从此再无黄谋克,只有汉人黄金发!”

        赵虎感觉有点慌,以往见家长应该是自己有点忐忑,现在倒好,黄老邪直接拜倒,这以后?算了,相比国之大事,儿女情长暂时得先放一边!

        “那你还能联络多少志同道合之人?”

        “原先我还以为朋友遍天下,等失落后才发觉,称得上兄弟的仅剩四五个,这世态,唉……!”

        “能有四五个真心兄弟已经不错了,当然,之前的线索也别放过,大不了花钱买点消息!”

        黄老邪愕然抬头:“大人,你难道……?”

        “没错,我准备让你把对金情报局组建起来,缺钱就跟秀儿申请,但有一条,所有加入核心组织的成员,都需要在赵能那里过一遍!”

        “打打杀杀那是莽夫所为,我们要攻心为上,知道吗?”

        黄老邪翻了翻白眼:攻心?嗯,是攻心了,死丫头就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这都被你绑上了战车,还有谁敢提个不字?

        正准备跟赵虎提出一些建议,再顺便提点活动经费,毕竟,自己这一行都是提着脑袋干活,不花大价钱,可没人肯傻傻卖命的。

        却听赵虎道:“你们跟南边有没有接触?”

        “哪个南边?哦,莫非是大员和琼州那边?有是有,我听老四说,他之前负责南边时,曾安插了一枚暗子在宫里,就是不知还有没有联系。”

        “既然是暗子,那就可以起用,我要跟他们建立一条互通消息的渠道,哦,或者说,是送给他们一个发大财的主意!”

        “大人,花那么大代价,是不是有点不值?”

        “放心好了,那帮人成天灯红酒绿,可没有什么胆气。”

        “那,是什么发财大计?”

        “几张图,也可以叫黄金藏宝图说起来也与你有关,运作好了,情报司起家的资金就不愁了!”

        “那情报司主要是打探金国和南边动静吗?”

        “不止,这两个只是次要的,以后主要精力要放到北边,有了资金,提早安插棋子,当然,这棋子不限于汉人,金人或辽人皆可,特别是辽人,他们失了国之后,仇恨之心反而更甚,就看你们怎么运作了!”

        送走了黄金发,赵虎仰望天空,并没有对送出几张精密海图感到可惜,宋人和金人都钻进了钱眼,反而忘记了本身的危险,现在南边的航海业如此发达,出去转一圈也未尝不可,万一找到美洲,橡胶就有了着落!

        还有一点,就是土豆玉米等农作物,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何况自己也没想隐藏多久,等大家来年见到事实之后,估计会有人发疯似的来抢来买,可惜啊,不付出代价,种子都不给你!

        清晨,霜冷露重,李大人一如既往的带着两个护卫开始跑步,健壮的身躯在薄衫下英姿勃发,要是被那些仰慕者看到,准得尖叫连连,可惜,这一幕只有早起卖豆浆油炸鬼的小贩有眼福!

        “李大人,又跑步了?回头过来吃碗馄饨,昨晚特地用大骨熬的汤,可鲜美了!”

        隔壁的豆腐西施也扬声道:“李大人你也别老吃馄饨了,我磨的豆浆特地加了糖,可甜了!”

        看到李大人微笑远去,郑老头大笑道:“我说杜家婆娘,你就不知道了吧?李大人只喝咸豆浆,甜的还是留给我喝吧!”

        “滚,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随着上早工的人增多,两家也开始忙碌起来,话题也转向顾客:“我说刘大哥,你们最近人少了不少,可让我们轻松了许多!”

        “是下乡给那些难民建房子了,不过你可别高兴太早,城墙地基已经开挖了,到时来的人更多!”

        一边收下几个人的铜角子,一边麻利收拾桌子,嘴里还没闲着:“啥?还要开工啊?那我得赶紧找几个帮手了,不然人一多,得把老娘忙死!”

        刘大哥把一块蜂窝煤换上,趁着烧水的功夫笑道:“杜家的,你刚从漕运过来不久,可能没去看衙门口的告示吧,咱李大人可是大手笔啊,大街修得平平整整,连下水道都是水泥管的,这不,听说城墙也要用水泥砌筑,也不知要花多少银钱呢?”

        “这么说又要大招工了?我得赶紧让我家那口子回去说一声,眼看就要入冬,河上一封冻,漕运司好多人就没了着落!”

        “那赶紧的,听说这回要招好几万人呢,也不知衙门哪来那么多钱的!”

        其实招工的事不用打广告,口口相传之下,这段运河上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不少,当然,这些都是无牵无挂的单身汉,等到运河一封冻,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食,漕运司想压都压不住。

        不过吕大人并不担心,人走了才好,自己又可以贪下好多粮食,大不了来年再把人要回来,姓李的要是敢不放,一纸诉状就叫他丢官!

        李大人才不管他的小九九,人到了自己地盘,哪有放出去的道理?这不,当初服劳役的人,在食物和工钱的召唤下,早就把主家拋到了九霄云外,谁让你们太抠门,反正自己就一佃户,家里那破碗烂盆不要也罢!

        至于其他人所担心的钱粮更没问题,何家顾家和岛上的存粮就够几万人吃喝的,何况养殖场丰富的农产品也能补充不少油水。

        钱更不担心,都是自己造的,铜角子看起来精美绝伦,但比铜钱瘦了好几倍,一进一出之下,还能落下许多!

        嗯,下面就看能不能把漕运司给做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