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46 黄老头太邪乎

46 黄老头太邪乎

        黄榕回到家,发现许久不见的老爹竟然在磨刀,不由问了一句:“家才搬过来,你怎么找得到的?”

        “哼,这天下还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你你大白天磨刀干什么?”

        “杀猪!”

        “咱家没养猪啊!”

        “杀拱白菜的猪!”

        “你……好吧,你磨你的刀,我小胖去了!”

        老爹自从差事变清水之后,就变得神神秘秘的,成天不着家,缺钱了就跟自己要上一点,令黄榕很是纳闷,之前的老爹多风光啊,花钱大手大脚,家里也从不缺客人,现在威风一丢,一个都不见了,而老爹也跟失了魂似的,东游西荡,自己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亲爹!

        她从赵虎那里回来后,思虑再三,还是觉得这生意可做,可别小看小小的钢针,没有机械化的现在,仅靠人工生产,成本绝对要比赵虎给出的高出好多倍去!

        以济南刘家针铺为例,商标上有白兔捣药图,制针时在铁板上开出小眼,烧红的细铁条从中穿过拉丝,剪断后磨细,尾部敲平锥鼻,这还不算,得炼!

        把针放入锅中细火慢炒,炒好后,用土末、松木灰、豆豉盖住针上锅蒸,直到露出来的几根可以用手碾碎,才可淬火完工!

        这一根根针都得经过人工,而且炒炼蒸淬都是不传之秘,可见细针虽小,价格却不菲!

        “邱小影,小邱影,躲在楼上干嘛呢?快下来,找你有事!”

        “来了来了!”

        “蹬蹬蹬!”

        随着楼梯震动,胖邱风一般冲出,边跑边抹嘴。

        “又在楼上偷吃桂花糕了吧?”

        “别,别大声,我娘听到了会打死我的!”

        “也不怪邱婶不给你吃,再这样真嫁不出去了!”

        “不是说好了给你当丫鬟的吗?咦?你变卦了?不对,你不是去和李大人摊牌的吗?怎么不吭声?莫不是自投罗网了?”

        面对闺蜜兼战友的连番发问,黄榕莫名其妙的一阵心慌:“哪有?你想哪去了?李大……姓李的给了我一桩生意,说是让我替他卖绣花针,一根才一文钱,我有点拿不定主意,这才找你参详一番!”

        “我说姐姐,你莫不是黄汤灌多了吧?一文钱一根针,全天下也没这个好事,他绝对是在诓你呢!”

        “没错,就是一文钱一根,量大了还可以从优,你说,这是不是他在挖坑让我跳?”

        别看胖邱貌不惊人,哦,不,其实底子挺好看的,她其实对项目管理绝对有着非人的头脑,闻言摆摆手道:“且不管他是真是假,我们先拿出一千两,看他究竟有没有货,要是真的,那就赚翻几个跟头,要是假的嘛?不正好戳穿?”

        “嗯,好吧,做生意你是人精,那我回头就拿一千两去买货………”

        “等等!”

        胖邱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的呢?你可别见瑟忘义啊,说好了同甘共苦,我就出三百两好了,输了,就当买个教训!”

        这边两个小财迷在筹集资金准备试探,那边,李大人也对黄家上了心!

        “这么说,他最近把能跑的地方都探查了一遍?有没有让他发现到什么?”

        盼盼低头想了想:“西庄人挺乱的,被他看过了,不过大部分秘密都在大院里,没让他发现,后来,后来……”

        “没事,这一阵有点乱,你放心说。”

        “后来进山探查时,被他破坏了好几个陷阱,才被侦查队发现的!”

        “哦,那你们就开始了反跟踪,结果惊动了他?调查结果怎么样?”

        “我怀疑他是金庭的秘探,和之前的皇城司有点类似,不过权利不大,但关系好像挺多的!”

        李大人呵呵一笑:“哈,金庭嘛,上下都钻进了钱眼里,没钱,什么关系都是假的,不过此人的人际关系倒可以用起来,大不了我们多花点钱,总比重新安排来得快!”

        盼盼有点犹豫:“这老头太邪乎,能放心吗?”

        “放心?估计这个问题他比我还着急,你安排一个时间,让他秘密过来,我跟他谈谈!”

        盼盼告辞出门,心里有点乱,出了岔子,赵虎嘴上没有怪罪,自己却放不下,这帮手下真不省心,害得自己被别人嘲讽,回头就给他们上紧箍咒!

        黄金发这几天很是窝火,先前以为自己身手了得,就算被人发现了,全身而退不在话下,谁知失了行藏之后,对方犹如附骨之躯,一路跟了过来!

        动作很生硬,但手法层出不穷,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到底还是露了,要是让自己带一带?

        甩甩脑袋,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摆脱,刚准备找个机会会一会这个迷一般的知县,院外却丢进一块石头!

        黄金发猛然爆起,他可没傻到扒着院墙观察,而是几下就翻上屋顶,借着月光,看到一个婀娜的背影快速远去!

        “半夜?女子?”

        带着疑问,找到院子当中的石头,上面果然裹着一张纸,可一打开,黄老头的冷汗就布满了额头:子时来见!

        他是魔鬼不成?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嗯,必定是个魔鬼,否则也不会造出那些个古怪玩意,既能推磨又能烧水,关键还能代替水车,往肚子里塞点柴禾,就把水抽到高处了,而且以他们的做法,好像还很保密,完全没有把这个宝贝用来挣钱,那他的图谋?

        该来的总会来,黄老头收拾停当,借着月色向前进发,说起来,这条以往上差的路没多长啊,怎么改建之后要走这么长时间了?不会是他们发现了藏在铺子夹墙里的秘密了吧?自己真是该死,稍不留神,就让人家扒了铺子,还差点把女儿搭了进去,不,这丫头已经上心了,绝不是好事!

        投石问路,没有任何动静,黄老头默默一笑,轻车熟路的从几个门洞穿过,几下就翻进了对面围墙,心中还对自己犹为佩服:谁说投石过后就一定会翻墙,那叫打草惊蛇好不好?

        只是刚一落地,他的心没来由又狂跳起来,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自己被盯上了,而且不止一处!

        伏身墙角不敢动弹,正考虑如何脱身时,黑暗中有个生意响起:“来了就进来吧!”

        黄老头索性长身而起,走到门口时,发现地上有个木托盘,当他把刀子放进之后,被狼盯着的感觉才有所消退!

        屋内,石蜡巨烛通明,李知县高大的背影让他感到压力山大,身体转过,黄老头差点吓得坐倒:“你,你不是色目人?”